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樹寬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南韓仁川舉行大會,星期一(10/8)公布的報告中提出了「最後的警報」,宣告全球變暖攝氏1.5度的危機已時不我待,人類必須在短期間裡做出明快行動,遲了將產生不可逆的生態巨變。

在各國專家研擬如何裁減碳排量的同時,《衛報》的報導指出,有一個少為人注意的協議,可能是讓暖化減少攝氏0.5度的關鍵。

自明年初開始,一項對全球氣候變遷有重大影響的新公約即將生效,可望減少有害溫室氣體排放,或許可以稍稍緩解IPCC關於未來地球環境的險峻預測。

2016年10月15日在盧安達的首都吉佳利,針對蒙特婁議定書所增列的「吉佳利修正案」(Kigali Amendment),將於明年1月1日正式生效。這個當初少人關注的條約既無關巴黎氣候協議、也無關自1992年延宕至今的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或是持續增加的能源產業廢氣排放。

這項修正案所規範的,是要大幅降低氫氟烴(hydrofluorocarbons,通稱HFCs)的排放。它主要用於冰箱和冷氣的冷媒,和噴霧罐的推進氣體。這類氣體的排放是造成地球臭氧層破洞的元凶。

HFCs是「短期氣候汙染物」(short-lived climate pollutants,通稱SLCP)的主要來源之一。這些人類活動所產生的化學物質排放到大氣導致了地球的暖化。目前,減緩氣候變遷的努力多半把焦點放在二氧化碳這個最主要的溫室氣體,相對之下,其他物質多半未受到應有重視。

專家估算,減少「短期氣候物染物」可以減低全球暖化最多達攝氏0.5度。這或許無法改變因為持續燃燒石化燃料導致氣候變遷的最惡劣情況,但是至少它可以幫人類多爭取一點時間,讓碳排放得到更好的控制。

擔任「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氣溫上升攝氏1.5度暖化效應報告審稿人柴爾克(Durwood Zaelke)在《衛報》訪問中說:

在我們對暖化失去控制前這十五到二十年窗口期間,減緩近期反饋〔它可能驅動氣候變遷超過臨界點]唯一的方法是削減SLCP,它在本世紀中期能減緩暖化的程度,遠比削減二氧化碳能減緩的程度要多得多。事實上,[它們可提供的]是[減碳的]二到六倍 。

柴爾克也說,如今IPCC也開始認知到它們的重要性:

這是IPCC第一次認知到,削減超級污染物──黑碳、甲烷、HFCs ──是維護氣候安全的基本關鍵。在我們為能源系統「除碳」並了解如何從大氣中移除必須移除碳量的同時,削減這些汙染物是減緩暖化最快的方法。

二氧化碳在大氣中可能存留一個世紀;相較之下,多數SLCP在大氣中分解的速度要比二氧化碳快上許多。不過,它們的存在對環境衝擊更大。一些HFCs造成全球暖化的效果比二氧化碳高出11000倍。

柴爾克說,在吉佳利修正案中,規定在2050年之前相當於900億噸二氧化碳的量,「可能是為了維持暖化低於攝氏2度,並朝向更安全的1.5度目標邁進,所做出的單一、最重大的貢獻」。

IPCC警告全球溫度較工業革命前升高攝氏1.5度將帶來生態巨變。

在IPCC報告公布之前,世界資源研究院(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一份最新報告也堤到,降低SLCP在對抗氣候變遷上應該得到更多的重視。報告中說,「在短期內採取明快果決的行動來減少SLCP排放量」,是將暖化升高溫度控制在攝氏1.5度以下的關鍵。

柴爾克說:「氣候衝擊的大野狼已經在門口,反擊的時間很有限。蒙特婁議定書三十年來的成功應該吉莉我們採取更有力的行動,並且利用更多量身打造的協議,在產業全面參與下,對特定產業的排放物做針對性的處理。」

參考資料:Guardian, New Yorker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