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健偉

預計在本週上映的科幻動作片《終極戰士:掠奪者》,爆發了電影公司最不想看到的風波,女主角奧莉薇亞穆恩槓上了導演沙恩布萊克,因為沙恩雇用了一名有性侵前科的演員。儘管電影公司緊急刪除了相關的戲份、也向她道歉,奧莉薇亞穆恩卻發現仗義執言的下場並不好受,在宣傳時成為大家都遠離的對象。

事情起源於導演沙恩布萊克(Shane Black)雇用了演員史提芬魏爾德斯特瑞格(Steven Wilder Striegel),在《終極戰士:掠奪者》(The Predator)與女星奧莉薇亞穆恩(Olivia Munn)片中有對手戲,但直到今年8月,才有人跟奧莉薇亞爆料,其實史提芬有性侵前科,受害者是一名14歲的女孩。儘管當年史提芬否認指控,但最後被判服刑6個月,罪名是透過網路企圖引誘未成年人士發生關係。奧莉薇亞知道後,向電影公司告知此一訊息,經過調查後決定刪除有關的戲份,表示受限於保護隱私權的法律條文規定,很難在雇用時對演員的背景做調查。

然而爭議的是,沙恩布萊克一直跟史提芬魏爾德斯特瑞格保持友誼,從沙恩執導的《鋼鐵人3》、《假會徵信社》都先後雇用了史提芬,兩人的交情超過了14年。在《洛杉磯時報》報導了這件風波後,沙恩才向記者說明,解釋他的出發點只是站在幫助朋友的立場。但是奧莉薇亞穆恩並不滿意,表示沙恩向演員、工作同仁隱瞞了史提芬的前科,讓她覺得非常吃驚。畢竟演員公會有明文規定,電影製片有義務維持法律所規定的安全工作環境。最後沙恩布萊克發表道歉聲明,「我很失望從過去到現在,當我讓史提芬魏爾德斯特瑞格出現在工作場合時,沒有讓大家知道可以充分判斷的足夠資訊。」

波伊德霍布魯克(左起)、基根麥可奇、奧莉薇亞穆恩、奧古斯托阿奎萊拉、傑克布希、崔范坦羅德,一起在《終極戰士:掠奪者》多倫多影展首映合影,但私下卻被傳有意無意跟奧莉薇亞畫清界線。(東方IC)
波伊德霍布魯克(左起)、基根麥可奇、奧莉薇亞穆恩、奧古斯托阿奎萊拉、傑克布希、崔范坦羅德,一起在《終極戰士:掠奪者》多倫多影展首映合影,但私下卻被傳有意無意跟奧莉薇亞畫清界線。(東方IC)

不過風波並沒有平息,在導演發表道歉聲明當晚,《終極戰士:掠奪者》選擇在多倫多影展(TIFF)進行「午夜瘋狂」單元首映,沙恩布萊克跳過了紅毯訪問,但演員按照既定行程進行宣傳訪問。奧莉薇亞穆恩在事前告訴其他的演員,針對這次事件,大家可以發表自己的看法沒關係,結果宣傳時大家都沒有談到此一話題,只有她一個人回答媒體的詢問。在首映一開始時,她說看到波伊德霍布魯克(Boyd Holbrook)、基根麥可奇(Keegan-Michael Key)等演員都站起來給導演沙恩大力鼓掌,「我一整天都沒聽到大家談論這件事,並不是說鼓掌不恰當,而是在這節骨眼上,私底下沒有任何人問過我:『妳還好嗎?』感覺真的很差。」她更進一步直言,影壇不是說好要一起抵制性騷擾嗎,「人人都願意配戴『時候到了』(Time's UP)胸章,但沒人想做任何事。」

《洛杉磯時報》公布了在多倫多影展的錄影訪問,明明奧莉薇亞穆恩跟另外兩位演員崔范坦羅德(Trevante Rhodes)、奧古斯托阿奎萊拉(Augusto Aguilera)一起受訪,但只有她對這件事情侃侃而談。奧莉薇亞穆恩說不接受導演沙恩的道歉,因為道歉應該是私下的,「不是這種我跟別人一起看報才知道的。」她對於沙恩怎麼力挺朋友則回應,「就我自己所累積的小小名氣,我並不想跟有這種前科的人分享。如果沙恩想跟別人分享,那是他的事,但我應該有保留的權利才是。」崔范坦羅德說這不會讓他對沙恩個人失望,但對這樣的情勢失望。奧古斯托則說聽到這件事,並不會想到導演,而是想到「只有她挺身而出。」奧莉薇亞則說,就算給她一億美金,也不能讓她封口,「金錢無法換取我的沉默。」

在結束了多倫多影展的宣傳後,奧莉薇亞穆恩坦承感覺被孤立了,好像該去坐牢的人是自己才對。「感謝老天,還有社交媒體存在,讓粉絲與新聞媒體證明我是對的。」她也解釋為何對這件事如此堅持,因為《終極戰士:掠奪者》拍攝現場還有童星雅各特倫布雷,某種程度也該替當年性侵案的14歲女孩伸張正義。至於被她點名的男星,也跟進發表聲明,基根麥可奇表示從未拒絕與奧莉薇亞一起受訪,在影展的受訪行程早就排定,也已私下向奧利維亞致意。波伊德霍布魯克則在Instagram發言,表示從未把發生過的事當成耳邊風,也替奧利維亞的舉動感到欽佩,同時也替自己遲來的聲明表達歉意。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