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伯達

美中貿易戰下,即便中國表明絕對不會開第一槍,並且等到最後一刻,但美國方面仍未見轉圜,最終貿易戰正式開打。由於貿易戰的訊息早已被市場消化,因此資本市場對這樣的結果反應平淡,但我們應該提防的是後續效應。

同一時間,在維也納舉行的伊朗核問題外長會議,中國外交部長表示將繼續遵守執行全面協議、反對有違《國際法》的單邊制裁。這正表明了對美國單方面制裁伊朗的做法投下了反對票,顯見中美之間的衝突可能擴散到貿易以外層面,這2大經濟體的摩擦可能進一步升溫。

 

貿易戰 恐加速經濟衰退

而與美國之間有貿易糾紛的還不只中國而已。在川普宣布全面對美國進口的鋼鋁課徵額外關稅後,已經有多個國家採行了報復措施,這樣的事件會不會進一步演變成全面性的貿易戰爭,是我們必須要關注的。

1930年的美國總統胡佛,簽署了《斯姆特-霍利關稅法》,將美國的進口關稅提升到歷史次高的水準,希望藉此來保護美國本土的產業。

這樣的做法,很快就遭到其他國家的貿易報復。該法案正式生效的前1個月,加拿大率先將美國輸往加拿大的16大類商品關稅大幅調升,接著加拿大尋求英國與法國的共同制裁,各國紛紛築起了關稅壁壘與進口配額等限制。世界貿易量從1929年的686億美元,一直下滑到1933年的242億美元,這就是著名的經濟大恐慌。

我並不認為這一次貿易戰會演變成當年的那種狀況,畢竟主要國家對當時大蕭條的成因有諸多研究,且也早已脫離了金本位的貨幣制度,但全球性的貨幣緊縮疊加貿易戰,確實很難讓人不聯想到當年的事件。

美國公債殖利率曲線已經來到了近11年最平坦的狀況,暗示著我們距離下一次的經濟衰退已經越來越近,而貿易戰的升溫將可能加速這個過程。台股雖然表現相對強勢,但在外資持續賣超之下,8大行庫近期買超撐盤意味濃厚,投資人仍應提高警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