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04.12 23:01

【蘭蘭夫人會客室】即使遺憾,也要《盛情款待》

文|王雅蘭    攝影|陳仁萱

台灣人愛去日本,日人對旅客的接待總是笑容與姿態做足,令人春風拂面,淡淡的粉飾了心情。《盛情款待》戲如其名,體驗日本待客之道,也可反思一下,我們心所嚮往的,仍是富而好禮社會嗎?

田中麗奈(左)主演導演陳鈺杰(右)的電影長片處女作,他拍戲專注對細節要求嚴格,她一場跪坐戲連拍20幾次,覺得陳鈺杰像魔鬼導演。
田中麗奈(左)主演導演陳鈺杰(右)的電影長片處女作,他拍戲專注對細節要求嚴格,她一場跪坐戲連拍20幾次,覺得陳鈺杰像魔鬼導演。

「沒有遺憾的人生,一點意思也沒有。」楊烈在《盛情款待》的話,在乍暖還寒清明時節想起,格外有味,因為戲裡男女主角該有的戀情沒有發生,期待的轉折沒有高潮,舊愛結婚也沒有撕心裂肺,小三放手不潑水不扯髮還能同桌共飲…這氛圍,淡得令人惆悵,又濃得令人想來杯清酒,一漱胸口那塊瘀結。

《盛情款待》由台日合拍,陳鈺杰導演、編劇、攝影,描述台灣老闆入主一日本湖畔舊旅館,派兒子會晤經營者母女並監督裝修,兩代人不同的行事風格情感,為旅館的未來添加了變數。卡司有王柏傑、楊烈與田中麗奈、余貴美子、木村多江等人,也是一場演技競賽。

陳鈺杰用詩意美感捕捉景致,也含蓄交代人物心情與故事發展,藉著日本接待文化細節的講究,彰顯出人與人留三分餘地、以禮交陪的境界,其實這不也是一種君子之交淡如水?

電影淡淡的不只是味道,也是一種態度。原來在情感上不只有敢愛敢恨、相愛相殺,也可以有即使愛不到、再見亦是朋友的瀟灑;畢竟人生過盡千帆,就算沒能結成連理,能有十年修得同船渡的緣份,就值得珍惜。

演技派女星余貴美子(右)和楊烈錯過青春的黃昏之戀,沒有怨恨,只有暖心。(華映提供)
演技派女星余貴美子(右)和楊烈錯過青春的黃昏之戀,沒有怨恨,只有暖心。(華映提供)

電影裡余貴美子和楊烈的友誼即是如此相知相惜,憑演技獲獎無數的余貴美子是台日混血,中華民國籍的她曾回台尋找客家根,楊烈則娶日本妻多年,兩人演技和背景讓電影裡這段台日交誼更顯溫暖動人。可惜男主角情感戲欠光芒,王柏傑出道以來星運極好,演技火候還差一點。

然而遇到同樣有自由意志的人,我們要學會對自己默念:「不要強求。」不管對方是情人、父母長輩、兄弟姊妹、子女或朋友,我們有時會「沒被選擇」,有時我們的要求不能獲得想要的回應,甚至這回應是令你匪夷所思的,也都只能深呼吸笑一笑,作罷。

我們的想當然爾,不能強迫別人接受,所以世間會有美麗的遺憾。不過,買賣不成仁義在,即使遺憾,還是可以同桌談笑吃飯,還是要不改初衷的,盛情款待。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