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10.08 09:46

【蘭蘭夫人會客室】何潤東的大叔天堂(上) 華麗鍍金前曾碎成片片

文|王雅蘭    攝影|何姵嬅 蕭志傑

何潤東自編自導自演又製作的《翻牆的記憶》,奪下第53屆金鐘獎戲劇節目導演獎,之前拍戲的辛苦與收視率數字的壓力,都在鍍金後化作滴滴甘露,導演工作似乎也成了他歌手、演員身分之外的另一種華麗轉型!?但其實不是,何潤東說:「導演,是我的一種純粹!」

何潤東出道至今一直都是滿滿正能量的藝人代表,他和經紀團隊或媒體相處都給人重情重義,一種傳統美好的印象。紅了20年的何潤東步入婚姻後,話題漸少之際,沒料到一部《那年花開月正圓》與他本人非常接近的暖男角色,讓他大受歡迎、再度翻紅。

當大家都為何潤東再度翻紅而興奮,是時候再創事業高峰吧?但何潤東本人卻顯得疲累與冷靜,因為那個當下,他正全心投入《翻牆的記憶》。這部戲讓大家看到何潤東內心暗黑世界,他放進在加拿大求學的己身被霸凌經驗與社會關懷,加上當導演的十年準備工夫,處女作鍍金絕非僥倖。

當導演這件事,何潤東默默學了十年,無奈收視太差,讓他反覆質疑自己相信這麼多年的東西, 一下就被打碎了。
當導演這件事,何潤東默默學了十年,無奈收視太差,讓他反覆質疑自己相信這麼多年的東西, 一下就被打碎了。

何潤東回憶去加拿大讀高中那幾年很自閉,有次去同學家參加party,看到同學們親來親去,還有人拿真槍出來炫耀,他嚇到整個人縮起來,也更內向了,可能因為過於壓抑,後來甚至出現幻聽現象。成長期的壓抑,讓他從藝術方面找尋出口,後來在大學主修美術,也會自己建構世界,滿足現實生活的空虛。

當導演這件事,何潤東默默學了十年,他不喜歡人家說他圓了導演夢,因為他是要好好走這條路,「我在乎的不是何潤東導演這個名牌,而是後面幾十年我可以做到什麼?」他婉拒大陸金主捧重金請他導的ip,因為人生第一部戲只有一次,要拍有意義的東西,而不是操作商業上認可、但並非他喜歡的作品。

但是《翻牆的記憶》播出後,收視率太低令他沮喪,他難受、憂鬱到了極點,反覆質疑為什麼?「我以為用心的作品大家一定喜歡!」相信這麼多年的東西, 一下就被打碎了。內心糾結,最喜歡的籃球也無法排解,去旅遊也沒用,什麼都提不起興趣。

何潤東在娛樂圈多年依舊保有本色,應該和他遇到問題喜歡反覆思考的自癒能力有關吧?在拍戲叫好與叫座、給觀眾需要與想要中千百次衡量,最後心中落槌,不再糾結---導演是最愛,為守護這方淨土,以後養家收入就靠演戲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