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1.23 03:54

【法王桃花劫】擁全球千萬信眾 大寶法王遭爆交女友

文|陳柔瑜    攝影|攝影組
大寶法王噶瑪巴被外界視為與達賴喇嘛同為藏傳佛教的領袖之一,在宗教上有崇高地位。 (翻攝大寶法王噶瑪巴官方flickr karmapaweb)
大寶法王噶瑪巴被外界視為與達賴喇嘛同為藏傳佛教的領袖之一,在宗教上有崇高地位。 (翻攝大寶法王噶瑪巴官方flickr karmapaweb)

第17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在全球擁有千萬信徒,理應遵守嚴格戒律,他更不斷推崇吃素和遵守戒律的教義,曾在前年舉辦比丘尼僧團傳戒會,邀請20名出家超過20年的尼師,從最基礎的「三皈五戒」重新學起。

H女表示法王與她最後一次性行為是於2015年8月22日,2人在前一天還留下合影。(讀者提供)
H女表示法王與她最後一次性行為是於2015年8月22日,2人在前一天還留下合影。(讀者提供)

佛教經典中三皈五戒是出家人必守的戒律,五戒包括不殺生、不偷盜、不妄語、不飲酒、不邪淫,其中不邪淫,指的是男女關係,也就是出家弟子要潔身自愛、清心寡欲,但讓人難以想像的是,大寶法王竟被控帶頭破壞戒律。

本刊日前接獲信徒H女(化名)爆料,指大寶法王不但與她交往長達5年,2人還發生過3次性關係,H女除提供自己與法王在飯店內的合照外,還有2人11段共長達18分21秒的對話錄音,內容宛如情侶般的對談。

為求謹慎,本刊將這些錄音檔與法王演講影片送往美商瓦器聲紋鑑識實驗室做聲紋比對,經過軟體檢視,實驗室發現二者檔案在「自己」「就是」「台灣」等常用詞基本頻率和共振峰型態皆大致吻合,語言特徵更是相同,做出錄音檔與樣本有99.9%符合,確認是同一人的結論。

只是,一位宗教領袖怎麼會跟台灣女子有感情上的糾葛?時間回到去年12月15日上午,記者與H女相約在本刊見面,在辦公室中,H女不時焦慮地撥弄一頭長髮,清秀的面容浮現不安與忐忑,深吸數口氣後才緩緩開口,說出自己與大寶法王交往五年來的折磨和壓力。

H女透露自己與法王的首次性行為發生於2013年9月13日,H女隔天又再以信徒身分前往晉見。(讀者提供)
H女透露自己與法王的首次性行為發生於2013年9月13日,H女隔天又再以信徒身分前往晉見。(讀者提供)

H女透露,她能接觸到法王,都是因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安排。11年前她在國外念書,因仁波切影響而被佛法感動,決定皈依佛門拜仁波切為師,跟著他學習密宗法門。在拜入宗薩欽哲仁波切門下五年後,對方暗示她應該拜會大寶法王,第一次見面後,大寶法王就以工作之名跟H女要了Skype。

H女回憶,她先是和大寶法王在Skype上視訊,H女將噶瑪巴視為尊貴上師,噶瑪巴則訴說自己被監控、掌握行動的辛酸,進而將話鋒轉到H女有沒有交過男朋友的話題上,戀愛經驗甚少的H女在驚魂未定中,結束了與大寶法王的通話。

接著,在2013年到2018年間,大寶法王多數時間都用Skype與H女維持上師與情人般的關係,期間,H女也會用微信與宗薩欽哲仁波切討論自己與法王的相處模式。

本刊接獲法王前女友H女投訴,指法王與多名女性有染,還由宗薩欽哲仁波切負責牽線。
本刊接獲法王前女友H女投訴,指法王與多名女性有染,還由宗薩欽哲仁波切負責牽線。

據H女提供她與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微信對話紀錄,當宗薩欽哲知道H女與法王關係親密後,便開始要H女幫忙向法王傳遞他的宗教理念,或轉貼對他有利的文章給大寶法王。

但H女後來發現,她越來越像是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工具,更嚴重的是,看來嚴肅莊重的仁波切其實是不折不扣的「皮條客」,為了達到己身目的,不斷幫大寶法王「物色」女信徒。

H女在與法王交往過程中承受龐大壓力,經歷過無數掙扎,多次幾乎迷失自我差點自殺時,宗薩欽哲還不停要求她留在噶瑪巴身邊,當宗薩欽哲發現H女對法王的影響力消退時,竟一反過去莊重嚴肅的態度,嘲笑H女是「手段不足」,H女才發現自己只是對方的一顆棋子,最後下定決心結束與法王的關係。

在此之前,H女曾傳訊息罵宗薩欽哲是「pimp(皮條客)」,他竟直接回答「Yes」。之後她質問宗薩欽哲是否仍在幫法王拉皮條,並認為這樣的舉動十分可恥,對方則回「ho ho」。

噶瑪巴7歲時就被認證為大寶法王,在全球至少擁有千萬名信徒。 (翻攝大寶法王噶瑪巴官方flickr karmapaweb)
噶瑪巴7歲時就被認證為大寶法王,在全球至少擁有千萬名信徒。 (翻攝大寶法王噶瑪巴官方flickr karmapaweb)

本刊調查,噶瑪巴七歲時被認定為法王,此後便不斷展現神蹟,包括15歲時在青海湖中找到失蹤近300年的三面馬頭冥王杵,更在邊防軍虎視眈眈下,帶著2名隨從順利穿過軍營逃往印度,加上藏傳佛教講究轉世說,幼小的孩子一旦被認為是高僧或活佛轉世,便會被賦予崇高的宗教地位。

H女因認為自己不是唯一,因此期盼說出自身的經歷,能讓曾受傷的女性即時清醒,並勇敢站出來,促進藏傳佛教改革,別讓女信徒再成為上師們的玩物。

本刊致電宗薩欽哲仁波切的翻譯Stephanie,對方回應,H女對仁波切的指控皆為子虛烏有,微信的對話紀錄也有可能造假,他手中有所有對談內容可供證明,仁波切對於法王的私生活不瞭解,沒有法王私底下聯絡方式,更不清楚法王與H女的關係。

第36屆噶舉大祈願法會甫落幕,但從1月9日的法會至結束,法王未露面。(翻攝噶舉大祈願法會官網)
第36屆噶舉大祈願法會甫落幕,但從1月9日的法會至結束,法王未露面。(翻攝噶舉大祈願法會官網)

本刊另發e-mail給法王的聯絡信箱,至截稿前未收到回應。但在閉關的大寶法王,21日晚間在官網發表特別開示,表示自己僅受過沙彌戒和敬事男戒,並未受過比丘戒。他強調,真正的出家戒不只是可不可做的約束和規範,最重要的是希求解脫、出離輪迴的心。法王另外提及最近沒有他的官方消息,外界便有各種流言蜚語誣賴指責,但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自己要誠實對待自己、相信自己,他也會為教法和眾生繼續努力。

至截稿前,本刊盡所能地希望聯繫上法王本人,亦透過法王親近人士,希望能得到回應。遺憾的是,法王可能因在閉關,本刊在截稿前,無法獲得法王回應。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