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佩玲

繼《我的意外爸爸》在日本締造逾32億日幣(約新台幣8.9億元)的票房後,是枝裕和拿下坎城金棕櫚獎的《小偷家族》,正在日本持續熱映,至今票房已突破27億日圓(約新台幣7.5億元),可望成為是枝裕和導演生涯最佳票房作品。但在接受本刊專訪時他卻直言:「賣座,從來就不是我的目的。」

《小偷家族》描述東京下町林立的高樓大廈間,不合時宜地殘存一個破舊平房,裡面住著三代同堂的家庭。這家人仰賴奶奶的老人年金過活,當年金不夠用時,就會靠在外頭順手牽羊來補貼家用。雖然他們處在社會底層,每個人都是失敗者,但他們依舊每天快樂地過生活,並成為彼此的救贖,直到有天父親帶回一個渾身是傷的小女孩後,讓這個原本融洽的家庭開始分崩離析,彼此心中隱藏的祕密與無奈的心願,也一一被揭露…

是枝裕和習慣以看似平淡無奇的手法,陳述日常生活真實樣貌,這次在新作《小偷家族》中依然不改其犀利的批判與深切的檢討,讓電影在看似平和的劇情中,呈現出一種既殘酷又溫情的氛圍,也讓不少觀眾感動落淚。但他直言,追求的並不只是觀眾看完後感動或者流淚,而是「有點難受」。

是枝裕和在《小偷家族》中組織了毫無血緣關係的家庭,卻讓他們比原生家庭有更多的愛。(釆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是枝裕和在《小偷家族》中組織了毫無血緣關係的家庭,卻讓他們比原生家庭有更多的愛。(釆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我希望觀眾看完電影後,不是同情片中的角色,而是能看到他們這樣的生活。」是枝裕和在電影中組織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家庭,卻讓他們比原生家庭有更多的愛:「當觀眾希望這個家庭能繼續一起生活時,觀眾其實就變成了要審判他們的人,這樣講起來可能很殘酷,但這卻是我想追求的:讓觀眾看完電影後覺得有些難受。」

《小偷家族》6月8日在日本上映,連續3週票房奪冠,已吸引逾220萬名觀眾捧場。是枝裕和說:「我不太會從票房的角度去選角,因為不是找誰主演,就能保證電影賣座。電影賣座與否,沒有那麼單純,而且賣座也不是我的目的。」但截至目前為止,《小偷家族》全球已賣出逾140個地區的版權,是他執導生涯以來反應最佳且版權收入最高的作品,「這次從製作到發行都是自己統包,這種模式能創下好成績,就能樹立一個成功的典範。」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