文|郭曉芸

今年出道滿20年的「P導」何潤東,本週與《TVBS看板人物》主持人方念華,暢談他的人生歷練,以及從被稱為「國民老公」到身兼TVBS戲劇《翻牆的記憶》導演、編劇、演員、製作人等四角色的過程。何潤東笑稱自己是︰「試過唱片,不行,試過演戲,還可以。現在轉行當導演,是為了夢想而繼續奮鬥著!」

講起當導演的契機,大學主修美術的何潤東,是一個用視覺圖像思維的人,這次他在編《翻牆的記憶》劇本時,很多鏡頭語言、畫面已經在他腦海中,如果日後給其他的導演,萬一沒辦法把他想法拍出來的話,何潤東覺得自己就會一直活在恐懼中,他說︰「與其活在恐懼中,還不如我去征服它。」那一刻,何潤東覺得這是個sign,嘗試當導演準備了10年的這一刻來了!

何潤東上方念華節目暢談事業與家庭。(TVBS提供)

這10年,何潤東覺得台灣電視圈不論是題材、拍攝手法或演員表演,都一直在一個漩渦裡面,用同樣的哏,不太有勇氣去跨出革新的一步。「我很討厭演偶像劇」、「不要再ON檔了」,何潤東心裡滿是「OS」,他祈望可以做一點小小的邁進,追求一些不同,想透過《翻牆的記憶》這部戲,用另一個結構來打開,裡面不會有絕對的男女主角,是很多故事線、悲喜劇交叉並行。

對於同時身兼數職,對何潤東來說一點也不困難,因為13歲去加拿大留學,什麼事情都要做,所以已經很習慣把自己的時間壓縮到很滿。不過談到留學日子,何潤東爆料親姊姊們在海外對他進行的「復仇」插曲。小時候在台灣,媽媽很溺愛他,所以如果他被2位姊姊欺負,甚至碰他一下,何潤東都會去告狀,然後媽媽就會罵姊姊,因此姊姊對何潤東累積了很多怨恨,日後一到加拿大,罩他的爸媽沒跟來,兩位姊姊終於等到弟弟落單,在加拿大所有家事,都是他全包。

上週末剛與老婆度過結婚兩週年紀念日,提及生子念頭,何潤東坦言不希望未來自己的小孩變成溫室的花朵︰「我希望我經歷過的,他都可以經歷,哪怕是最苦的時候。」如果遇上是霸凌,也希望小孩能告訴他,何潤東會開導小孩如何去面對︰「這樣長大後在社會、職場上面對霸凌,才知怎樣應付,不會一下子被擊垮。」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