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03.16 05:27

【全文】鬼才導演高效率 彭浩翔編導快手心法

文|項貽斐     攝影|陳仁萱    影音|原萱容 林雅菁
彭浩翔(左二)拍片講效率,每一場戲都會事先想好才開拍。(華映提供)
彭浩翔(左二)拍片講效率,每一場戲都會事先想好才開拍。(華映提供)

香港鬼才導演彭浩翔的作品總在瘋狂奇想、尖嘴利舌中,笑罵人性、反映社會。身兼編導的他效率高、動作快,拍片不靠豐沛的資金、豪華的卡司,也能小兵立大功。

彭浩翔清楚自己要拍什麼,因此能精準控制時間與預算。他指出:「很多人說導演不應該管錢,要專注在藝術創作,但我覺得創作就是分配資源的藝術。」

導演彭浩翔擅長以天馬行空的創意,結合喜劇、驚悚、凶殺、色情等多元類型,在香港影壇獨樹一幟。18年導演生涯中,他已拍了15部電影,規律的創作節奏來自於快、狠、準的本領。第一部電影《買兇拍人》花了15個工作天拍攝,《低俗喜劇》《志明與春嬌》更只有12天,新片《恭喜八婆》也為趕上檔在14天內殺青。

丁可欣(右起)、陳靜、徐天佑、陳逸寧、陳奐仁在《恭喜八婆》中,齊聚幫忙朋友解決問題。(華映提供)
丁可欣(右起)、陳靜、徐天佑、陳逸寧、陳奐仁在《恭喜八婆》中,齊聚幫忙朋友解決問題。(華映提供)

如何當拍片快手,在短時間內完成工作?彭浩翔說,每次的情況都不一樣,不過導演身兼編劇比較有優勢。以《恭喜八婆》為例,該片倉促決定開拍,演員眾多,得配合演員檔期變化,調整要拍哪一場戲。幸好原創故事是彭浩翔,所以他很清楚人物關係與劇情發展,遇到天氣因素或檔期衝突時,可以邊拍邊改。

他不諱言:「這部片每天拍完後,晚上剪前一天拍的影片,知道前一天影片出來大概的長度,再寫明天要拍的內容。」因沒空拍不可能放進去的戲,所以這14天拍攝的每一場戲,幾乎沒一場刪減。

導演彭浩翔以天馬行空的創意,結合多元類型,在香港影壇獨樹一幟。
導演彭浩翔以天馬行空的創意,結合多元類型,在香港影壇獨樹一幟。

頂著「鬼才」封號的彭浩翔,能編能導、又是散文、小說作家,他的作品也許浪漫,拍片態度卻非常務實。「很多人寫出個劇本,就覺得是經典,堅持每場戲都要拍。但對我來說,哪怕是自己寫的,不拍出來就完全沒意義,所以你要想你的資源能不能拍出來。你不要拍出400分鐘的東西,然後剪成90分鐘,而是想清楚,你的90分鐘要什麼東西。」

彭浩翔解釋,有些導演每場戲都想拍,拍了300場,拉長拍攝期,所以時間很趕,每場戲拍3次就要拍下一場,最後只用80場。可是他會先想清楚,集中拍好這80場,反而有多餘時間磨戲。重要的戲今天沒拍到,明天繼續拍,無論拍幾次都一定要拍到。

彭浩翔拍攝杜汶澤(右)與鄭中基(左)主演的《低俗喜劇》只花12個工作天。(翻攝自yip7x.wordpress.com)
彭浩翔拍攝杜汶澤(右)與鄭中基(左)主演的《低俗喜劇》只花12個工作天。(翻攝自yip7x.wordpress.com)

除了掌握時間,彭浩翔也努力在有限預算下完成工作。他笑說,因為窮,才不得不思考錢應該怎麼花。2001年、28歲的他經歷多年爭取到執導第一部電影《買兇拍人》的機會,但那時碰上香港電影由以往年產三百多部,下滑到六、 七十部的急速衰退期,他只拿到港幣400萬元(約新台幣1500萬元)的預算。

「那時我是個屁孩,不知道港幣400萬元怎麼花,製片就說,你不要覺得400萬元很多,你把400萬元想成是4000張1000元,想一想就知道怎麼花。」彭浩翔很感謝當年製片教他重視每一筆花費、學會精打細算,讓他了解不管有多少錢,都得發揮最大的效果。「創作者要懂得如何分配資源。拿到4億元預算,如果拍出3億元的品質,就代表失敗,應該拍出感覺超過4億元的電影,人家才覺得你厲害,會繼續投資。」

 

