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樹寬

頒授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在國際聲譽崇隆的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過去一個星期,面臨了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打擊。與學院關係密切的文化界重量級人士涉性侵醜聞,院方的處置方式引發嚴重不滿,已經導致三名院士去職抗議,並有第四位院士揚言也將退出。

瑞典文化界知名人士阿爾諾,與他身為瑞典學院院士的妻子佛羅斯藤森,是瑞典學院的性醜聞風暴的核心人物。(擷自網路expressen.se)
瑞典文化界知名人士阿爾諾,與他身為瑞典學院院士的妻子佛羅斯藤森,是瑞典學院的性醜聞風暴的核心人物。(擷自網路expressen.se)

瑞典學院的十八位院士為終身職,同時院內也沒有相關的辭職規定,這意味著這些離職院士的空位在他們過世之前都不會有人遞補。如果再有任何院士出走,未來學院將不足推舉新院士所需法定人數十二人。

外界甚至擔心未來諾貝爾文學獎的甄選和頒發可能出現問題。不過諾貝爾獎委員會的主席瓦斯特伯格(Per Wästberg)表示,諾貝爾獎的頒發不受影響: 「你只需要簡單多數就可投票決定諾貝爾獎,同時只要有八位院士到場就已經達到法定人數。」

院士出走的動作,是對傳聞已久的醜聞的反應。去年十一月網路「#MeToo」——我也是(受害者)——的運動風起雲湧的時刻,瑞典《每日新聞》(Dagens Nyheter)揭露共計有十八名女性指控與學院關係密切的文藝界知名人士尚克勞・阿爾諾(Jean-Claude Arnault)性騷擾和性攻擊。星期六,阿爾諾透過律師否認這一切指控。

阿爾諾是知名攝影師與藝術總監,他的妻子卡塔琳娜・佛羅斯藤森(Katarina Frostenson)是一名詩人,同時也是瑞典學院的成員。兩人主持的「論壇」(Forum)被視為是通向瑞典文化界的重要窗口。過去瑞典學院提供「論壇」資金上的贊助,吸引許多作家、音樂家、和其他藝術家在「論壇」演出。

瑞典警方根據被害人的指控,從去年十二月開始展開調查,其中部份指控由於已超過了法律追訴期而在三月份結案。不過,瑞典學院則是在控訴的消息曝光之前兩天,宣佈斷絕和阿爾諾的所有關係和資金贊助。

讓外界詬病的是,瑞典學院在去年十二月就曾經雇請律師調查每位成員與阿爾諾的關係。不過院方並沒有遵循律師的建議,向警方對「論壇」提出檢舉。

瑞典學院的常任秘書長丹妞爾斯(Sara Danius)向媒體表示,雖然學院對這些受害女性並沒有直接的責任,不過許多院士們認為阿爾諾在遂行不當性侵時,必然曾利用了瑞典學院的招牌。她認為學院「有必要對此作出回應。」

率先發難宣布辭職的歐斯特格倫(Klas Ostergren)透過電子郵件發給媒體的聲明中說:「瑞典學院長期以來有嚴重的問題,如今解決問題的方式是把曖晦不明的考量置於本身的規則之上,這是對創辦人的背叛。」

第二位宣布辭職的艾斯普馬克(Kjell Expmark)則說,他不再參與學院的工作,因為他無法容忍學院的主流聲音「把私人情誼與其他不相關的考量」優先於誠信原則。

第三位辭職的院士英格倫德(Peter Englund)則在個人網站上說:「他們所做的決定我既不相信、也無力辯護,因此我決定不再參與瑞典學院的工作。」

創立於一七八六年的瑞典學院,除了決定年度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之外,每年負責支配大約三百萬美元的孳息預算。

常任秘書長丹妞爾斯說,學院將重新評估院士終身制的規定,研究院士辭職和替換的可能性。她同時也說,經過院方的調查,他們認為阿爾諾並不曾影響到對於學院的頒獎。

不過瑞典學院這份調查的結論也顯示,諾貝爾文學獎的甄選過程保密規定,確實曾經多次被違犯。同時,瑞典學院對「論壇」提供的資金贊助,實際上等於資助了同為院士的佛羅斯藤森,也就是阿爾諾的妻子。院士陸續宣布辭職,應該也是與學院投票決定不將佛羅斯藤森逐出學院有關。

佛羅斯藤森事發至今尚未公開露面發表評論。不過瑞典媒體普遍認為,三名院士辭職的決定是對瑞典的文化界投下了震撼彈。《每日新聞》形容這為聲譽已受損的瑞典學院帶來一場「大災難」,《晚報》更形容這是文化界「巴別塔的崩塌」。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