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4日,五位來自紐約州的民主黨女性眾議員在國會合影。左起台裔的孟昭文(Grace Meng)、馬龍妮(Carolyn Maloney)、奧卡修柯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薇拉奎茲(Nydia Velazquez)、克拉克(Yvette Clarke)。(東方IC)
2019年1月4日,五位來自紐約州的民主黨女性眾議員在國會合影。左起台裔的孟昭文(Grace Meng)、馬龍妮(Carolyn Maloney)、奧卡修柯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薇拉奎茲(Nydia Velazquez)、克拉克(Yvette Clarke)。(東方IC)
國際
2019.01.13 22:42

【美政壇超新星(下)】「叫我激進分子吧!」 她的女力強如「海嘯、森林野火、地震」總和

文|謝樹寬

在黨內初選的初期,奧卡修柯蒂茲在餐廳吧檯的工作結束之後,就開始四處奔走,參加政治集會以及家庭式的募款派對。

「選戰一開始時,我的方法就是到民眾的家裡頭,並要他們邀鄰居一起來,大家一起喝咖啡聊天,這樣進行了大概六、七個月。」直到2018年2月才辭去了餐廳的工作,全心投入選戰。

她能依靠的,是戰鬥力十足的義工。

奧卡修柯蒂茲的輔選陣容,是一群非典型的政治參與者,對選戰缺乏經驗。「全新國會」的查卡拉巴提在2018年初搬回了紐約,全力投入輔選。新聞聯絡人特倫特,遠離了他在田納西的妻子、小孩,還有快餐車的工作,暫住在查卡拉巴提家的沙發。24歲的羅哈斯,草根組織「正義民主黨」的執行長,則負責選戰最後六星期的行動募款。

戰鬥力滿點的競選團隊

另外還有兩個20幾歲,來自底特律的影音製作人,幫奧卡修柯蒂茲拍了一支低成本的競選廣告,宣傳她是勇敢的工人階級代言人。

奧卡修柯蒂茲的訴求簡單清楚:經濟的不平等是這個時代的最大問題。她的政見包括聯邦政府保障就業、大學免學費、全民醫療保險、以及在12年內達成零碳排的「綠新政」(Green New Deal)。

她的競選影片在網路引發共鳴,捐款蜂擁而來,選戰義工人數也快速激增到幾百人。

奧卡修柯蒂茲在民主黨初選中,設計如Netflix影集預告的競選海報。(網路截圖)
奧卡修柯蒂茲在民主黨初選中,設計如Netflix影集預告的競選海報。(網路截圖)

在網路裡,奧卡修柯蒂茲吸引成千上萬的追蹤者。

不過,即使道了初選的最後關頭,整個民主黨在國會只有一名眾議員背書支持奧卡修柯蒂茲。

一戰成名

在贏得初選之後,民主黨的眾院議長裴洛西和前第一夫人希拉蕊紛紛來電致賀。3天之內,聯絡奧卡修柯蒂茲要採訪她的媒體超過1000家。

她在推特上曾發文提到某個自己喜歡的口紅(Stila Stay All Day Liquid in Beso),也在初選後立刻銷售一空。

目前,她的推特追總人數超過2百萬,比其他60位新科民主黨眾議員的追蹤人數總和還要多。她的知名度甚至超過了大部分的國會同僚以及一些2020年角逐總統大位的可能人選。

她的競選共同總幹事里歐斯說:「我曾經形容這感覺就像是一次同時被海嘯、森林野火、和地震給打倒。」

「叫我激進分子吧」

奧卡修柯蒂茲在國會第一天對著樓上看台比出愛心手勢。(東方IC)
奧卡修柯蒂茲在國會第一天對著樓上看台比出愛心手勢。(東方IC)

CNN的安德森庫柏在周日的訪問中,問及她是否覺得自己的主張「激進」(radical)。對於擁抱這個標籤她似乎毫不猶豫。

她說:「我認為,曾為這個國家帶來改變的從來只有激進分子。林肯做了激進的決定,簽署了解放奴隸宣言。小羅斯福做出了激進的決定,推動社會安全法等計畫。」「如果這些算激進分子,那就叫我激進分子吧。」

不過,奧卡修柯蒂茲的快速崛起,她的言行舉止也開始受到更嚴格的檢視批判。有人說她的外套和大衣太昂貴,「不像是為生活辛苦掙扎的人」。她說自己在領到國會議員薪水前,負擔不起在華府的房租,也被Fox新聞台批評是在裝窮。(稍後她的聯絡主任公佈,奧卡修柯蒂茲在2017年總收入為27000美元,銀行存款不到7000元,約合21萬台幣。)

在這個星期的《六十分鐘》節目專訪中,她批評川普「無疑」是個「種族主義者」,又提出對富人祭出70%的高稅率。這些快人快語固然讓支持者聽來痛快,但包括民主黨在內的一些批評者也指出,她的很多主張天馬行空、不切實際,而且引述的數據也常不精確、以偏概全。

不論如何,這位政壇的新星躋身體制之內,已經給美國政治帶來改變,她可能點燃爭議,或也可能帶來希望。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Insider, Guardian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