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政勳    攝影|賴智揚    影音|李文顥

分析「白色的玩意」貼圖能夠熱賣數十萬套的原因,若簡陋的線條是外在特色,那支撐內在的靈魂就是:白爛。Kimi坦承,「白色的玩意」就是他的化身,又賤又壞,堪稱人與貼圖的完美結合。

「100個人裡面大概只有10到20個人喜歡我的貼圖,但他們都很死忠,是那種嘴巴很賤、很白目,卻讓你笑哈哈的人。」Kimi認為,「我的貼圖反映的就是自己,有些人會畫一些很白爛的貼圖,但他本性不是如此,只是去迎合那個市場,所以他的圖沒有辦法白爛到骨子裡。但我就是那種人,愈嗆、愈讓人家覺得不開心我覺得愈爽,所以我創作出來的圖就符合他們的口味。」

他的白爛大概可以從訪談觀察出來,例如談到他曾經婉拒不適合「白色的玩意」的週邊商品合作,讓奧斯卡影帝躺著也中槍,「不能像尼可拉斯凱吉一樣,為了賺錢什麼片都拍,我覺得要維持它的品質。」又或者是被問到貼圖愈出愈多,會不會有沒梗的時候?「這是必然的呀,就像周杰倫,寫來寫去都......」言盡於此,卻一針見血,讓人又好氣又好笑。

白爛在他口中彷彿成為一堂學術課程。「基本上跟好朋友講的第一句話就是在靠北啦。」是以髒話開場嗎?「嘴人不全然是髒話,要很酸。」例如有同事平常特別愛遲到,今天突然早到,「我可能就會跟他說『哇塞,昨晚沒睡覺呀,今天這麼早?』」又或者有人穿得特別漂亮,「唉呦,下班要去相親喔?穿那麼美。」但他也說,白爛之餘還是要會看眼色,看起來心情不好的人就不會下手,「怎麼嘴到恰到好處,不太過又不太少,這是藝術,我就是把它體現在貼圖上。」

「白色的玩意」內在精髓是白爛,Kimi認為,作者一定要夠賤,才能創作出真正賤的貼圖。(圖:翻攝自LINE)
「白色的玩意」內在精髓是白爛,Kimi認為,作者一定要夠賤,才能創作出真正賤的貼圖。(圖:翻攝自LINE)

胸無大志 父母影響務實性格

如此白爛之人,兒時竟是缺乏自信的人。探其根源,竟跟東方傳統父母的謙遜客套有關,「小時候只要有人誇我帥,我爸媽就會說『哪有,醜死了。』導致以前我真的覺得我很醜,因為父母講什麼小孩都信。」一直到國中交了朋友,「他們會誇獎我,我的自信心才漸漸建立起來。」

他不擅讀書,高職沒辦法畢業,「我就找一個不用畢業證書的爛學校去讀,混個大學學歷。」從小到大老師對他的評語是「頭腦很好,但不認真。」大學就讀餐飲,畢業前做過飯店實習生,退伍後卻對這條路沒興趣,整整一年找不到工作,「當時還要跟父母拿錢,真的很丟臉。」那是他人生的低潮時刻。

他後來尋找一些門檻不高的工作,包括在工地做工,如今在資訊公司的機房做了六年的監控工作。父母都在公家單位待過,也造就孩子的務實,他自認胸無大志,「我不喜歡變動,一個人一輩子安安穩穩做一份工作就好。」因此即使辭掉工作,只靠賣貼圖的錢也能生活,但他卻不願這麼做,「誰知道LINE什麼時候消失?你要先有基礎,再來談夢想。」

務實與白爛並不衝突,Kimi自稱「蛇嘴佛心」。
務實與白爛並不衝突,Kimi自稱「蛇嘴佛心」。

而父母也曾對他有過世俗的期許,但他自嘲:「這種期待,在國中大概就知道會不會幻滅了。」「人還是要現實點,國中就這樣子了,你還期待他讀台大?」因此父母後來不要求他飛黃騰達,「好好活著就好。」他笑說,「我既然達不到最上面,那就安分守己,至少餓不死,不要造成他們的困擾。」

我問,如今貼圖讓你名利雙收,父母可有為你驕傲?「沒有,他們都很傳統,從來沒有表現過,不過我爸有一天忽然叫我送他貼圖......」你送了?「送了,但你能想像一個都在貼『早安你好』的群組,竟然出現我的貼圖?裡面的老人家會生氣吧。我想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怎麼使用,一張都貼不出去。」他笑著叨念父親,好一會兒才停。

原來,這個家不只父母愛得內斂,兒子也是。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