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11.15 22:42

【日本臨床宗教師(上)】宗教師進入安寧病房 聆聽末期病患心聲

文|方凱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臨床宗教師與末期病患進行心靈對話。(翻攝自岐阜縣沼口醫院網頁)
臨床宗教師與末期病患進行心靈對話。(翻攝自岐阜縣沼口醫院網頁)

身體有病痛、可以看醫生治療,生活遭遇困難、可求助社工。但當人們面臨死亡、內心的恐懼與不安,卻不知向誰傾吐。近來,日本的安寧病房,出現所謂的「臨床宗教師」,提供醫藥以外的心靈照護,陪伴末期病患走完最後一程。

某個週四午後,真言宗僧侶井川裕覺,來到埼玉縣上尾中央綜合醫院的安寧病房,參加每個月舉辦2次的「僧侶咖啡」(Café de Monk)活動。這裡指的「僧侶」不分宗教派別,泛指傳道者或出家人,在醫院他們不傳教,而是與死期將至的病患談心裡話。

這天活動,除了真言宗與淨土宗的僧侶、還有天主教教會修女共7名宗教人士,他們都是所謂的「臨床宗教師」。患者約3、4名,有人坐輪椅前來,有人則是整張病床搬到活動現場,實在無法移動到病房外的患者,「臨床宗教師」會直接到病房內進行對談。

由於這間醫院的安寧病房以癌末病患為主,多數人已經沒有什麼體力,為了避免他們情緒亢奮講到欲罷不能,造成身體負擔,「僧侶咖啡」每次只舉辦2小時,平均每名患者30分種。井川說:「我們不會刻意引導談話內容,至少不能影響病患的日常作息,我們就是靜靜地來,安寧病房尤其要注意這一點。」

 

死期將至的恐懼 說給臨床宗教師聽

被安排與井川談話的加藤弘海,75歲,攝護腺癌末期,癌細胞已經擴散到骨頭,去年6月醫生宣告只剩1年性命。由於抗癌藥劑的副作用,身體的疼痛感日益增強,現在已經無法一個人下床走路了。

「這個病好像治不好,乾脆死掉算了。只能等死讓我感到厭煩,卻又沒有自殺的勇氣,但不能走路哪裡都去不了,到底該怎麼辦?」

聽到加藤的話,井川沉默了許久。「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當他問『該怎麼辦』的時候,他要的不是答案,而是他不知道怎麼做才好。雖然我無法給他一個具體的回答,但至少我理解他的想法。」

加藤的妻子早逝,並未再娶,獨自帶大今年46歲的獨生女高子。高子還記得小時候,父親工作非常忙碌,因為是從事產業廢棄物處理,每天都是天一亮就上工,明明累得要死,下班後卻還帶著她去喝花酒跟賭馬。

「當檢查出是癌症的時候,我父親說『是遭到報應了』。他年輕的時候想喝酒就喝酒、想抽煙就抽煙,幾乎毫無節制。」

高子有4個小孩,全職上班,家庭工作兩頭燒,仍堅持每天到醫院探望父親,卻總是得到這樣的回應:「我現在這樣跟小嬰兒有什麼兩樣,一個大男人卻什麼都做不了,妳應該希望我趕快死掉吧!」

看著父親身體越來越衰弱,甚至開始自暴自棄,高子感到非常衝擊:「我能了解父親的心情,在我做得到的範圍我也都做了,卻還被他這樣說,到底該怎麼辦?我一直想到底為他做什麼才好,卻感覺什麼忙也幫不上,每天腦子裡就是這樣不斷在打轉。」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但高子察覺到,自從父親開始跟臨床宗教師談話後,明顯出現變化。只要有舉辦「僧侶咖啡」的當天晚上,父親平時僵硬的神情,會放鬆許多,還會笑笑地跟孫子說:「我做了一串佛珠、送給你做紀念」之類的話,連小孩子都會跟我說『感覺阿公今天很開心』。」

更新時間|2019.01.04 06:5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