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志原

台大法學教授李茂生今(10日)在臉書發文爆料,指出有法院替代役男替法官寫判決,最後再由法官簽名及填刑度,因替代役男即將不再支援法院,李茂生還說,不知這種法官要如何活下去。

長期關注司法改革的立委黃國昌立即留言問,是否能請原PO提供事證,還有人留言,指這是法官助理的日常,此文在司法圈瘋傳,已引司法高層注意。

知情人士透露,有法官是所謂的「全額交割股」,也就是大小事都交給書記官、法官助理做。的確有法官請助理「草擬」判決,但絕大多數的法官都是非常敬業,都自己寫判決,至於請替代役寫判決,倒是沒有聽說過。

台大教授李茂生在臉書指出有法院替代役男替法官寫判決,最後再由法官簽名及填刑度。(翻攝自李茂生臉書)

李茂生教授今凌晨2時許發文後,12小時左右就有2,432人按讚及怒,還有律師臉友直接開罵,質疑原來上法院開庭最需要討好的是前面的替代役。

知情人士說,由於法官案件繁重,許多文書工作及資料蒐集都要請法官助理協助,近來法官助理供不應求,因此的確有法院請替代役男分擔法助的工作。

李茂生的臉書發文如下:

po文者沒開地球,所以不用分享,而用複製的方式,將這個司法單位的日常公諸於世。

司法替代役即將結束,不知這種的法官要如何活下去。

──────

中午午休時接到一通電話,檢方書記官打來的

“幫我找一下法官•〇的卷,我等等要去附卷”

“好歐,我在辦公室等”

幾分鐘後檢方書記官推門進來

“您好請問是*股書記官嗎?”,我把準備好的卷交給了她

“你是...你...替代役?”

這種反應我看過好多次了,每次檢方有人來法助室附卷看到替代役在法助室都要上演一次

“卷是你們在整理的...嗎?!”

“書記官會幫我們整理好”

“那你們的工作...”

“寫各種裁定跟判決,我們這種制度已經行之有年囉”

她一邊拆卷一邊問,“你是法律系畢業的嗎?”

“對呀,旁邊這位役男也是”,她這時才發現寫判決的役男不只一位

“那還不錯啦,你們應該都是考上司法官的新人,法官擬好大綱讓你們練習,你們也能從中學習呀!”

“我們都沒考都沒受過訓練,而且不會有大綱,我們都是從0開始自己寫”

“像這種裁定應該可以蠻快出來的,你們怎麼常常兩個月才送回來”

“因為審易字的宣判比較有時間壓力,我們會優先處理-通常我們處理的順序會是假釋>宣判>其它雜件>聲判”

“宣判!”她眼睛瞪的老大“這種也都是你們寫的嗎!”,停頓幾秒若有所思後她回過神來,揮手示意我靠近一點

我於是蹲了下來

“法院,很官僚吧!”她用氣音跟我說,眼神不時往上飄像擔心有人聽到,語氣卻像是終於說出心裡話般放鬆,“檢方也是這樣但比院方好很多,畢竟檢察官方的地位比法官低一點”

“你退伍後會想進法院工作嗎?”她又問

“在這裡服役不到半年就打消進公務體系的念頭了”

“我懂”,她苦笑

離開前她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轉頭回來

“弟弟,那法官•〇平常的判決都給你們寫,他的工作是?”

“填刑度跟簽名”

“原來這裡是這樣的哦...”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