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永鍇    攝影|攝影組

很多人都想問妳:「妳那麼有才華,怎麼就這樣走了?」

我只想對妳說:「這些年辛苦妳了,我們會記得妳。」

2018年8月5日,香港女歌手盧凱彤傳出墜樓身亡的消息,這2年她拿下金曲獎最佳作曲人、宣佈跟余靜萍結婚,看起來事業、生活都圓滿,卻在這時候,32歲的年輕生命就此結束,除了不捨、還有錯愕跟惋惜。

盧凱彤2014年時因為準備演唱會壓力過大,罹患了躁鬱症跟人群恐懼症,近1年的時間沒有收入、關在自己的世界,靠著治療跟毅力、1個人花了1年的時間才走出來,重返歌壇的時候她侃侃而談自己的病史,但其實躁鬱症「獲得控制」並不是「完全康復」,她的心裡還是有顆不定時炸彈會隨時引爆。

今年農曆年時盧凱彤帶著太太余靜萍回高雄老家過節,曾跟台灣友人聯絡,透露自己仍持續吃抗躁鬱的藥物控制病情,原來她在鏡頭前、人群面前露出笑容,轉身回到自己的世界,即使有太太陪伴在旁,躁鬱症、甚至服藥後引發的憂鬱症負作用仍如影隨形。

我印象裡面的盧凱彤永遠都是笑的,2011年她來台灣發行首張個人專輯《掀起》,雖然在香港已經因為女子組合at17小有知名度,但對台灣而言她就是個全新的新人,當年她小小的個子、短短的妹妹頭,來宣傳時都借住在當時還是朋友的余靜萍遠在新店山區家中。

為了節省宣傳專輯的預算,盧凱彤化妝、髮型全都自己來,不管通告時間多早,出現時她總是已經把自己打理好,身上背著把吉他、手上提著顆沉重的喇叭,就這樣跑遍媒體訪問跟校園演出,不要求吃得好、不要求一定要睡飽,也不用特別照顧,因為在香港當歌手的幾年時間,她早就熟悉媒體、熟悉演出。

「大家好,我是盧凱彤。」是她學的第一句台語,不管是跑了100多場的校園演出,還是在女巫店、Legacy舉辦演唱會,盧凱彤都會用吉他彈出簡單的旋律、加上這句問候的台語拉近距離,不管每天要多早起、多晚收工,盧凱彤的臉上永遠都是笑嘻嘻的,那個笑容,到去年金曲獎時還在,只是多了點成熟跟沉穩。

也許16歲就從香港歌壇出道,對當時年紀輕輕的盧凱彤而言是給她一個完成音樂夢想的機會、但也必須面對那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十幾年下來,盧凱彤寫了不少歌、成了獨立音樂歌手、幫陳奕迅跟鄭秀文等巨星擔任樂手,加上恩師黃耀明及何韻詩的全力支持,得了金曲獎之後,盧凱彤曾經跟朋友透露音樂上想不到怎麼突破,還被友人開導:「我們喜歡的就是你現在的作品,好好的唱、好好地寫你想寫的就好。」但音樂的難關能過,生命的課題卻過不了。

當盧凱彤躁鬱症發作時,她在身上劃下一條條的傷痕,病況好轉後,她請刺青師用她的傷痕去刺下線條圖騰,只為了不要忘記當時那個痛徹心扉的過程、不要忘記自己曾經走過那段絕望的日子,今天盧凱彤走了,傷痛留給在世的人,但不要忘記,當時的她,親人、朋友都不在身邊,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氣跟多深的絕望,才會讓她決定就這樣離開這麼多愛她的人,不只是盧凱彤,我們身邊的很多人,都需要多一點點的陪伴跟關心。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