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伯達

美國聯準會即將在本週召開利率會議,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會如預期調升利率1碼,利率區間將會升至1.75~2%。美國這一輪的升息循環始於2015年底,近幾年來,升息速度越來越快,而資金緊縮的副作用也開始浮現。

升息兩面刃 衝擊新興市場

阿根廷在上週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達成3年500億美元的待用協議,代價是必須要削減財政赤字並降低通貨膨脹。然而這樣的訊息公布後,阿根廷披索卻依然下跌,再創歷史新低水準,市場還在尋求披索的合理估值。

新興市場的問題不只有阿根廷。印度、土耳其也在上週調升利率,試圖減緩貨幣貶值速度,而巴西、南非、印尼等國家在貨幣大幅貶值之後,可能很快地也會加入升息行列。

但對這些國家來說,資金緊縮雖然有可能抑制通膨,並控制貨幣貶值速度,但同時也會加重政府、企業與民間的債務壓力。這對這些國家來說是兩面刃,而這也是為什麼印尼與印度政府會出面呼籲,聯準會應放緩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的速度,否則會對新興市場產生重大衝擊。

回到台灣的部分,由於我們的國際收支與政府財政狀況,遠優於這些新興市場國家,因此聯準會升息所產生的第一波衝擊,並沒有影響到我們的資本市場。

 

台不致崩跌 難避骨牌效應

然而,我們必須理解到全世界經濟是連動的,倘若新興市場一個個倒下,最終必然也會影響到台灣,畢竟前述市場如巴西、印度、印尼都是不小的經濟體,以出口行業為主的台灣資本市場很難不受到影響。

這樣的情境很像1990年代的升息循環。美國在1994年開始升息,然後墨西哥在當年就出現經濟危機;到了1997年則是輪到亞洲金融風暴;整個經濟循環最後結束在2000年美國的網路泡沫。

我認為這次的路徑也相去不遠,美國經濟幾乎是處在獨強階段,也會是最後受到衝擊的,而台灣的位階則是處在新興市場與美國之間,短時間之內應不致於出現崩跌危機,但應要避開那些以新興國家為主要市場的公司。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