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佩玲    攝影|王漢順

日本名導是枝裕和以拍紀錄片出道,關心社會議題,並以自然細膩的手法捕捉真實生活樣貌。自1995年首部導演電影《幻之光》開始,他就是國際影展常客,今年更以新作《小偷家族》成為繼衣笠貞之助、黑澤明、今村昌平後,第四位拿下金棕櫚獎的日本導演。

在《小偷家族》中,他以更寬廣的視野,探討逐漸階級化的日本社會中,人與人的牽絆與家庭關係、教育、經濟等問題,並首次同步進行拍攝、編劇、剪輯作業,找到最佳攝製模式。

為底層發聲 是枝裕和

1962年6月6日生

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畢業

BUN-BUKU製作公司負責人

重要作品:

  • 1995年 《幻之光》獲威尼斯影展金奧薩拉獎
  • 2001年 《這麼…遠,那麼近》入圍坎城影展競賽
  • 2004年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入圍坎城影展競賽
  • 2008年 《橫山家之味》獲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導演獎
  • 2009年 《空氣人形》入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
  • 2011年 《奇蹟》獲聖賽巴斯提安影展最佳劇本獎
  • 2013年 《我的意外爸爸》獲坎城影展評審團獎
  • 2015年 《海街日記》入圍坎城影展競賽
  • 2016年 《比海還深》入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
  • 2018年 《小偷家族》獲坎城影展金棕櫚獎

「雙腿不發抖都難,得到這個殊榮,我真的很幸福!」這是今年5月20日坎城影展頒獎典禮舞台上,日本名導是枝裕和以電影《小偷家族》拿下金棕櫚獎時的感言。

是枝裕和5度入選坎城競賽,終以《小偷家族》獲最高榮譽金棕櫚獎肯定,緊張興奮在所難免。在位於東京澀谷BUN-BUKU製作公司接受本刊獨家專訪時,他淡定笑說:「雙腿發抖,是因為等待獎項揭曉的時間很長。」

是枝裕和以《小偷家族》獲坎城最高榮譽金棕櫚獎肯定。(釆昌多媒體提供)
是枝裕和以《小偷家族》獲坎城最高榮譽金棕櫚獎肯定。(釆昌多媒體提供)

除改編自宮本輝小說的《幻之光》外,是枝裕和每部作品都親自編劇,往往間隔2、3年才有新作。但2013年的《我的意外爸爸》彷彿是分水嶺,之後以每年一部的節奏拍了《海街日記》《比海還深》《第三次殺人》《小偷家族》,其中《小偷家族》評價最高,被視為集大成之作。

「創作《我的意外爸爸》時,我想探討決定親子關係的到底是血緣、還是相處的時間。之後5年,我在家庭議題上繼續延伸,陸續有這些作品,而《小偷家族》應該是我最投入的作品!」

從2013年《我的意外爸爸》起,是枝裕和不斷在作品中探討家庭與血緣間的關係。(傳影互動提供)
從2013年《我的意外爸爸》起,是枝裕和不斷在作品中探討家庭與血緣間的關係。(傳影互動提供)
是枝裕和從首部劇情長片開始就大放異彩,《幻之光》獲威尼斯影展金奧薩拉獎。(高雄電影館提供)
是枝裕和從首部劇情長片開始就大放異彩,《幻之光》獲威尼斯影展金奧薩拉獎。(高雄電影館提供)

 

3年前日本新聞披露不少民眾隱匿父母死亡真相,繼續詐領老人年金,是枝裕和想從旁觀察這些被批判民眾的生活,因此開始企劃《小偷家族》。

是枝裕和表示,3年前新聞披露不少日本民眾隱匿真相、詐領父母的老人年金,「這些民眾不辦理父母的死亡登記,繼續領錢,是因那是唯一的收入來源。我發現日本漸漸成為階級化社會,這則新聞提供我靈感,想從旁觀察這些被批判民眾的生活,因此開始企劃《小偷家族》。」

是枝裕和為了《小偷家族》前往東京兒童諮詢中心,以及3間以受虐兒為主的兒少收容所做田野調查,常在新幹線上創作的他,這次則在神奈川縣海邊的老旅館「茅崎館」寫劇本。在沒有官方單位協拍下,他以東京的舊街區為背景:「故事與仰賴年金生活的獨居老人有關,是社會中見不得光的族群,因此選擇到被漠視且年金支出比例偏高的荒川、隅田、江戶川一帶取景。」

《小偷家族》以邊緣窮困家庭為背景,主要演員Lily Franky(右)、安藤櫻(左)都是得獎的實力派演員。(釆昌多媒體提供)
《小偷家族》以邊緣窮困家庭為背景,主要演員Lily Franky(右)、安藤櫻(左)都是得獎的實力派演員。(釆昌多媒體提供)

電影中最重要的主景-家,是枝裕和對美術組只有「盡量髒亂」的要求。為展現這個家庭的貧窮生活,最終決定在棚內搭景拍攝。由於無法像過往讓演員們如家人般共同生活,「開拍前,我讓家族成員自行決定在屋內生活的位置,例如:奶奶樹木希林鋪床時,頭要朝哪?媽媽安藤櫻的廚房在哪裡?其他家人如何使用這個空間?細節設定,全由他們討論。」

