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編務組

前職棒米迪亞暴龍球員、現任新北市成棒隊體能教練的呂祐華,昨(8日)日在網站上貼出〈十年昨日〉,回顧2008年「黑米事件」發生時,米迪亞暴龍高層涉入職棒簽賭案,身為菜鳥球員的他,眼看著隊友離譜揮棒,一向控球精準的前大聯盟球員連續保送,連輕鬆退個幾步就能接殺的內野小飛球,也能低級失誤,以及過去這10年的心路歷程。

黑米事件發生時,呂祐華只是剛進職棒的菜鳥,職涯短短一年就告終,後來加入新北市成棒隊,也在2017年成為中華成棒隊教練團成員之一。(翻攝自my vioce網站)

黑米事件爆發時,25歲的呂祐華只是剛進球隊的菜鳥外野手,不但排不上先發,連替補功能型球員也稱不上,他在〈十年昨日〉文中寫著:「隊友之間已經有故事流傳,某某球員拿了多少錢,現金就放在宿舍的抽屜;某某投手抱怨為什麼他配合放水的價碼跟另一位投手不一樣;又某某球員在簽約時拿了180萬的簽約金只因合約中就已經寫明願意配合放水。什麼樣的陰謀正在進行著,大家早已心知肚明。」

他說,那時配合打假球的人,與不甘墮落的其他人壁壘分明,「為了贏球全隊一心的熱血已是妄想,只能卑微地想著:把自己的態度和成績打出來,總有人會看到吧!」

無奈的是,當年9月檢調前往米迪亞位在淡水的宿舍,球隊高層介入打假球事件爆發,同年10月米迪亞遭中華職棒停權。這些從小打球、不會其他技能的球員,這才發現「台灣的基層棒球太重視成績,教練有約聘的戰績壓力、選手也在長時間的練習中很早就把自己的路走窄了。太早斷定單一的路,其他領域的東西都沒學到。」

呂祐華在文中省思,如果球員們在學生時代培養了專業的技能、充足的知識,當球員從打球之外的地方也能獲得正向反饋的成就感,那麼在面對出賣信仰的抉擇時,甘願鋌而走險的機率就小一些。

失業後的呂祐華,輾轉加入新北市成棒隊,之後就讀輔仁大學運動教練研究所,也轉任教練團,更成為2017年亞錦賽中華成棒代表隊教練成員,他說:「儘管9年前故事的結局很痛,我不後悔進入職棒。然後,在雨過天青之後,帶著那些,昂首闊步地繼續向前。」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