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繪圖︱繪圖組 

人神共憤!本刊日前接獲投訴,指新北市李姓男子不僅與弟媳有特殊性關係,對家中的女性成員更多次伸出魔爪,不僅性侵姪女恩恩(化名),還曾猥褻自己的親生女兒,恩恩雖已被社會局安置,但將來仍可能重返原生家庭,檢調應縮短法律空窗期,讓李男盡快入監服刑,還給這個家暫時的平靜。

與李家相識超過30年的阿國(化名),日前與記者相約見面,訪談前他不時發抖搓手,肢體動作無意間洩漏出焦慮,阿國猶豫許久,最終選擇揭開李男的種種惡行,顫抖的聲音透露出他的憤怒。

投訴人阿國(圖)怒控李男禽獸不如,對家庭女性成員伸出魔爪。
投訴人阿國(圖)怒控李男禽獸不如,對家庭女性成員伸出魔爪。

 

命令幫按摩 鎖門伸狼爪

「他這種的,真的不是人。」阿國說,李男將家中女性成員視為囊中物,不但與弟媳有染,還性侵姪女恩恩(化名),並多次猥褻自己的親生女兒,親友看不下去出言制止,立刻就會被他飽以老拳,即使報警也沒用。

在阿國向本刊投訴前,遭李男性侵的姪女已被社會局安置,但因為司法調查的空窗期,李男依然逍遙法外,還不斷放話要知情的親友「惦惦賣亂共。」

李男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放過,多次以疼愛之名撫摸、親吻女兒胸口。
李男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放過,多次以疼愛之名撫摸、親吻女兒胸口。

阿國說:「他每次都是命令恩恩到房間內替他按摩,在緊鎖的房內對恩恩腳來手來,最終性侵得逞。恩恩受不了,崩潰地向母親求助,但是她媽媽自己就跟那個男人有染,所以恩恩的母親根本不管,最後恩恩是向學校老師求救,社會局介入安置,她才得以逃脫那個家庭。」

恩恩暫時脫離魔爪,但是她的2個堂姊妹,也就是李男的親生女兒,還生活在水深火熱中。阿國說:「他的2個女兒已進入青春期,他仍以『疼愛』之名強行擁抱、親吻,還會將頭埋進女兒的胸前猛親。」

 

與弟媳有染 對妻子家暴

李男的行為已超越家人間的親密界線,但當小女兒試圖反抗,李男便會大發雷霆,怒斥:「我對妳這麼好,妳為什麼不聽我的話!」還曾逼得小女兒逃家,搬到男友家尋求庇護。

是什麼樣的家庭會容許這般獸行存在?本刊深入追查,發現令人難以想像的亂倫內幕。

據了解,李家在新北扎根許久,李母以美容院起家,多年來積累不少家產,在鬧區至少就有5棟房子。李家家教嚴格,李男身為家中大哥,自然背負更多的期望,在外人眼中,李男是個彬彬有禮、勤奮工作的孝子,但認識他的人知道他其實活得「很壓抑」。

李家兄弟20歲左右便各自與父母安排的對象結婚,兄弟2人皆育有3名子女,一家人也曾三代同堂、共享天倫。但在李父過世後,經濟大權轉移到李男手中,李家兄弟因而辭去工作,靠著豐厚的租金過活,李男更彷彿脫韁野馬,把李家搞得翻天覆地。

李男為了與弟媳在一起,對妻子數次家暴,逼得她離婚搬家。
李男為了與弟媳在一起,對妻子數次家暴,逼得她離婚搬家。
李男前妻遭多次家暴,向警方申請保護令,最後是李男弟妹搬進大哥家中。
李男前妻遭多次家暴,向警方申請保護令,最後是李男弟妹搬進大哥家中。

父親走後,李男便難以克制對家中女性成員的欲望,第一個對象竟是弟弟的老婆。李家兄弟比鄰而居,李男與弟媳多年眉來眼去,在李父死後,2人肆無忌憚地發展特殊性關係,李男更因此對妻子家暴,逼得妻子申請保護令並離婚搬離住處,少了妻子的約束,李男行徑更是越發大膽。

