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08.08 22:37

20年爭戰與敵意順利化解!厄利垂亞與衣索比亞怎麼辦到的?

文|Martin Plaut 翻譯/查修傑 

本文已獲作者授權。原文〈Eritrea and Ethiopia have made peace. How it happened and what next〉刊載於 The Conversation ,作者Martin Plaut為國協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衣索比亞總理阿比伊(Abiy Ahmed)7月初造訪鄰國厄立垂亞,受到厄國總統伊薩亞斯的親自迎接。厄國首都阿斯馬拉平日寧靜的街道上擠滿了歡欣鼓舞的群眾,在阿邁德的座車駛過時載歌載舞。幾乎沒有人能夠預料到延燒了20年的爭戰與敵意,竟能在如此短時間內順利化解。

會談後,雙方領袖簽署一份宣言,正式畫下多年紛爭的句點,恢復兩國外交關係與正常往來。

回顧此一歷史性發展,雙方破冰的最早徵象出現在6月4日。當時阿邁德宣布他接受國際委員會對於兩國爭議邊界的調查結果。衣厄之間武裝對抗20年的源頭,就是1998-2000年爆發邊界紛爭後,衣索比亞拒絕接受國際委員會裁決。阿邁德做出這項宣布,等於去除了兩國關係修好的最大障礙。

如今,衣索比亞和厄利垂亞正式握手言和,來往兩國首都的航班將恢復營運,衣國可以把貨物送往厄利垂亞港口──衣國對外航運的天然出口,外交聯繫也將重新展開。

但最重要的一件事,恐怕是兩國邊界將從此劃定。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因為邊界居民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家一夕間被劃入另一個國家範圍,勢必引起各類民怨,需要雙方朝野展現彈性與同理心。

對厄利垂亞而言,關係修好將帶來許多好處,除了為衣索比亞出口貨品可賺取港埠營收,兩國邊界存量豐富的鉀鹼礦開採,也將帶來可觀的礦產收入。

對衣索比亞來說,叛軍對阿迪斯阿貝巴的騷擾可望停歇,因為過去暗助叛軍的厄國政府將不再提供叛軍奧援。而為了投桃報李,衣索比亞勢必會促請聯合國停止對厄利垂亞的貿易制裁。

這樣的外交進展並非一蹴可及,各方運作已經持續了好幾個月。

穿梭折衝

最初在檯面下積極奔走的,是宗教團體。去年9月全球基督教協進會派遣一組代表,前往兩國了解雙方立場。美國國務院的非洲事務助理國務卿山本唐納──華府最有經驗的非洲事務外交官之一──扮演了重要角色。

消息來源指出,山本唐納在華府召開會談,邀請雙方派員與會。據說厄利垂亞外交部長奧斯曼‧薩雷親自出席,厄國總統伊薩亞斯的長年顧問葉曼‧蓋貝利博也參與談判。消息指出雙方代表都和衣索比亞前總理哈勒瑪利恩·戴沙略見了面,為協議打下基礎。山本唐納在4月間分別前往厄利垂亞和衣索比亞進行密談。

雖然這些磋商幾乎沒有發表任何成果,但據說會談讓雙方立場持續靠攏。

然而,要讓兩個長年宿敵盡棄前嫌,光靠美國的外交實力仍然不夠。

厄利垂亞的阿拉伯盟友此時發揮了關鍵作用。就在山本唐納到訪後不久,伊薩亞斯總統飛往沙烏地阿拉伯進行拜會。另一方面,衣索比亞總理阿比伊則是請求沙烏地王儲直接致電伊薩亞斯,促成雙方直接對話。雖然後來伊薩亞斯婉拒,但阿比伊仍對「此事在沙國與美國協助下可望圓滿化解」充滿信心。

結果也一如他所願。但在那之前,另一個國家也發揮了重要影響力: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伊薩亞斯7月初造訪了酋長國,據說對方承諾給予大筆金援,協助厄國推展經濟和基礎建設。

最後,在幕後默默運作的,還有一直鼓勵雙方化解歧見的聯合國與非洲聯盟。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歐‧古特瑞斯9日飛往阿迪斯阿貝巴,在衣厄發表聯合宣言之後立刻與雙方會晤。會後他對媒體表示,那些針對厄利垂亞的制裁應該很快就能解除,因為制裁理由已經不存在。

國際社會攜手促成這項大和解,平息一樁難解的區域紛爭,少見的合作無間,令外界印象深刻。

風險與紅利

對伊薩亞斯來說,此一新發展也帶來了一些風險。戰火平息代表他將無法再以國家安全為藉口,限縮人民的自由。如果那些原本不知何時才能退伍的數萬士兵,現在突然獲准返鄉,國家能否提供足夠的工作機會給他們?另外,厄利垂亞是否應儘速制憲、舉辦自由選舉,催生獨立的媒體和司法機制?目前牢裡仍關著許多未受審判的政治犯,是不是該立即釋放?

對衣索比亞來說,和平的紅利在於北方邊界恢復平靜,還多了一個出海的管道。分處兩國境內的家人終於可以團聚,數百年來並肩生活的族群和宗教習俗,也可望回到常軌。

不過,提格雷黨,也就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也因為衣厄和解而遭到了邊緣化。在阿比伊2月出任衣索比亞總理前,提格雷黨原是衣國最大政黨,1998-2000年的邊界戰爭就是因為該黨和厄利垂亞當局互嗆而點燃戰火。

厄利垂亞當局對提格雷黨的式微,顯得幸災樂禍。「從這一刻起,TPLF的政治生命已結束,」厄國政府一個半官方網站宣稱。該網站痛斥提格雷黨是「靈魂困在地獄裡」的殭屍政黨,洋洋得意的口吻在雙方仍在修補關係的此刻,委實欠當。事實上,提格雷黨仍是衣國主要政黨之一,有能力阻撓才剛簽下的和平協議。

這些都只是未來挑戰的一部份。在千頭萬緒的媾和過程中,誰也無法保證不會出錯,在兩國關係全面正常化之前,仍有許多障礙必須排除。不過,只要有心求和,這些問題都可以設法解決,走向和平昌盛的新時代,造福整個區域人民。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