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慧茹

時代迷你劇《奇蹟的女兒》開場鐵皮公車駛入加工出口區的鏡頭,彷彿把觀眾帶進1970年代的時光隧道裡,劇組將找到的鐵皮車,不斷維修,才讓不堪使用的古董車安穩上路。

建構紡織工廠的主場景也是劇中一大工程。劇組需要60多台1978年前生產的專業裁縫機,一半是舊工廠保存的機器,其他則從各地找來,才能完整呈現當時的生產線規模;女工宿舍則借用台北空軍總部舊址內荒廢公寓,重新清潔、油漆、搭景。

「不是塞進去幾張床就沒事了,是走廊對不對、門對不對,床擺在那個硬體結構裡適不適合,涉及整體空間運用。」時代氣氛的建構,是台灣拍攝時代劇的一大考驗,不只礙於經費不足,甚至欠缺基本條件。

鄭文堂拍《燦爛時光》時,雖然順利租借到幾處老式建築,但只能拍攝某幾個角度,演員走位時容易穿幫,拍出來就是味道不對。這次為忠實呈現當年的整體樣貌,他連天花板、地板都照資料打造,還可架設2台攝影機同時運作。

舊式鐵皮公車經過翻修,在劇中順利行駛上路。(公視提供)
舊式鐵皮公車經過翻修,在劇中順利行駛上路。(公視提供)

「台灣大到建築物、小到物品服裝,大多被損毀,有時東西沒有就是沒有了,應該要有計畫的保留,尤其政府部門可以做更多政策性保存。」最讓鄭文堂不理解的是,公部門留下來的老建築其實很多,好不容易找到合適的場地欲租借,按規定填寫公文申請,仍遭拒絕。

鄭文堂有感而發:「像磨石子的地板,你不可能叫美術去做,因為不是每個劇組都有錢去舖地板,但公部門有資源卻不受理。影視工作者在這塊很弱勢,讓我覺得很不堪,替這個行業難過。」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