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03.17 05:32

【全文】量身企劃尋資金 查爾斯吉伯特策略行銷電影

文|祁玲    攝影|林弘斌    影音|王顯瑜 陳廷豐 李政達
查爾斯吉伯特表示,給予導演創作自由,為他們引薦適合的金錢和人力資源,是製片的使命。
查爾斯吉伯特表示,給予導演創作自由,為他們引薦適合的金錢和人力資源,是製片的使命。

法國製片查爾斯吉伯特(Charles Gillibert)長期製作藝術電影,參與《星光雲寂》《私人採購》和《地球最後的夜晚》等片,作品屢入圍坎城、威尼斯和柏林影展正式競賽單元。除與國際名導合作,也致力挖掘新人。

跨國製作經驗豐富的吉伯特說,製片要為導演和投資者搭建橋梁,必須了解企劃案內容,想像自己創造了某種商品,努力賦予價值,尋找資金相對容易。此外,避免開空頭支票、確保投資者不干涉創作,才能永續經營。

「近年我開始關注中國大陸、台灣等新世代導演,他們的觀點和視野非常重要,將在未來幾年改變世界,我很期待看到這些藝術家的作品。」

吉伯特因非常喜歡中國大陸導演畢贛的首部電影《路邊野餐》,於是飛到北京與製片單佐龍碰面,表達想和畢贛合作的意願,進而加入《地球最後的夜晚》製作團隊。該片去年入圍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也獲金馬獎5項提名,吉伯特隨片來台參加頒獎典禮,還在金馬電影大師課中分享製片工作心得。

查爾斯吉伯特表示,給予導演創作自由,為他們引薦適合的金錢和人力資源,是製片的使命。
查爾斯吉伯特表示,給予導演創作自由,為他們引薦適合的金錢和人力資源,是製片的使命。

《地》片耗資約新台幣2億4800萬元,吉伯特的製片公司CG Cinema除了提供少部分資金,還引薦《少女離家記》(Mustang)的攝影指導大衛齊札雷特(David Chizallet)給劇組,商討片中近一小時的長鏡頭該如何拍攝。他也協助尋找發行和宣傳夥伴,以及安排參加影展等。

籌資能手 查爾斯吉伯特
  • 1977年9月14日出生於法國
  • 製片、CG Cinema創辦人
  • 製片代表作:
  • 2018年 《地球最後的夜晚》金馬獎最佳影片入圍、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入圍
  • 2016年 《私人採購》坎城影展競賽片入圍、《愛情未來》柏林影展競賽片入圍、《少女離家記》凱撒獎最佳首部長片、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入圍
  • 2015年 《星光雲寂》 坎城影展競賽片和凱撒獎最佳影片入圍
  • 2012年 《五月風暴》獲威尼斯影展最佳劇本、 《浪蕩世代》《像戀人一樣》坎城影展 競賽片入圍、 《雙面勞倫斯》「一種注目」入圍
  • 2010年 《愛情對白》坎城影展競賽片入圍、《黑色維納斯》威尼斯競賽片入圍
看好畢贛將在世界影壇占一席之地,吉伯特選擇讓他的電影先在坎城影展亮相。

看好畢贛將在世界影壇占一席之地,吉伯特選擇讓他的電影先在坎城影展亮相。但很多資深導演參加坎城主要競賽單元,新秀易受排擠、能見度不高,因而鎖定鼓勵不同視野和風格的「一種注目」單元。

《地球最後的夜晚》 拍攝現場,右起為導演畢贛、擔任女主角的湯唯和攝影指導大衛齊札雷特。(翻攝自xuehua.us)
《地球最後的夜晚》 拍攝現場,右起為導演畢贛、擔任女主角的湯唯和攝影指導大衛齊札雷特。(翻攝自xuehua.us)

吉伯特合作的導演不少是影展常客,包括國際知名的法國導演阿薩亞斯(Olivier Assayas)、加拿大札維耶多藍(Xavier Dolan)、美國葛斯范桑(Gus Van Sant)和已故伊朗名導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等。他也憑著眼光與策略,將知名度不高的新導演推上國際舞台。

製片查爾斯吉伯特前陣子應邀來台舉行金馬電影大師課,分享籌資心得和跨國製作經驗。(金馬執委會提供)
製片查爾斯吉伯特前陣子應邀來台舉行金馬電影大師課,分享籌資心得和跨國製作經驗。(金馬執委會提供)

他說:「當你製作的電影參加國際影展、且拿到最高榮譽,業界人士會認為你很有眼光,自然會期待你的下一部。這是你和影展主辦單位創造出來的正向互動,很重要。」而他的參展策略是先為電影選擇適合的影展和單元,立下清楚的目標,並視狀況隨時調整方針。

