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映君

福島核災發生至今已過7年。災區雖然仍帶有傷跡,但也正隨時間慢慢痊癒,當地居民並不樂見故鄉福島仍被視為核汙染危險地帶,並為改變世人的印象努力著。

福島核災慘劇留下的傷痕至今仍未痊癒。已成廢墟的房屋骨架,殘留在被海嘯襲擊、一片荒蕪的田野中。2011年3月11日午後發生的東日本大地震,在日本東北三縣造成1萬8,000人罹難、失蹤,其中福島縣占了1,600人。

對於世人執拗地反覆將家鄉和核災連在一起的負面風評,福島居民感到很憤慨,甚至還有「短時間造訪福島也有危險」這種傳聞。但其中,也有人致力於向世界傳達「福島人正常地過生活」,希望吸引觀光客來訪。

福島縣政府職員的佐佐木先生,在為少量旅客提供行程的「福島真實風貌」(Real Fukushima)旅行團中擔任導遊。該縣還有其他組織也提供這類旅遊。佐佐木先生說,他討厭福島居民被認為住在悽慘的地方,他說,「因為是福島,就一定危險」這種想法完全錯誤。

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的學生參加了該旅行團。明年,丹麥的高中生團也會參加。而努力改變福島印象的居民們,在今年夏天,面對了最大的試煉:Netflix上,紐西蘭記者David Farrier的節目《黑色旅人》(Dark Tourist)以福島作為題材拍攝。

節目中,造訪福島的主持人Farrier與數名外籍觀光客周遊核災地區,像是凝視一般看著放射線測量器。當量出了高輻射劑量,他們顯然有所動搖。一行人嫌惡地在當地的餐廳吃飯,Farrier擔心自己吃的東西有沒有受到汙染,殊不知福島產食品的放射劑量遠低於歐盟與美國標準。

同為Real Fukushima導遊,並在南相馬市經營民宿的平先生指出,「黑色旅人」誇張了輻射線的危險,執拗地描繪這個地帶的負面印象。節目給人「此處沒有希望」的印象,但「這裡是有希望的!」,平先生這麼訴說。

朝著街道和村莊望去,可見市民的生活已回歸正軌。

這裡在地震前,素以農、海產而聞名。福島第一核電廠北部40公里遠的海岸,在今年夏天,七年來首度開放海水浴場,田園恢復了生機,漁業重新啟動,荒地上也建造了太陽能發電廠,不過由於大規模除染作業的關係,發電廠腹地內放置了長達16公尺、內裝有污染土的袋子,故規模比預定的來得小。

2020年東京奧運的棒球、壘球比賽將會在福島市舉行。而受地震影響停止營業的足球練習中心「J Village」也重新開張。

大熊町的公務員志賀先生,看好一部分地區的避難指令將於明年4月解除的前景,正在進行大幅開設的公家機關、百貨公司、商家的準備。此外,他也打算改建住宅,用民宿仲介網站「Airbnb」加以宣傳。

福島縣政府統計,2016年有5萬2764名觀光客造訪大熊町,回歸到了地震發生前一年的92%。據志賀所述,大熊町的遊客無不驚訝於有人實際在這裡生活。

南相馬市的菅野先生,則親眼目睹自己海岸地帶的旅館,從核電與除汙工作人員的宿舍,轉變為觀光客與校外教學學生住宿地的過程。實際造訪的人們說,他們對於居民在距核電廠極近的地方過著普通生活,感到驚訝。

諾拉・瑞德蒙德(Nora Redmond)和丈夫、女兒遠從澳洲參加福島旅行團。由於有事先做好「和輻射風險相關的功課」,因此他們知道,在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地區待上數小時,對健康並無大礙,並不擔心。

「我想像不到福島如此地被大規模破壞。這裡失去了至今為止的歷史。我在周邊開車行動,遊覽了20棟毀壞的住家。雖然屋內美麗的木造裝潢很吸引人,但卻成為了斷垣殘壁。這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畫面。」

福島居民對於自己被稱為犧牲者感到很不自然。這裡的輻射線等級,已經降低至達到政府訂定的目標,也增加了許多新事業。菅野先生坦承,這個小鎮與周圍地區,要恢復到災前的生活,需要花上很多年。他訴說道,在這狀況下,希望觀光客能來實際看看這裡的生活。

資料來源:日本YAHOO新聞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