李男和弟媳多次在家中擁抱親吻,還曾在弟媳洗澡時送浴巾和換洗衣物進浴室,更有鄰居多次目睹李男在深夜潛入弟弟的住家,詭異的行為被孩子們看在眼裡,李弟即使知情也敢怒不敢言。

 

吸毒常鬧事 多次遭通報

據了解,李家兄弟皆沒有正職工作,李弟還得向大哥伸手拿錢,經濟命脈受人牽制,李弟起初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大哥和妻子的行為變本加厲,李弟忍受不了只好離家,在外結交新女友並重組家庭,即使近年返家,仍選擇漠視兄長對女兒的獸行。

父親冷眼旁觀,母親又與傷害自己的人談起戀愛,恩恩的父母各自有精采的情感生活,大人間忙著情欲流動,年幼的孩子卻成為無辜的受害者。

李男掌握家中經濟大權,更把家中女性當成自己的囊中物。(圖片經變色處理)
李男掌握家中經濟大權,更把家中女性當成自己的囊中物。(圖片經變色處理)

據警方調查,李男有毒品槍砲前科,曾多次醉酒鬧事,是地方的頭痛人物,聲稱自己「吸毒吸到頭腦壞掉」,每當他情緒失控,就會拿弟弟的3名子女出氣,因而被多次通報家暴,但狡詐的李男都未留下證據,孩子無法被安置,一直生活在恐懼中。

恩恩是李弟唯一的女兒,知道大伯掌握家中各種大權,多次想要揭發他,卻為了家庭和樂的假象而容忍。阿國透露,恩恩的兄長其實知道妹妹遭受大伯欺負,卻無力保護妹妹,只能在妹妹被叫進大伯房間時,躲在門外默默哭泣,痛恨自己父母畏懼大伯的惡勢力不敢反抗。

 

向老師求援 驗傷見瘀青

在長年的家暴下,恩恩今年終於鼓起勇氣向同學求救,但同學家長也不敢招惹這個大麻煩,最後轉向輔導老師求援才讓此案曝光。恩恩驗傷時,胸口遍布深淺瘀青,讓人無法想像這個少女曾遭受怎麼樣的痛苦。

社會局對於此案極為重視,立刻安排恩恩住進安置機構,並通報警方調查性侵事證,但法律程序曠日廢時,李男至今仍逍遙法外,在等待法律判決的空窗期中,恐怕又有新的受害人產生。

律師宋重和表示,性侵案件從提告、起訴,到把加害人送進監獄,法律程序至少要跑2年以上,加害人若再提起上訴,審判時間又會再拉長,除非發現加害人有再犯可能,檢察官才能聲請預防性羈押。

宋重和說,性侵案是「房間內的事」,許多案子更是發生在多年之前,相關跡證都難以找尋,因此,被害人與加害人的說法就顯得極為重要,這往往足以左右法官的判決。

少女恩恩已被社會局安置,家防中心主任許芝綺(圖)表示,安置孩童若要返家必須經過審慎評估。
少女恩恩已被社會局安置,家防中心主任許芝綺(圖)表示,安置孩童若要返家必須經過審慎評估。

恩恩遭受伯父性侵的案件未了,本刊即接獲消息,指日前有社工主動討論讓恩恩重回原生家庭的可能性。對此,新北市家防中心主任許芝綺表示,安置是最後的手段,代表家庭問題極為嚴重,且家中沒有成員能幫助孩子,但這不代表孩子與原生家庭斷絕關係,若家庭環境改善,孩子還是可以返家,只是必須經歷過一連串審慎的評估。

許芝綺說,孩子被安置後,親屬依然可以申請探視,在探視過程中,必須由社工員全程在場,家長不得向孩子提起法律訴訟問題,社工也會觀察親屬與孩子互動過程是否改善,若家庭功能漸趨完善,則會安排家屬與孩子半天的相處時間,在確定孩子安全無虞,且雙方關係逐漸良好,才會討論返家的可能性,絕不會讓孩子貿然返家。

