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11.15 22:43

【日本臨床宗教師(中)】源起311 跨越宗教派別

文|方凱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源於宮城縣的「僧侶咖啡」,本來是關懷311災民的行動談話室,一度還成為仙台地區的廣播節目,近來開始深入安寧病房,給予末期病患與家屬心靈上的支持。(翻攝自關東臨床宗教師協會臉書)
源於宮城縣的「僧侶咖啡」,本來是關懷311災民的行動談話室,一度還成為仙台地區的廣播節目,近來開始深入安寧病房,給予末期病患與家屬心靈上的支持。(翻攝自關東臨床宗教師協會臉書)

日本的「臨床宗教師」活動,是從311大地震之後開始的,起初是為了撫慰罹難者家屬,後來開始深入安寧病房。跨越宗教與派別、也拋開傳教的包袱,透過傾聽,給予末期病患與家屬心靈上的照護。

目前包括東北大學、龍谷大學等8所學校,提供「臨床宗教師」的養成課程,研修期間為1到2年。今年3月開始,日本臨床宗教師協會更啟動認證制度,截至9月底日本全國有146人獲得認證。

上尾中央綜合醫院腫瘤內科的黑坂夏美醫師表示,一般安寧病房是照顧末期病患為主,在疼痛控制之餘,希望他們能放鬆心情、感覺「活著真好」,但光靠醫護人員,其實很難呼應病患的心靈需求。

「我們光是最基本的醫療救護,就忙得不可開交,根本沒辦法好好聽病患說話,但在安寧病房這是非做不可的,所以,醫護人員做不到的部分,就靠臨床宗教師來補強。」

 

超越醫藥的力量 緩解心靈的痛

住在千葉縣的近藤悅子,78歲,2年前被診斷出有惡性淋巴瘤,當時醫生宣告只剩1年壽命。由於抗癌藥劑的副作用,導致她腰骨骨折、苦不堪言,多次哀求醫生中斷治療。

近藤的主治醫師細田亮表示:「她不斷跟我說,已經受不了治療了,能不能請醫生幫忙,讓我趕快解脫。不管我怎麼鼓勵安慰她,都很難引出她的笑容。」

近藤是美容師,有一間自己的店鋪,罹患失智症的丈夫本來都靠她照顧,若哪天撒手人寰,只能託付給兒女了。

問她是否有遺憾?她說:「沒有,早在我生病之前,家裡該處理的東西都處理好了,若要說還有什麼心願,就是想早點死掉。因為孩子們同時要照顧我跟先生兩個人,只要活著就是造成他們的麻煩,我討厭自己成為他們的麻煩,所以想趕快結束這一切。」

採訪當天,平時在東京寺廟擔任副住持的僧侶菅原耀,來找近藤談話。「其實我最近才發高燒病倒,若能這樣離開人世就好了。」近藤說話時,菅原不會打斷,只是側著耳朵默默傾聽。

「我每次都是空手來,不會事先準備,因為不實際見到面,就不可能知道對方當下的心情。尤其我們如果刻意把病人當成病人,顧慮太多,可能還會傷害對方。相反的,如果我們毫不避諱地去觸碰生病的事情,把病人當成普通人去應對,對方或許更願意敞開心房。」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看著近藤與臨床宗教師菅原的互動,主治醫師細田有這樣的感想:「其實光是跟近藤提,我幫妳預約了菅原的時間,她就會笑,而且每次談完話之後,她都會說『真是暢所欲言、全都抒發乾淨了』。其實到了癌末,醫生除了客觀告知病情,已經很難實質回應患者的要求了。所以,對患者來說,醫生若是『剛』,臨床宗教師就是『柔』了。」

更新時間|2019.01.04 06:5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