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9.04.01 22:23

【傭兵駭客】敵我難分!西方軍事級駭客紛紛成了威權國家打手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網路駭客是情蒐的重要工具,不過當西方訓練的情報專家屢屢成為威權國家的「傭兵」,可能需要趕得上時代的法律來予以規範。
網路駭客是情蒐的重要工具,不過當西方訓練的情報專家屢屢成為威權國家的「傭兵」,可能需要趕得上時代的法律來予以規範。

如今是敵我難分的時代。在無國界、匿名的數位環境裡裡,北京攪和台灣的選舉,莫斯科也來「參與」美國的民主。當警察國家沙烏地阿拉伯要監控異議人士時,它找的幫手的是死對頭以色列。

《紐約時報》近期的一篇調查報導,揭露了網路上越來越多的駭客「傭兵」正為威權政府服務。

文章中著名的例子是長期批判沙國王室的華郵記者卡舒吉,去年在伊斯坦堡遭誘捕殺害。這起事件幕後黑手,沙國王儲的高級顧問卡塔尼,找的是一家名為NSO的以色列公司。他們透過前情報人員開發的技術,追蹤監控全世界的沙烏地阿拉伯異議人士。

沙烏地籍的華郵記者卡舒吉遭沙國情報部門監控,並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沙國領事館內遭殺害。協助沙國海外監控的是以色列網路安全公司NSO(東方IC)
沙烏地籍的華郵記者卡舒吉遭沙國情報部門監控,並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沙國領事館內遭殺害。協助沙國海外監控的是以色列網路安全公司NSO(東方IC)

軍事級技術的「傭兵」駭客

《紐約時報》形容這是一個數位戰爭的新時代。「這個時代幾乎沒有規則可言,是一個日益增長,如今經濟規模已達120億美元,而間諜則是收錢辦事」。電子監控、竊聽已不再是美俄這類大國的專利,「即使是最小的國家也可以購買數位間諜服務」,甚至企業要調查商業機密,或是政客要攻擊競爭對手,都可以出錢發動情報行動,「就像是美國國安局或以色列摩薩德公開發售的服務」。

紐約時報報導,NSO這家公司除了協助沙烏地阿拉伯對付境外的敵對勢力,過去也協助墨西哥政府逮捕毒梟,在全球數十個國家提供服務獲利數億美元。創辦這家公司的是兩個以色列人。胡立歐(Shalev Hulio)和拉維(Omri Lavie)。

這兩人憑藉在以色列情報部門8200部隊(Unit 8200)的技術,協助手機公司對顧客設備進行遠距控制和維修。

位於以色列的NSO網路安全公司,運用以色列情報部門的技術提供全球數十個國家網路情報服務。(東方IC)
位於以色列的NSO網路安全公司,運用以色列情報部門的技術提供全球數十個國家網路情報服務。(東方IC)

他們在2011年開發出第一代移動監視工具「天馬」(Pegasus),它可以不留痕跡地從智慧手機手機大量數據——包括電話、簡訊、郵件、聯絡人、位置、還有經過Facebook、WhatsApp、Skype等app傳輸的所有數據。

一旦這些公司入侵你的手機,他們就佔有了它。你不過是帶著它四處走。
羅森(Avi Rosen),以色列網路安全公司「凱梅拉技術」(Kaymera Technologies)

打擊犯罪 也鎮壓異己

當時正大力打擊毒梟的墨西哥政府馬上成了「天馬」的第一個客戶。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墨西哥政府當時支付了這家公司約7700萬美元,包括購買軟硬體設施的1500萬美元費用。

2014年2月22日,墨西哥大毒梟綽號「矮子」的古茲曼在墨西哥押解上直升機。以色列NSO情報公司參與了逮捕他的情蒐監控過程。(東方IC)
2014年2月22日,墨西哥大毒梟綽號「矮子」的古茲曼在墨西哥押解上直升機。以色列NSO情報公司參與了逮捕他的情蒐監控過程。(東方IC)

不過墨西哥政府把這套工具應用在更黑暗的目的,據紐約時報和多倫多大學的調查,它追蹤了至少20名記者和政府的批評人士、調查失蹤學生案德國國際調查人員、甚至是主張課徵汽水稅的支持者。

這些被追蹤的對象收到一系列惡意軟體的嫂軟短訊攻擊。有的人接到短訊說他們的配偶有外遇,或者說他們的親戚過世。

美情報部門養傭兵

根據穆迪(Moody)的估計,合法間諜軟體的市場價值達120億美元。市場激烈競爭的結果,許多國家競相從美國、以色列、俄羅斯情報部門挖角。其中一例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暗物質」(Dark Matter)公司。

暗物質源於名叫CyberPoint的美國公司,許多員工都曾參與美國情報機構的機密項目。不過由於阿聯情報機構曾要求CyberPoint入侵美國伺服器的網站遭到拒絕,阿聯決定自己另起爐灶,在2015年成立暗物質公司,高層主管包括了多名前美國國安局和中情局官員。

總部位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布達比的網路安全公司「暗物質」多名主管出身美國情報機構。(東方IC)
總部位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布達比的網路安全公司「暗物質」多名主管出身美國情報機構。(東方IC)

紐約時報形容,暗物質實際上是「由國家武裝」的公司。它與阿聯情報機構直接合作執行任務,包括對土耳其、卡達、和伊朗的政府部門進行駭客攻擊,對國內異議人士的監控行動,甚至包括入侵Gmail、雅虎和Hotmail的郵件帳號。

高科技、舊法律 駭客的新問題

紐約時報指出,數位戰爭新時代目前最大的問題,是管理的法律模糊而過時,缺少足夠的能力來應對技術的快速進展。

很多新的人正進入這個競技場,他們不遵守同一套規則。這就像把軍事級的武器放到街上某個人手上。
巴托羅姆(Brian Bartholomew),卡巴斯基實驗室(Kaspersky Lab)安全研究員

美國司法部曼哈頓辦公室主管網路詐欺和網路犯罪的前美國檢察官愛德華金(Edward Y. Kim)擔心網路間諜是未來一個危險的領域,他說:「這些來自國家安全部門的人,可能對技術部分非常熟稔,但對法律的複雜性認知不足。」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New Republic

更新時間|2019.04.01 04:2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