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憶漩

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刺青需要「意義」需要「故事」,畢竟這一刺就是一輩子,就算去雷射也無法完全去除。於是有些客人選擇用刺青紀念逝去的摯愛。

但某次的刺青經驗讓李小巨開始思考,為什麼人們總要等到失去才想著要如何記憶?Sunny 的主人告訴我們,想做的事隨時都可以做。

Sunny 玉照。(李小巨提供)
Sunny 玉照。(李小巨提供)

「嘿、小巨,我想刺我家 Sunny!」

「蛤!Sunnny 掛了嗎?我記得妳前幾天還在 IG 上曬狗啊!」

遠在高雄的友人聯絡李小巨,劈頭就說:「要刺 Sunny!」讓小巨非常錯愕,Sunny 是這個朋友養的柴犬,活潑、討人喜歡,過去說要刺自家寵物的,通常是寵物離開了,小巨第一時間以為朋友痛失愛犬,驚訝地詢問狗狗怎麼了,朋友倒是一派輕鬆,解釋 Sunny 很健康,只是自己有了想把 Sunny 放在身上的想法,也很快就行動了。

Sunny 與主人呆萌的合照。(李小巨提供)
Sunny 與主人呆萌的合照。(李小巨提供)

這次的刺青工作讓小巨想了很多,人吶、為什麼總要等到失去摯愛的人事物才想著要做點什麼?同時他反省自己從未跳脫這樣的窠臼。Sunny 刺青提醒自己,當家人健在、珍惜的人事物都在身邊,這個當下沒有不去珍惜的道理。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