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健偉    攝影|林弘斌

進入第20年的台北電影節,今年共有超過300部電影報名,區分劇情片、紀錄片、動畫片與短片等4大類,選出40部作品,共同角逐百萬首獎。而第一屆的最佳女演員劉若英,今年則以執導的作品《後來的我們》,參加特別放映單元。台北電影節主席李屏賓表示,影展的宗旨就是傳承,讓電影人代代都有才人出現,「第一屆最佳女演員劉若英,無論在哪都能代表台灣電影人,站在最高的地方。老幹新枝傳承,正好代表這20年。」

針對本屆的入選作品,李屏賓說風格比較分歧,「每個入圍片子都有自己特色,代表台灣電影人在去年都敢面對新嘗試。台北電影節因為他們的改變,內容也更豐富。」而入選的10部劇情片當中,有賣座電影《角頭2王者再起》《紅衣小女孩2》,卻獨缺賀歲檔《花甲大人轉男孩》,影展總監沈可尚說,該片當然也是在密集討論名單之內,「但有評審認為,如果對電視劇沒有理解情況下,看電影時參與度會低一點。」

今年入選40部作品的代表人員,一起拍攝大合照留念。

在短片部分,沈可尚認為今年作品非常精采,「我看到很多第一次入圍的創作者,選擇類型的題材,比較商業、比較年輕語法。今年有超展開、科幻的,題材還滿多的,展現如何在短片說好一個故事。」紀錄片的部分,則是從過往對於社會運動的激情,轉變對社會運動的反省,「包括學運的明星、陸生,或者社會運動中不被注意的群體,都成為探尋的標的。感覺是在消化社會運動後的失落,社會沒有立即改變的結果。」動畫片除了原有以藝術形式的創作外,也多了敘事型的片子。

演出《岸上的魚》而聲名大噪的童星白潤音,在《烏鴉燒》的角色神祕而讓人充滿遐想,但本人其實就是個小孩子。

10部入選的劇情片當中,《烏鴉燒》是跨平台合作的電影,由客家電視投資,在眾多網路串流影音平台播放。但這部片的文學意味濃厚,抽象情節甚多,導演李鼎說片中童星白潤英的爸爸看完劇本,還忍不住懷疑,白潤英的角色是個鬼。「人家問我是《烏鴉燒》是什麼,我也很困擾。」李鼎說電影有一點對生命的無奈,時尚跟音樂的結合,都是主角黃健瑋身體內對欲望的渴望。更奇特的是,童星白潤英每次出場的時候,都是黃健瑋在片中跟欲望拔河的時候。加上還有一場白潤英用羽毛撩黃健瑋的戲,在大人眼中看起來很像18禁的劇情,但實際拍起來,小朋友只是覺得在「玩。」反而是大人想太多。

鍾瑤演出《海人魚》,不只穿上人魚裝,連續多天都泡在水裡。

《海人魚》則是台灣電影罕見的海底攝影,對於台灣的海洋環境議題也有著墨,豐富了台灣電影的視野。但穿上人魚裝的女主角鍾瑶,對自己的演出卻沒有拿獎的信心,「因為有看其他入選的《血觀音》《阿莉芙》,所以對自己沒信心。」她記得最高記錄是連續8天都在海裡拍戲,不僅上廁所就在人魚裝裡頭解決,還碰上生理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拍,「可能太陽來了,就要把握陽光往海裡跳,因為一出海就無法回來。」至於人魚裝會滲水變得很重,為了愛護珊瑚不擦防晒油任憑被曬黑,甚至強忍水溫很低都是小意思,因為她最大的犧牲就是:「我有看到男主角的『嗯嗯』在海上飄。」說完了這些甘苦,鍾瑶對在場記者說:「我覺得你們會下很奇怪的標題。」但這也沒辦法,因為真的很奇怪呀!

《范保德》編導蕭雅全(右二)、古斌(左一)、黃仲昆(左二)、傅孟柏。

黃仲昆自嘲說,因為《范保德》編導蕭雅全找不到劇本所設定60歲、像牛仔的演員,所以這個角色才落到他頭上,「導演要找喬治克隆尼,但他中文很爛,所以沒辦法。」對他來說,以往作品多半是商業性質居多,但《范保德》的風格比較藝術性:「身為60歲的中年演員,可以演出這個角色是很幸運的。」拍攝時黃仲昆還為腦部疾病所苦,右手會不自覺地發抖,拍完才去動手術,「在導演攝影機底下,看到我的右手會抖,導演就一直懷疑我長期酒精中毒,『糟糕!這個演員都不珍惜自己!』」當黃仲昆被問到兒子黃遠的緋聞時,他大方地給兒子補刀,「我不知道哪一個算是他的女朋友,我們這一輩可能是發生超友誼就叫女朋友,但你們年輕人這一輩,發生超友誼,也沒算女朋友。」

《誰先愛上他的》兩位導演徐譽庭(右一)、許智彥(左一),與演員謝盈萱(右二)、高愛倫(左一)。

在入選作品《誰先愛上他的》,跟邱澤從頭吵到尾的謝盈萱,雖是電影的新人,但早已在劇場界表演多年。轉戰電影,一樣也是考驗重重,「有場戲我要情緒很滿衝回家,一路從樓下衝上到樓梯,天氣很熱、又無法開冷氣,衝到最後快中暑。」她的演出在導演徐譽庭心目中,是有拿獎的實力,不過徐譽庭認為最大的勁敵就是陳竹昇,「我看了《阿莉芙》的片段,覺得陳竹昇的細膩度很棒。」至於陳竹昇本人,談到入選台北電影節的心情,「我覺得下片有點時間,以為大家會忘記我們,有點驚喜。」而《阿莉芙》男主角舞炯恩說出席公布記者會的造型是低調一點,「頒獎當天可能會重做整個造型,要壓過其他女明星!」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