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收善款不辦事 愛心狗場驚爆同類互食慘狀

文|李育材 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淡水狗園的狗籠內,被動保志工發現長蛆的狗屍。(讀者提供)

台灣需民眾捐助的私人狗園不少,但卻有人假藉動保之名行虐狗之實。有民眾向本刊爆料,指南投草屯一處養有約400隻流狼狗的狗園,主人祝建志是詐欺通緝犯,他向民間、政府募集善款後卻不當飼養,導致犬隻斷糧,竟造成「狗吃狗」。淡水也有一處狗場有相同情況,本刊直擊這2處令人不忍卒睹的狗狗煉獄慘況。

3月14日早晨,多位動保團體志工集結於南投縣草屯鎮山茶巷一處600餘坪大的私人狗園,救援過度繁殖、疫病纏身,甚至自相殘殺的狗群。狗場衛生條件極差,不僅在百公尺外就聞到異味,還有堆積如山的狗糞,大量骯髒的雜物,現場人員穿上防護衣、戴口罩,仍難掩撲鼻而來的噁心氣味。

 

詐欺犯租地養狗 棄之不管

但記者當天親眼所見的,還不是最誇張的狀況。原來志工們在2月底就曾前往救援,恐怖的景象令這些愛犬貓的人士當場落淚,「所有的狗在垃圾堆、排泄物上活動,更可怕的是,大量狗屍被丟在狗園的房間內,和棉被、雜物堆疊,許多狗屍已經腐爛發霉;還有不少狗的內臟、骨頭外露,明顯發生狗吃狗的慘況。」一名長期從事犬貓救助工作的志工向本刊說:「這是我看過最像狗地獄的環境!」直指這個狗園的負責人根本「毫無人性」!

祝建志承辦愛心狗園,卻遭踢爆收善款後棄養犬隻。(翻攝自祝建志臉書)

這處狗園在動保界稱「祝融狗場」,狗園主人祝建志(綽號祝融)在動保界享有盛名,指他愛心滿滿、慈悲為懷,專門收養孤苦無依的流浪狗,讓牠們免於挨餓生病,甚至還有宗教團體領袖捐助百餘萬元,讓祝男的狗園得以順利營運。不過,外界卻不清楚,祝男是個詐欺通緝犯,利用無辜的狗狗騙取善款後就棄之不管。

熟知內情的志工和民眾告訴本刊,祝男的行徑宛如動保流氓。將土地租給祝男當狗場的地主說:「這片土地本來是作為觀光餐廳之用,因921地震而生意停擺,祝男某日經過,向我承租土地,並表明要興建收容流浪狗的狗園。」當時地主見他態度良善,於是先口頭答應,但沒想到卻是惡夢的開始。

得知南投狗園狀況悽慘,多名動保志工投身救援狗群。

 

同樣手法討補助 惡名昭彰

地主氣憤地描述,承租土地的契約尚未簽訂,祝男就急著大興土木,擅自找來營造商,將餐廳直接改建成狗場,行徑讓他傻眼。眼看覆水難收,地主只好向他收取每月1萬元的租金,但祝男只繳了幾期就藉故拖延,至今已積欠半年租金未付,讓他大嘆得不償失。

祝男離譜的行為不僅於此,動保人士說,這已是他申辦的第三個狗園,前一個位於彰化芬園,養有240隻狗,也被以不當飼養的手法惡搞,在2016年時被其他動保團體接管。

南投狗園的狗遭同伴啃咬,內臟和骨頭外露死亡。 (翻攝畫面)

志工爆料,當時一名香港宗教團體的負責人向祝男表示,只要他領養一隻狗,就捐款1萬元;祝男當時一口氣向新北市動保處領養了124隻狗,果真得到124萬元善款,但他領完這筆錢人就消失,讓動保團體質疑,祝男根本是「假愛狗,真斂財」,領養狗之後先向各界索討補助款自肥,再讓牠們自生自滅。

究竟祝男為何如此不負責任,養狗丟狗?原來他欠下超過百萬元債務,且因詐欺等罪嫌通緝在案;經手過多起與祝男有關案件的草屯分局雙冬派出所員警謝琪儒指出,祝男除了以動保名義募款,還對外聲稱能承包土木或裝潢工程,但根本收錢不辦事。

 

陳媽媽餓死犬隻 毫無悔意

據警方指出,祝男不但到處與草屯地區的人士結怨,日前甚至還以15萬元的代價,承包一名台北市愛狗人士的住家裝潢,結果磁磚竟隨意亂貼,更把可供出入的門封死,眼看無法收拾乾脆置之不理。事後氣炸的業主控告他詐欺,多案纏身的他屢傳不到,才在農曆過年時被警方追緝到案,惡劣的作法根本是當地的毒瘤。

然而,祝建志的狗園並非狗地獄的唯一個案。新北市淡水區也於上月驚傳犬隻煉獄,在網路上頗具名氣的「陳喜紅狗場」遭人檢舉環境髒亂,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到小坪頂山區查看,發現場內207隻犬隻因長期飢餓瘦成皮包骨,還發現30隻狗屍體,疑似場內犬隻飢不擇食而「狗吃狗」。

本刊調查,71歲的陳喜紅自稱救援收養犬隻超過40年,因太過喜愛動物,十多年前離開丈夫、孩子,獨自在小坪頂創立狗場、收容犬隻,這樣的「義行」,讓陳喜紅被稱為「陳媽媽」,多年來不斷有民眾捐贈飼料及善款。

但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日前接獲民眾檢舉,上月與新北市動保處人員上山查看,發現百坪狗場被垃圾雜物堆滿,雖然場內有數包未開封的飼料,犬隻卻被關在狗籠裡難以動彈,更因飢餓而不時低聲哀鳴,讓前往救援的動保人士心痛不已。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議題宣導暨法務部門周敬凡主任表示,狗園內滿是糞便汙泥,大多數的狗籠裡沒有飼料及飲水,少數僅存的飼料則是發臭長蛆,志工清掃環境時,在犬隻糞便中發現飼料,餓壞的狗兒竟上前搶食。此外,狗場內還發現超過30隻的犬隻屍體,部分已腐爛長蛆,還有死在籠裡的狗被其他狗拖出啃食,頭部和身體皆有啃咬痕跡。

讓志工們更難接受的是,陳喜紅將照顧不周的責任推給自己年事已高、人手不足,對於狗場慘況始終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周主任說,志工們告知狗場有多具犬隻屍體,她卻認為「只是暫時把屍體放在那裡」,似乎感受不到她有任何悔意。

 

私人狗場問題多 應詳稽查

私人狗場素質參差不齊,對政府機關來說恐怕是「必要之惡」。以新北市為例,全市共有八處動物之家,共計收容1900隻犬貓,收容數量居全國第一,可是這已是上限;且多處的動物之家皆是違建,更因收容機構是嫌惡設施,難以另尋地目新建,實在無法安置數量龐大的流浪犬貓。

政府動保單位人力有限,但各地動保機構仍應清查轄區內的私人狗場,對於盡心照顧者給予鼓勵,對有困難者進行輔導,若有嚴重缺失則介入改善,並讓真正關注動物權益的善心人士接手幫忙,達到「狗場透明化」的目標,別再讓動物被關在假愛心為名的恐怖地獄中受苦慘死。

更新時間|2018.03.14 05:14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