 

全身皆傷痕 搶救仍離世

只是當本刊告訴許主任,遭到性攻擊的少女不只恩恩一人,許芝綺大感驚訝,表示親吻撫摸胸口已超越父親與女兒的身體界線,將會再深入調查,並將相關事證移交檢察官處理。

類似案件向來倒楣的都是無辜的孩子,他們甚至因此送命,彰化林姓女童日前疑遭姨丈性侵、凌虐致死,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彰化林姓女童嚴重顱內出血昏迷,緊急轉送彰化基督教醫院急救仍不治。(翻攝畫面)
彰化林姓女童嚴重顱內出血昏迷,緊急轉送彰化基督教醫院急救仍不治。(翻攝畫面)

這名5歲的女童,是在5月22日上午因休克昏迷,由阿姨和楊姓姨丈送往醫院急救,院方診斷發現女童頭蓋骨破裂、內急性硬腦膜下腔出血、蜘蛛網膜腔出血,經手術抽出血塊還沒辦法把頭骨裝回去。另外,女童身上布滿瘀青、血腫、肛裂等新舊傷痕,讓醫護人員相當心疼,雖然經過院方不斷搶救,女童仍在隔日下午拔管離世。

本刊調查,女童生母17歲生下女童後和姊姊一起照顧小孩,後來女童生母再婚,將女童交給姊姊及楊姓姊夫照顧,但跟著阿姨與姨丈一起生活的小女孩,卻遭自己的姨丈殘忍虐打,日前疑因無法準確背出阿姨的手機號碼,遭楊男暴力相向,最後肛門破裂,頭部遭鈍器重擊慘死。

 

鄉民情緒漲 號召撒冥紙

楊男的作為令鄉民情緒沸騰,由於一度傳出楊男可能交保,於是有近300名網友在網路號召下,至楊男位於彰化田尾住處及派出所討公道,現場撒冥紙又砸毀不少家具。

彰化林姓女童疑遭姨丈性侵、凌虐致死,憤怒的網友到姨丈家潑漆、撒冥紙洩憤。(翻攝畫面)
彰化林姓女童疑遭姨丈性侵、凌虐致死,憤怒的網友到姨丈家潑漆、撒冥紙洩憤。(翻攝畫面)

檢警至彰化殯儀館解剖女童遺體釐清死因時,又有不少鄉民聚集殯儀館,現場一名男子說,大人對手無寸鐵的小朋友施暴,真的讓人很氣憤。承辦檢察官則表示,為避免鄉民再度失控,在案情尚未明朗前,不會隨意對楊男做交保處分,目前楊男依殺人罪收押禁見,呼籲鄉民冷靜。

彰化的性侵虐童案引發社會高度關注,但令人難過的是,還有更多生活在家人陰影中的孩子不為人知,他們躲在黑暗的角落等待陽光,讓孩子享受家庭溫暖並非特定單位的責任,而是整個社會該一起努力,別讓本該是避風港的家成為孩子惡夢的根源。

對女童施暴的楊姓姨丈一度傳出交保,派出所被憤怒的網友包圍要實行「私刑正義」。(翻攝畫面)
對女童施暴的楊姓姨丈一度傳出交保,派出所被憤怒的網友包圍要實行「私刑正義」。(翻攝畫面)
精神科醫師:培養興趣有助找回復原力

被最親密的親人性侵,受害孩子的心中往往會產生複雜情緒,精神科醫師楊聰財表示,各縣市都設有家暴暨性侵害防治中心,家人們應配合社工的專業意見輔導,傾聽、陪伴和帶動是家人要做的第一件事。

楊聰財說,被性侵的孩子往往會認為自己身體很髒,自尊心更會大受打擊,甚至為了抒發情緒出現自殘動作,更對週遭的人產生不信任感,這時可讓孩子培養興趣、學習專長,從學業或擅長的領域中尋求肯定,在日常生活裡找回復原力,更讓孩子知道有人真心對他好,為他重建健全的人際關係。

  •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