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慶祥    攝影|宋岱融

台南逆倫慘案,警方一開始就鎖定熟人所為,外孫元郭濬毅是第一個被懷疑的對象,玉井分局偵查隊長柯景祥刻意讓郭嫌「完整陳述」,放任他越講越多、說一個謊就要說更多的謊來圓,然後再以證據一一戳破,最後柯隊長拍桌痛斥:「外婆那麼疼你,你怎麼下得了手?」終於突破心防,嫌犯哽咽坦承殺害尊長。

警方透露,勘驗現場的第一時間,里長提醒說要注意死者的大外孫,間接支持警方「熟人所為」的推論,當晚,警方通知家屬,李胡木哖的女兒被長子郭濬毅載來現場,看到屍體,郭母大聲痛哭,郭濬毅也跟著乾嚎幾聲,而警方正觀察著他一舉一動,認屍後,辦案人員請他到辦公室陳述案發前後的行蹤。

叔公李清祥撞見侄孫行竊,當場痛斥引來殺身之禍。(翻攝畫面)

柯景祥說:「刑事訴訟法要求讓嫌犯「完整陳述」,是有道理的,我就讓他自己慢慢講、盡量講,他說得越多,破綻越多,他說一個謊,就得用更多謊來圓。」為了證明自己沒有涉案,郭嫌供稱10日上午9點到12點回北寮與外婆一起用餐,這點倒沒說謊,但接著他聲稱,下午2點到高雄去打零工,中間有回永康區住處一趟。

就在郭嫌應訊時,另一組員警就去調閱他住處以及他所供稱去處必經的路口監視器,結果根本沒有他的影子,警方輕易戳破其說法。這時,眼尖的柯景祥發現他虎口有傷,立刻命令辦案人員採血及傷口組織,作為對比的跡證,鑑識人員說,採樣本時他脈搏跳得好快,顯然心虛。

隊長柯景祥指出,如果沒有突破郭嫌心防,難保他不會逃之夭夭。

此時警方已經認定就是他幹的,要逼他俯首認罪,只是早晚而已,但現場沒有「血指紋」,即使採到郭嫌作案時留下的指紋、頭髮等跡證,因為這是他親戚家,他經常進出逗留,根本不能當證據。

換句話說,如果他堅不吐實,抱著「老子不開口,神仙難下手」態度,行使緘默權到底,短期之內、至少在物理跡證顯示他涉案之前,檢警無法羈押他,當然,警方也會派人盯著,但台灣社會講究人權,難保他不會逃之夭夭。

所以,能不能取得自白,就是破案關鍵,當郭濬毅說的謊,供詞矛盾之處都被一一戳破之際,柯景祥乾脆開門見山的痛斥他:「外婆那麼疼你,你怎麼下得了手?」斬釘截鐵的氣勢終於壓垮他那驚慌、充滿罪惡感的心,郭嫌哽咽的承認獨自殺害外婆與叔公、嬸婆。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