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政勳    攝影|賴智揚    影音|李文顥

「不細緻,不專業,不可愛,不用付費繪圖軟體,不定期更新粉絲團,時候到了,自然會出新的一代。」這是貼圖畫家Kimi的創作理念,他筆下的線條極其簡陋,曾被以「騙錢」「把認真畫圖的人當白痴」等言語嘲諷,卻靠「白爛到骨子裡」的角色個性大賣數十萬套,堪稱台灣極簡風醜怪貼圖的濫觴。

畫畫如同歌唱,愈平淡的歌愈難表現。如何用簡單的筆畫傳達極致的喜怒哀樂,是表面下的深度,也是旁人難以理解的背後。

「一切是無心插柳柳橙汁。」32歲的Kimi談起創作「白色的玩意」的源由,說了個冷梗。他接著說,「剛開始只是想畫貼圖給自己用,如果又畫得很爛,在群組貼給朋友看,那種感覺一定很爽。」

Kimi完全不會畫畫,「那就愈簡單愈好,基本上要有頭有身體,可是就不想畫四肢嘛,有點像晴天娃娃那樣,『小白』就這樣誕生了。」但他第一代貼圖賣得奇差無比,一個月銷量十根手指算得出來,不是朋友捧場就是自己強迫推銷,送貼圖給認識的人。「但我就是繼續畫,第二代貼圖可能比較實用的關係,竟然開始有不認識的人買我的貼圖。」自娛娛人的初心開啟他的貼圖畫家旅程,三年來已經出到第17代,更屢屢擠進原創貼圖熱門榜前十名。

「白色的玩意」擁有不少粉絲,是貼圖排行榜的常客,但也有人不以為然。(翻攝自LINE)
「白色的玩意」擁有不少粉絲,是貼圖排行榜的常客,但也有人不以為然。(翻攝自LINE)

佛系插畫家 爽了才作畫

一年多前他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銷售量累積突破20萬套,我問他如今賣了多少?他迂迴地說:「我後來沒有再看銷售數字,錢準時有進來就好了。」不看數字也有原因,不管是銷售數字或粉絲團數字,「看數字會給自己壓力,在壓力下做的決定或做的創作可能不是你本質上想做的,那我寧可不畫。等到哪天舒服了,我爽了,我才畫。」

因此他自稱佛系插畫家,名言是:「不細緻,不專業,不可愛,不用付費繪圖軟體,不定期更新粉絲團,時候到了,自然會出新的一代。」堅持只用小畫家創作的他,自嘲自己是「土炮」,用滑鼠土法煉鋼,「我字很醜,用滑鼠寫更醜,但這麼醜的圖就是要配這麼醜的字。」他把小畫家練到爐火純青,修圖、合成都難不倒,「如果有出小畫家證照,我一定可以考得到。」這也造就他獨樹一幟的貼圖風格,開啟台灣極簡風醜怪貼圖的濫觴,「我不敢說自己是一個品牌,但是當大家想到這種類型貼圖的時候,他們多多少少會想到我。」

Kimi認為,用愈少的筆畫表現出一個情緒,其實不是容易的事。
Kimi認為,用愈少的筆畫表現出一個情緒,其實不是容易的事。

而乍看上不了檯面、簡陋的貼圖,曾有網友嘲諷「騙錢」「這我小孩也會畫」,他坦承自己的貼圖技術含金量低,但看似簡單的東西不一定容易呈現,「對於會畫畫的人,愈複雜的東西發揮的空間相對大,他們可以用比較有技巧的方式去把表情或細微的情緒畫出來;可是我就只是一個線條而已,但同樣也要表達出一樣的情緒,你說簡單嗎?」

他舉例,「寫書法其實最難寫的是筆畫最少的。」如何在最小的發揮空間裡盡量做到滿分,簡單還是有其學問在。但也因為有一些批評的聲音,讓他從不主動提及自己是「白色的玩意」的作者,「有人會不以為然,所以我不需要太張揚。」

我們請他用小畫家示範畫圖,當線條與角色的靈魂不夠契合、不夠到位,他馬上反覆塗改,「我可以因為一個眼珠子的位置,高一點低一點、大一點小一點,或是手要怎麼擺,改到幾十次。」但熟悉小畫家後,「愈畫愈好看」竟成為他創作上的困擾,「一開始用滑鼠畫很抖,可是後來愈來愈習慣,滑鼠畫起來也很圓滑,但我就是希望它更醜一點,似乎有點回不去了。」

「白色的玩意」改變他一段時間的人生,除了口袋滿足,還有心靈上的滿足,「有些人有錢但心裡不開心呀,我心裡有開心。」他說:「這一切可能從我決定要成為一個這麼白爛的人開始,才有今天的收穫。」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