 

是枝裕和認為,人生在世必須將小孩、老人及亡者的觀感放在心上,因此常出現在作品裡。

是枝裕和認為,人生在世必須將小孩、老人及亡者的觀感放在心上,因此常出現在作品裡,他也會將部分的自己融入某些角色。《小偷家族》中,是枝裕和將童年的自己投射在童星城檜吏身上:「他在家裡沒有自己的房間,想保有個人空間、拒絕父母干涉時,只能到壁櫥,把這當作自己的小宇宙,這也是我小時候最清晰的記憶。」

外界公認是枝裕和拍小孩很有一套,總能透過作品發掘新童星,也偏好與Lily Franky、樹木希林、阿部寬等演員合作。但他認為,並非用固定班底就有好效果,「樹木希林原本拒絕接演,但她看過劇本後,能精準掌握我想講的事,所以極力說服她加入。」

《小偷家族》以邊緣窮困家庭為背景,主要演員樹木希林(右)是得獎的實力派演員,松岡茉優(左)與童星佐佐木光結的演技亦自然感人。(釆昌多媒體提供)
《小偷家族》以邊緣窮困家庭為背景,主要演員樹木希林(右)是得獎的實力派演員,松岡茉優(左)與童星佐佐木光結的演技亦自然感人。(釆昌多媒體提供)

他進一步透露,樹木希林拍戲時,會找出長年住在屋內的位置及注意動作細節:「她坐在桌子前,對著鏡子梳頭髮,閉眼就能找到桌上擺放梳子的位置,拿衛生紙也不用轉頭看。拍戲前,她會用身體將周遭物品感受一遍,調整細節,包括椅子拉多遠,站起來才不會卡到等,全都親自確認,讓肢體和整個空間完全契合,所以我非常信賴她創造的環境氛圍。」他與樹木希林之間已超越導演與演員的關係,「更像是電影製作上的好夥伴吧!」

談到拍片的過程,是枝裕和則打趣用「順產」來形容。「去年夏天開始籌備,冬天開鏡,拍攝一個半月,在今年一月底殺青,後製時間不到2個月,整部電影在3月底完成,四月中辦了第一次內部試片。」

《小偷家族》中家的主景在攝影棚搭建拍攝,是枝裕和對它的要求只有盡量髒亂。(釆昌多媒體提供)
《小偷家族》中家的主景在攝影棚搭建拍攝,是枝裕和對它的要求只有盡量髒亂。(釆昌多媒體提供)

 

拍《小偷家族》時,是枝裕和採取「邊拍、邊寫、邊剪」的模式:「我想把拍攝現場的發現反映在剪接上,我確信當下發現的永遠會是最有趣的!」

儘管身兼編劇、導演、剪輯3職,是枝裕和表示,從未在電影開拍前完成完整劇本,總會在觀察演員的表演、對話、聲音等現場狀況後再修改,讓演員、角色、劇本以有機的方式互相作用。這次在《小偷家族》中,他從原本的「邊拍邊寫」,進化成「邊拍、邊寫、邊剪」的模式:「我想把拍攝現場的發現反映在剪接上,因為我確信當下發現的永遠會是最有趣的!」

每天拍攝完畢後,是枝裕和會將當天拍完的戲粗剪一遍,然後以剪好的片段為依據,修改隔天要拍的劇本。「正常來說都是先寫完劇本,然後拍攝,全部拍完才送剪,3個階段連貫卻不重疊。但我的做法是3件事同時進行,以邊拍邊剪的方式反映在劇本上,殺青日也等於劇本完成日。而能夠同步進行,就是因為我一手包辦編導與剪輯,可充分發揮這種做法的優勢。」

是枝裕和(左)拍攝小孩很有一套,童星城檜吏在他的指導下,演技令人印象深刻。(釆昌多媒體提供)
是枝裕和(左)拍攝小孩很有一套,童星城檜吏在他的指導下,演技令人印象深刻。(釆昌多媒體提供)
是枝裕和(右)每部作品中小孩的演技都極出色,城檜吏(中)、佐佐木光結在《小偷家族》中角色吃重。(釆昌多媒體提供)
是枝裕和(右)每部作品中小孩的演技都極出色,城檜吏(中)、佐佐木光結在《小偷家族》中角色吃重。(釆昌多媒體提供)
因為在超市拍攝時間有限,是枝裕和特別畫下分鏡表及拍攝動線,加快拍攝速度。(是枝裕和提供)
因為在超市拍攝時間有限,是枝裕和特別畫下分鏡表及拍攝動線,加快拍攝速度。(是枝裕和提供)

是枝裕和在坎城拿下金棕櫚獎後,七月又赴法國拍攝新片《關於凱薩琳的真相》。除對首次跨國拍片充滿期待外,他坦言已設定好新目標:「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拍一部以滿洲國為背景的電影。屆時將動用日、韓、中、台各地的人馬,所以必須先累積跨國合作的經驗,未來5年是我奠定基礎、實現目標的關鍵。」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