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8.08.21 20:59

【解密色情直播】直播分黃綠 黃播經濟年產值逾百億

文|林慶祥    攝影|賴智揚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黃播有一對多、一對一,想要看脫衣,得花費每分鐘25元到50元。
黃播有一對多、一對一,想要看脫衣,得花費每分鐘25元到50元。

直播產業正夯,「17直播」平台更搶往美國上市,但鮮少人知道,直播有分成情色、裸露的「黃播」與靠顏值、才藝的「綠播」;2種直播收費、獲利模式不同,黃播分秒都是錢,一對一裸露、猥褻互動,更高達每分鐘25元到50元;事實上,這2年直播產業在兩岸蔚為潮流,隱藏在地下的黃播,市場更為驚人,光在台灣,每年就有百億元以上的營收。

業界人士指出,「娛樂直播」有所謂的「黃播」「綠播」之分,目前眾多擁有高顏值 、才藝,或是走諧星路線,善於與粉絲互動,走紅的娛樂主播,皆是所謂的「綠播」;相反的,靠著敢脫、甚至表演春宮秀,專做地下色情視訊直播的女生就是「黃播」。

「黃播妹」抵不過現實壓力,為了達到業績,最後選擇脫衣直播賺錢。
「黃播妹」抵不過現實壓力,為了達到業績,最後選擇脫衣直播賺錢。

裸露的黃播,畢竟是違法行業,直播業者也不全都是這樣,還是有業者希望用正當手法經營直播,但卻困難重重,目前許多黃播業者,都是在綠播業內撐不下去才轉行搞裸露黃播。

經營「綠播」經紀公司的「大軍」(化名)告訴記者,台灣「黃播」有數大平台:後宮、UT、MM、383、SHOW LIVE,加上大大小小的經紀公司,創造的產值,一年約新台幣百億元,相當好賺;大軍說,台灣的黃播經紀業者,不少出自他旗下,這些人原本也是看好娛樂直播市場,想好好經營「綠播」,但撐不下去,受不了誘惑,就淪入黃播的行列。

黃播經紀公司臉書以跑車、鈔票炫富等方式招攬小姐脫衣直播。(翻攝自黃播公司臉書)
黃播經紀公司臉書以跑車、鈔票炫富等方式招攬小姐脫衣直播。(翻攝自黃播公司臉書)

因為,黃播與綠播的獲利模式、拆帳方式都不同,「黃播」分分秒秒都是錢,平台抽成之後,主播頂多只得30%~35%,至少1/3至一半的利潤會落入經紀公司口袋中。

「綠播」則不然,任何人都可以上線免費觀賞,必須有粉絲打賞、刷禮物才有收入,而且主播抽成35%~50%,平台也抽3、4成,經紀公司頂多得到1、2成,賺來的錢又得培訓主播,而黃播公司就靠美眉脫衣服,根本不需要訓練,且綠播平台會跟經紀公司搶主播,如果口袋不夠深就撐不下去。

綠播平台種類多,路線也多有不同,17直播重視的大多為高顏值、身材好的主播。(翻攝畫面)
綠播平台種類多,路線也多有不同,17直播重視的大多為高顏值、身材好的主播。(翻攝畫面)

大軍說,所謂的「黃播」,其實就是0204的「視訊網路版」,早年因為第3方支付不方便,所以情色業者僱請女子以電話一對一、淫聲浪語挑逗男客的方式,透過與電信公司拆帳,收取昂貴的話費牟利;網路視訊興起之後,情色業者開始將0204轉變成視訊版,但當時還是會員制,規模小,並無伺服器設在大陸的專業直播平台,換句話說,「黃播」的歷史比「綠播」更早,直到直播興起,更多綠播人才投入黃播行列,平台、經紀公司均具備,才使得黃播大行其道。

藝人黃立成創辦的17直播是台灣最大的綠播平台之一。
藝人黃立成創辦的17直播是台灣最大的綠播平台之一。

台灣人第一批在大陸做「綠播」做到「紅火」的小米告訴記者:「經營直播平台是動輒3、5億資本的大生意,像「17直播」走的是「辣妹路線」,妳要高顏值才能在「17」生存;而「浪LIVE」則不同,這家公司比較重視才藝,會唱跳舞,或說唱搞笑都可以「吸粉」賺到錢;至於「ME ME」則長期經營鐵粉,該公司的主播很勤於與粉絲互動,會搞得像朋友親人般的溫馨路線。

當過黃播妹的小蓮說,不會提出色情要求的戀愛客難得,反而是變態客太多,所以她退出黃播行業。
當過黃播妹的小蓮說,不會提出色情要求的戀愛客難得,反而是變態客太多,所以她退出黃播行業。

小米說:「綠播其實是販賣一種「曖昧經濟」,所以綠播的主播會有Line粉絲群組,跟粉絲互動、抒發心情,妳做直播的時候,才有人上線刷禮物,不過博感情有時候也會遊走在邊緣上,例如就有綠播的主播,在鐵粉刷了5千、1萬元之後,願意陪客人吃飯,接下來呢?小米說,沒人知道會不會做出援交的事。

更新時間|2018.11.06 08:3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