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12.06 22:05

【性侵魔頭的魔法三】整骨趁機「內部調整」 正牌醫師也難斷虛實真假

文|查修傑

30歲以上的美國人應該都對1996年奧運的體操比賽很有印象,因為那是美國女子體操隊奪得團體首金的歷史性時刻。而當時最後登場的小將Kerri Strug,從跳馬上翻滾落地,左腳痛得馬上縮起,卻硬撐著拿下好成績,最後被教練抬出場時,在鏡頭前迎上去大喊:「我來照顧她!」的眼鏡男,正是拉瑞‧納薩。

當年那個歷史鏡頭,讓納薩成為無數體操選手和家長心目中的「奧運醫生」,也鞏固了納薩在體育界的名聲和地位。和一般傳統醫學院出身的醫師不同,納薩懂得人體構造,也了解體操。一般的醫生在運動員受傷後,通常會下達禁令,不准選手再上場;但納薩不同:他在檢查傷勢後,會告訴選手該怎麼做避免再受傷,哪些動作較安全,哪些動作要減少。他讓選手在最短時間內返回體操場上,給她們繼續出賽的信心。他讓所有人打心底相信:他很厲害。

而這份信任,讓數百名病患在數十年間容許納薩以手指伸入她們的下體,撫觸按捏,一邊說服自己:他是醫生,而我正在接受治療。

年輕的Chole Myers是納薩多年來眾多病患之一。她因為練習體操尾椎歪斜,痛苦難忍,在母親陪同下來到了納薩的住處求診。納薩請Chole躺在治療檯上,蓋上毯子。她的母親Kristen當時人就在旁邊,坐在不遠處椅子上,但視線剛好被納薩的身體擋住,因此在納薩不斷搬弄Chole的四肢和關節時,Kristen並不清楚納薩的手在毯子底下做了些什麼,一直要等到療程結束,納薩在水龍頭底下清洗雙手時,Kristen才發覺不太對勁:他的手剛才是伸進了哪裡,為何需要清洗?

開車回家路上,Chole向母親承認納薩的手伸進了她體內「很深的地方」,讓她很不舒服。Kristen開始感到不安,但身為運動員的母親,她過去曾經聽過其他整脊醫師提到某些療法必須進入陰道內部施作;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Chole被納薩「喬」過之後,身上的疼痛真的改善許多,而且立即見效,屢試不爽。

「我知道有一種正統的醫學療法就是類似『內部調整』,我以前就聽過這種治療方式,」Kristen表示:「而且,再怎麼說,那是拉瑞耶。」

2014年,密西根大學碩士生Amanda Tomashow向校方舉報納薩在治療時對她性侵,校方調查人員找了3位整骨醫生和一名運動防護員來徵詢意見,結果4人異口同聲表示:納薩的治療並無不妥。

「說起來其實有點複雜,因為這是納薩的專業領域,」四人當中的Jeffrey Kovan醫生在偵訊過程中說:「但他在治療時採取的那些手法,出發點都是正確的…正因為他懂這些(整骨)手法,而我們不會,所以他才能擁有他今天的專業地位。」

資料來源: The Cut, NPR, Michigan Radio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