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佩玲

從《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將當年14歲的柳樂優彌推上坎城影帝寶座開始,是枝裕和執導的每部電影中,「小孩」都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除了愛啟用毫無演戲經驗的童星、並現場才給台詞外,他亦坦承絕少畫分鏡表,就是不希望拍片時讓自己受限。

在是枝裕和新片《小偷家族》中,難能可貴地看到三代同堂的家庭。他表示,不知從何時開始,現今日本社會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及孩子,這樣三代人住在一起的情況已漸漸消失。「我還記得小時候看過的動畫片《海螺小姐》,一家三代住在一起和樂融融的樣子。在這電影裡的家庭是三代人住一起,但這是很特殊的家庭。在已經失去三代人住一起的形式下,有這樣一個假的家庭的存在,是我很想讓觀眾一起思考的關鍵問題。」

在《小偷家族》裡,城檜吏、佐佐木光結兩位童星的演技可圈可點,是枝裕和坦承每次選角都會盡量挑選演戲自然的孩子,拍戲時也不給他們看劇本。「這15年來,我一直在拍小孩子,我的方式是不給他們看劇本,到了現場,再告訴他們演什麼內容。比如說父親說什麼、小孩是什麼樣的反應、接著應該怎樣回答,每次都在現場跟他們直接講戲。」

拍攝超市偷竊場景時,因現場拍攝時間有限,是枝裕和特別畫下分鏡圖及拍攝動線圖。(是枝裕和提供)
拍攝超市偷竊場景時,因現場拍攝時間有限,是枝裕和特別畫下分鏡圖及拍攝動線圖。(是枝裕和提供)

雖然《小偷家族》中,父親帶著兩個孩子偷竊釣具的重要場面,是在沒有劇本及台詞的情況下,由是枝裕和直接動作指導城檜吏、佐佐木光結演出,但在拍攝電影開場Lily Franky帶著城檜吏在大型超市行竊的戲,他卻難得地畫下分鏡圖及拍攝動線圖。

是枝裕和透露,拍第一部劇情長片《幻之光》時,因為沒自信能好好導戲及與演員們溝通,所以事先畫好完整分鏡圖,連顏色都上好,將腦中的畫面全部搬到紙本上,一切都設想周到才到拍攝現場。但隨著經驗愈來愈豐富,愈來愈有自信,他幾乎已不畫分鏡圖。「但在超市的偷竊戲,因為場地商借時間有限,拍攝時間緊迫,為了向工作人員們說明必須拍完哪些鏡頭,所以畫下那場戲的分鏡圖,還有說明在狹小空間內如何移動鏡位的示意圖,才能與攝影師達成共識。」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