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曾監製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臥虎藏龍》、電視劇《人間四月天》,提攜了「台灣之光」李安、蔡明亮,一手創辦金馬國際影展的台灣電影界教父徐立功,也是推動兩岸影視合作的先驅。他在創投會與多位劇本創作人一一面談,尋找心目中值得合作的人才,也與本刊談及台灣影視環境的困境。

面對兩岸市場大小的不成比例,和中國大陸在經濟快速發展下,對華語影視人才發起的銀彈攻勢,徐立功認為台灣最大的問題是(市場)範圍太小,無法用更多的財力來支持這個行業,而影視業不可否認與資本有很大的關係。

「台灣非常需要創意人才,因為資金無法滿足,只有靠厲害的創意來突出作品,這是我們現階段唯一能走的路。另外台灣近年來因為環境和經驗等種種原因,古裝劇相對中國大陸來說根本拍不贏他們,台灣還是發展強項的時裝劇比較適合。」

徐立功還點出另一項台灣影視界似乎忽略的項目:行銷。劉若英執導處女作《後來的我們》在中國大陸狂賣64億,徐立功雖然還沒看過電影,但他分析對岸在行銷操作上相當聰明,用流行曲當片名,(片名《後來的我們》出自五月天的歌名,但劉若英也有首暢銷金曲〈後來〉),在宣傳包裝上很自然地引導觀眾「這是一部劉若英的電影」,因此能吸引廣大的劉若英粉絲捧場。

李安(右)與張震(中)曾合作《臥虎藏龍》,張震近年多在對岸拍片,而李安也暫未有拍華語片計畫,國片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兩人合作。左為張艾嘉。

而除了《後來的我們》外,中國大陸如今有更多電影的宣傳包裝並不在於作品本身,而是如何「操作」,「時代變革,大家都必須面對『創作完成後,由懂市場的人去操作』的新的手法。」

最近徐立功也正在籌備《橘子紅了》的電影版,目前還停留在劇本階段。他表示因為電視劇已很成功,因此電影版沒有磨到完美寧願不拍;但如果真的開拍,幕後將會起用台灣工作人員。

鈕承澤在松智路封街拍攝《愛Love》,有勞影委會協助向有關單位申請路權。(台北市影委會提供)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