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柔瑜    攝影|王漢順 陳毅偉

德明財經科技大學助理教授劉任昌,多次檢舉其他教授論文錯誤,其中關貿公司董事長許建隆更因「比較有錢」而被特別對待。劉任昌上個月突遭不明人士攻擊,在毫無任何證據下,他直覺認定許是最可能的幕後黑手,傳訊息恐嚇辱罵他「狗幹你娘」「我會讓你兩個兒子自殺」等威脅字眼,不堪其擾的許建隆決定提出恐嚇取財告訴,希望檢調能還他公道。

5月11日上午,本刊在關貿網路股份有限公司外等候董事長許建隆,他看到記者上門略感詫異,聽聞是詢問德明財經科技大學助理教授劉任昌被打一事,他露出苦笑,無奈說出這些年來,被劉任昌不斷攻擊的心酸。

記者之所以找上許建隆,最早起因於一連串的網路抨擊。在德明任教的劉任昌,平日就經常檢舉他人論文抄襲,許建隆正是劉不斷攻擊的對象之一。

上月12日,劉任昌獨自在校外咖啡廳研讀資料,突然有人衝進來拿起桌上的保溫杯朝他頭上猛砸,雖然沒有遭受致命傷害,卻留下心靈恐懼。本刊在9日約訪劉任昌,他更言詞鑿鑿認為是因為自己多次公開檢舉才遭此報復,最有可能的真正凶手則是許建隆。

德明科大助理教授劉任昌上月在校外被打,雖然沒有證據,但他直指許建隆是最可能的唆使者。
德明科大助理教授劉任昌上月在校外被打,雖然沒有證據,但他直指許建隆是最可能的唆使者。
德明科大判定許建隆未違反學術倫理,劉任昌卻一口咬定校方包庇。
德明科大判定許建隆未違反學術倫理,劉任昌卻一口咬定校方包庇。

在被毆打後,劉任昌立即驗傷提告,並在臉書上公布監視器畫面,認為自己曾檢舉多篇論文造假舞弊才遭人報復,更表示自己會持續檢舉,不會因為被打而收手。

即使校方已認定他的論文並未違反學術倫理,但被人指稱為凶手,許建隆一臉無奈,他表示自己過去與劉任昌雖然同樣任教於德明科大,但毫不相識,當他發現自己成為劉攻擊的主要目標後,曾釋出善意表示願意進行學術切磋,劉任昌的反應卻讓他瞠目結舌。

關貿網路公司董事長許建隆長年被汙名,連家人都遭威脅,讓他忍無可忍。

「我一坐下來,他就說我是『人生勝利組』,叫我滾出學術界。」許建隆回憶,去年6月他與劉任昌相約碰面,試圖解釋爭議論文並未違反學術倫理,劉卻不聽解釋,一口咬定論文造假,最後在同事的協調下,劉任昌簽署「盡釋前嫌」「不再公開批評」聲明書,劉並收下許為致意而贈送的3萬元禮券。

「如果是60萬元,我會留著用,僅3萬元,我當然送給學生。」劉任昌在收到禮券後曾將此事PO上網路,更大方的將禮券轉贈學生,但對許建隆的攻擊行為並未就此停止,禮券更在事後被抹黑成賄賂,還公開表示該禮券是關貿支出,詆毀言論讓許建隆無奈回應:「禮券是我的年終獎金,怎麼能說是賄賂?」

許建隆說,劉任昌把對他的攻擊當成戰績四處宣揚,他則要忍受名字時常出現在公開平台被汙名的痛苦,他認為,過去自己選擇隱忍,劉任昌卻得寸進尺,進而對他的家人恐嚇威脅。

許建隆出示劉任昌挨打後傳來的訊息,質問他:「你敢找人打我?」之後就是一連串的謾罵,包括「狗幹人渣、你這個畜生、我也會去找黑道、我會讓你兩個兒子自殺、讓你全家人自殺」等威脅字句,並寫信給統促黨總裁張安樂要求協助,種種行為均讓人心生恐懼。

許建隆無奈地說:「他曾對我的特助說:『你老闆很有錢你知道嗎?叫他拿個幾百萬出來看事情會怎麼發展。』」劉任昌在與許的特助碰面過程中,多次提到許名下的股票,意有所指的言論讓他懷疑劉任昌的攻擊並非學術目的這麼簡單,更難忍受家人受到威脅,決定提出恐嚇取財、加重誹謗、公然侮辱告訴。

去年6月,劉任昌在同事協調下,曾簽署與許建隆「盡釋前嫌」聲明書,但抨擊卻沒有因此停止。

本刊調查,原本擔任教職的許建隆,去年8月接任關貿董事長,由於該職務必須具備副教授資歷才符合派任條件,劉任昌得知後便開始檢舉許的升等論文抄襲,導致許的升等被撤銷,甚至一度傳出許建隆將因此丟官,劉任昌也將此事視為其人生成就,不斷在臉書炫耀。

本刊記者詢問劉任昌是否有證據證明許建隆在幕後指使攻擊他?不料劉卻告訴記者,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暴力攻擊跟許有關,記者接著問他為何特別針對許建隆?劉任昌也直接告訴記者:「因為許有錢,比較承受得了壓力。」

「過去我認為謠言止於智者,但這已成為敵手攻擊的工具。」許建隆說,劉任昌的檢舉曾多次被拿來大做文章,他忍無可忍才決定提出告訴,希望法律能還他公道,也能制止劉任昌再禍害有學術熱情的教授們。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