身為《地球最後的夜晚》製片之一,查爾斯吉伯特(右)也常飛到拍攝現場,圖為他與攝影指導大衛齊札雷特合影。(翻攝自twitter.com@charlegillibert)
身為《地球最後的夜晚》製片之一,查爾斯吉伯特(右)也常飛到拍攝現場,圖為他與攝影指導大衛齊札雷特合影。(翻攝自twitter.com@charlegillibert)

他強調,絕不會因參加影展的結果與預期不同,就動搖對電影本身或導演的信心,仍會盡力宣傳作品。若成功了,對下一部要製作的電影還是有幫助。有時甚至必須累積3至4部作品才能吸引業界的注意,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當成長期目標來努力。

 

製片的使命就是給予導演創作自由,為他們引薦適合的金錢和人力資源。

吉伯特表示,製片的使命就是給予導演創作自由,為他們引薦適合的金錢和人力資源。藝術電影的資金部分源於各國政府的補助,部分需尋求其他單位或私人投資。考慮到出資者的背景、來歷各異,同一個企劃案,吉伯特會準備好幾個提案版本。

法國導演阿薩亞斯(左二)與《星光雲寂》女星茱麗葉畢諾許(右一)、克蘿伊摩蕾茲(右二)和克莉絲汀史都華(左一)出席坎城影展。(東方IC)
法國導演阿薩亞斯(左二)與《星光雲寂》女星茱麗葉畢諾許(右一)、克蘿伊摩蕾茲(右二)和克莉絲汀史都華(左一)出席坎城影展。(東方IC)

他說:「重要的是,要懂得創造價值。你如何把電影介紹給大家?企圖心有多大?」舉例來說,導演阿薩亞斯用現已少見的35厘米膠卷拍《星光雲寂》(Clouds of Sils Maria),所以吉伯特找上知名精品,緊扣「手工藝價值」的品牌形象,讓對方感受到投資該片的價值,因此順利獲得一筆資金。

 《巴黎電幻世代》以法國電音派對文化為題材,查爾斯吉伯特便尋求對電子音樂有興趣的投資者支持。(翻攝自ebcbuzz.com)
《巴黎電幻世代》以法國電音派對文化為題材,查爾斯吉伯特便尋求對電子音樂有興趣的投資者支持。(翻攝自ebcbuzz.com)

法國導演米雅韓桑露芙(Mia Hansen-Løve)的《巴黎電幻世代》(Eden)以法國電音派對文化為題材,拍攝期間吉伯特從巴黎飛到倫敦,與對電子音樂有興趣的金主共進午餐,回程口袋裡就多了一張支票。

吉伯特說:「要讓投資者了解,這筆錢攸關電影能否完成,並詳細說明拍片計畫、資金回收方案等。」就算無法回本,也要對他們勸說:「雖投資失利,但有價值。」

 

入行15年,吉伯特製作的影視作品逾70部,選擇參與的標準是根據導演來決定。

入行15年,吉伯特製作的影視作品逾70部,選擇參與的標準是根據導演來決定。有時他因為對某位導演的拍攝視角感興趣,有時是自認比其他製片更適合製作某個案子。一旦覺得導演開始重複自己,不再深入挖掘,只想待在舒適圈,就沒辦法合作。

 由查爾斯吉伯特製片、法國導演米雅韓桑露芙執導的《愛情未來》,獲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東方IC)
由查爾斯吉伯特製片、法國導演米雅韓桑露芙執導的《愛情未來》,獲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東方IC)

因此吉伯特常和阿薩亞斯或韓桑露芙搭檔,尤其阿薩亞斯不怕挑戰,每部片從題材到形式都不同,吉伯特每次都要另闢管道尋找資金,「這讓我保持活力,激發思考。」兩人從2007年的《夏日時光》(Summer Hours)至今,已合作4部片。

當製片以來吉伯特碰到不少挑戰和危機,例如在泰國曼谷拍攝《策馬》(Stretch)時,演員大衛卡拉定(David Carradine)疑因窒息式性愛意外過世。 當時導演查理德莫(Charles de Meaux)希望保留大衛卡拉定已拍的幾場戲,劇本得重寫,是吉伯特遇過最戲劇化的事件。

公路電影《浪蕩世代》地點橫跨多個國家,加上拍攝期間資金未到位,讓查爾斯吉伯特心力交瘁。(翻攝自letterboxd.com)
公路電影《浪蕩世代》地點橫跨多個國家,加上拍攝期間資金未到位,讓查爾斯吉伯特心力交瘁。(翻攝自letterboxd.com)

最困難的是巴西導演華特薩勒斯(Walter Salles)執導的公路電影《浪蕩世代》(On the Road),4個月內去了加拿大、美國、阿根廷和墨西哥。每天換拍攝地點,加上資金未完全到位,得設法撐到錢進來的那天,讓他吃足苦頭。

往下繼續閱讀

吉伯特認為,遇到問題時製片和導演一定要有共識,在創意、策略或財務等都坦誠溝通。若能彼此信任,組成強而有力的團隊,出現困難,雙方才有可能回原點,齊心排除障礙。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