拿到4億元預算,如果拍出3億元的品質,就代表失敗,應該拍出感覺超過4億元的電影,人家才覺得你厲害,會繼續投資。

拍片效率高的彭浩翔,點子創意看似信手拈來,其實是多年的觀察與累積,周遭親友的故事、言行都是靈感來源。彭浩翔坦言,《志明與春嬌》系列的志明、春嬌是參考他與太太梁啟緣的互動,他也在新片《恭喜八婆》裡透過飾演作家的陳靜,影射自己常把朋友的事寫成小說。

楊千嬅(右起)、余文樂在彭浩翔執導的《春嬌救志明》中聯手搞笑。(東方IC)
楊千嬅(右起)、余文樂在彭浩翔執導的《春嬌救志明》中聯手搞笑。(東方IC)

不過彭浩翔強調改編要有技巧,他會把朋友的故事改頭換面,或把幾個人的不同經歷結合一起,拍出新的版本,甚至連當事人都看不出來。他比喻:「朋友的經歷,不可以百分之百搬過去,要重新提煉。好像葡萄變成紅酒之間,有一個很大的轉變過程。不能直接把葡萄拿來賣,要把它釀造成紅酒。」

釀酒需要等待,彭浩翔從蒐集素材到完成劇本,同樣也要花時間、等待恰當時機派上用場。「有些事可能是10年前聽來的,只有一小段很有趣,可是不夠變成一個故事,我會一直把它放著,思考到底如何把它變成完整的劇本?」

彭浩翔(左)自己也下場客串,與梁詠琪在《恭喜八婆》中飾演一對分手情侶。(華映提供)
彭浩翔(左)自己也下場客串,與梁詠琪在《恭喜八婆》中飾演一對分手情侶。(華映提供)

彭浩翔以二十幾年前聽警察爸爸說的真實事件為例。那時有批警察要逼黑社會混混講供詞,混混始終不講,大家想到一個方法:凌晨時,幾個警察戴上蛙鏡、穿上蛙鞋,扮成蛙人衝進囚房揍那個混混,「爸爸說,這樣揍完之後,即使混混告訴法官半夜被打,法官問:『什麼情況被打?』他回:『有一群蛙人衝進來打我。』法官聽了也不會相信。」

 

原來有些事情荒謬到一個程度,全世界都不會相信,卻不代表這事情不存在。

當時彭浩翔覺得這件事充滿畫面、也很有趣,但不知道可以怎樣發展。「我一直在想,這事情代表什麼?後來發現,裡面有個象徵。原來有些事情荒謬到一個程度,全世界都不會相信,卻不代表這事情不存在。」因彭浩翔發現這個象徵,開始從荒謬卻真實的主題出發,也把「蛙人集體打人」的回憶放入他的電影《出埃及記》。拍完電影,他告訴爸爸這件事,連爸爸都忘記曾對他說過。

任達華主演的《出埃及記》部分創意來自彭浩翔父親轉述的事件。(翻攝自capder.wordpress.com)
任達華主演的《出埃及記》部分創意來自彭浩翔父親轉述的事件。(翻攝自capder.wordpress.com)
合拍片《香港仔》是彭浩翔較為嚴肅的作品,片中香港街道的模型別具象徵意義。(東方IC)
合拍片《香港仔》是彭浩翔較為嚴肅的作品,片中香港街道的模型別具象徵意義。(東方IC)

彭浩翔電影有港片《低俗喜劇》、也有合拍片《香港仔》,有時尺度大開、葷腥不忌,但他覺得各地華語片觀眾的品味差別沒那麼大,反而不同地方的分級制度才是他關心的重點。「出現好玩的題材,我不會馬上想這要拍成香港電影或合拍電影,如果像重口味的《低俗喜劇》,因為中國大陸沒有電影分級制,沒辦法過審,勉強拍成合拍電影沒有意義,所以直接拍成香港電影。」結果港幣800萬元拍攝的《低俗喜劇》,單在香港就賣破港幣3000萬元。

但是他以為新片《恭喜八婆》是部瘋狂喜劇,在香港可以家長帶小孩一起觀賞,沒想到在馬來西亞卻列為18歲以下不能看的限制級,讓彭浩翔失算。所幸該片在香港票房已超過港幣1300萬元,還有好萊塢製片相中,想買翻拍版權。在片中客串一角的彭浩翔不改搞笑本色表示:「如果李奧納多迪卡皮歐要演我的角色,我沒有意見。」

拍片快狠準 彭浩翔小檔案

1973年9月22日出生於香港

學歷:台灣僑大先修班肄業

重要電影經歷:

  • 2012年 《低俗喜劇》獲富川奇幻影展最佳亞洲電影
  • 2010年 《志明與春嬌》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與麥曦茵共同編劇)
  • 2006年 《伊莎貝拉》入圍柏林影展競賽片單元;金培達獲電影配樂銀熊獎
  • 2003年 《大丈夫》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
  • 2001年 《買兇拍人》獲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編劇

更新時間|2019.03.15 10:1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