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樹寬

一名印尼籍年輕女性到沙烏地阿拉伯當女傭。卻遭雇主性侵,還成了死刑犯,在上個星期遭處決。

她的悲慘命運,反映了在父權至上的沙烏地阿拉伯,外籍女工往往是受忽視、受迫害的對象。

性侵受害者 被處決客死異鄉

上星期,沙烏地阿拉伯處決了來自印尼的32歲女傭圖蒂.圖西拉娃蒂(Tuti Tursilawati)。

在沙烏地阿拉伯遭到處決的印尼女傭圖蒂。(網路截圖Migrant Care)
在沙烏地阿拉伯遭到處決的印尼女傭圖蒂。(網路截圖Migrant Care)

根據圖蒂的法庭證詞,2010年,25歲的她來到沙烏地阿拉伯擔任家庭幫傭。在雇主家的九個月期間,她持續遭受性侵,最終出於自我防衛,殺死了性侵她的雇主。隨後她試圖逃跑,但被抓了回去,遭到輪暴,然後被送交給警方。

2011年,圖蒂被判謀殺罪名。七年來,她一直在監獄中等待死亡命運。上個月19日,她終於獲准透過視訊和她的母親談話。但是不到兩個星期,在未告知圖蒂家人或是印尼政府的情況下,圖蒂已遭沙國政府處決。

處決未事先告知 印尼強烈不滿

這起事件印尼國內強烈憤慨,印尼總統佐科威也大感錯愕。佐威科說,沙國外長上個月來訪時,他才對圖蒂的案件進行交涉,過去也多次向沙國國王與王儲表達關切。 他已致電沙國外長,對於死刑的執行未事先知會表達抗議。 印尼外交部也指責沙國的做法違反國際關係的慣例。

自2011年以來,至少有四名印尼籍幫傭,在未事先知會印尼政府的情況下,在沙烏地阿拉伯遭處決。據《雅加達郵報》的報導,目前仍有20名印尼籍死囚在沙烏地的監獄中等待死刑的執行。

這個案件也凸顯了在沙烏地阿拉伯外籍勞工的困境。據估計目前沙國國內有1100萬外籍勞工,其中大約230萬人擔任家庭幫傭工作。這些家庭幫傭千里迢迢遠來到陌生國度,默默為這兩個國家的經濟貢獻心力,但當她們受到不當對待時,卻少有人幫她們伸張正義。

沙烏地移工高風險 乏法律保障

「人權觀察」組織的瓦莉亞說,外籍勞工在國外工作,原本就需要承擔許多風險,不過沙烏地阿拉伯國情更為特殊。

瓦莉亞形容沙烏地司法體系,「特色就是隨意逮捕、不公審判、和嚴酷刑罰。」她說:「移工經常成為不實指控的受害者。受虐待或剝削而逃跑的女傭可能會被控偷竊。雇主也可能指控女傭使用巫術,特別是來自印尼的女傭。被強暴性侵的受害者,則有承擔通姦罪名的風險。」

沙烏地阿拉伯法律,是依據嚴格伊斯蘭教法(Sharia)所做的法律詮釋,外籍移工極容易誤觸陷阱。上個月底就有十九名菲律賓籍女傭,在利雅德因為參加萬聖節的派對而遭逮捕。這十九人如今雖已獲釋,但未來仍可能面對起訴。在沙烏地阿拉伯,嚴格禁止無親屬關係的男女在公開場合互動。

參加萬聖節派對造沙烏地警方逮捕的19名菲律賓女子。(網路截圖:twitter, elmer_cato)
參加萬聖節派對造沙烏地警方逮捕的19名菲律賓女子。(網路截圖:twitter, elmer_cato)

「卡法拉」制度 扼殺移工權益

此外,印尼非政府組織「移工關懷」也指出,在沙烏地阿拉伯工作的移工因當地的「卡法拉」(kafala)制度而飽受剝削。

所謂「卡法拉」,是在幾個波灣國家施行的簽證保證人制度。根據這項規定,外籍勞工到沙烏地工作必須由沙國公民(通常為雇主)擔任保證人,以取得入境簽證。甚至連離境,也必須由保證人同意才能簽證離境。這讓雇主等於掌控了移工從入境到出境、甚至是中途更換雇主的生殺大權。

印尼民眾手持圖蒂照片和反對死刑標語在沙烏地阿拉伯駐雅加達大使館外抗議。(東方IC)抗議
印尼民眾手持圖蒂照片和反對死刑標語在沙烏地阿拉伯駐雅加達大使館外抗議。(東方IC)抗議

沙烏地阿拉伯是印尼女性在海外工作人數最多的國家。2015年,印尼政府在海外勞工受虐的新聞傳出之後,曾一度下令禁止民眾到中東21國擔任家庭幫傭,上個月稍早,兩國才剛剛簽署了關於移工限額的新協議。

過去一年多來,美國社群網站掀起的#MeToo風潮,西方女性在職場受到性騷擾和性侵的問題逐漸得到重視。不過,在父權至上的沙烏地阿拉伯,外籍的女性幫傭,顯然仍然是最弱勢、最受忽視的一群人。

參考資料: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Observer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