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項貽斐     攝影|陳仁萱

以《冰毒》《再見瓦城》等片受矚目的導演趙德胤,除了拍電影,也拍過「高雄拍」短片《海上皇宮》。對趙德胤而言,短片像是他拍片的「隨堂練習」,但他強調,長片與短片的思維與特點完全不同。

趙德胤表示,短片必須在時間的限制下講創意;長片是更宏大寬廣的講結構。「一般人覺得創意是靈光乍現、一個小點子,但我不覺得。短片的創意太廣了,包括創意策略、影像策略,另外也要去想除了故事、整部片有趣的地方是什麼?是一鏡到底?還是像長片一樣的三幕劇在敘事?又或是輕描淡寫的散文、弱不禁風的小詩?長片通常不會講這是散文、小詩。不過不去考量商業市場或普遍觀眾的長片,也會以短片的方式思考長片的邏輯,可能整部片就是一首詩。」

導演趙德胤擔任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評審後,觀察到各地短片的風格。
導演趙德胤擔任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評審後,觀察到各地短片的風格。

趙德胤曾在去年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擔任評審,看到來自35國、70多部競賽短片,從中也發現各地創作者對短片不同的想法。他觀察到亞洲華人拍的短片多數會試圖在短片裡講一個長片的故事,造成在15分鐘、30分鐘的影片裡無法完整表現它的角色,甚至講一個角色都講不完,所以影像策略、創意策略都是錯的。相對於華語片,趙德胤認為歐洲比利時、挪威、荷蘭、瑞典等國的短片,影像策略非常精準,不亞於長片導演,敘事的力量也非常強大。

此次評審的經驗讓趙德胤對影像創作的評斷有更具體的標準,他說,一部影片無論是長片、短片,敘事部分要看導演在其中從一而終的統一性;再來是角色在裡面的表演、台詞有沒有破綻,這些都是檢驗的標準。

不少人將拍短片當成拍長片的跳板,趙德胤認為兩者沒有必然的關係,但如果台灣未來2、30年的產業依然沒太大改變,在沒有健全產業環境的情況下,拍短片做為練習是非常必要的,可學習思考作品的內容,並養成解決問題的能力。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