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19.05.03 23:28

【全文】台商付3千萬求疏通 蔣孝嚴遭控喬事不成只退百萬

文|傅崇琛    攝影|陳毅偉
國民黨榮譽副主席蔣孝嚴遭吳姓台商指控拿錢喬事不成,只想退款了事。(東方IC)
國民黨榮譽副主席蔣孝嚴遭吳姓台商指控拿錢喬事不成,只想退款了事。(東方IC)

吳姓台商1年半前因投資糾紛遭中國大陸境管,被要求繳交人民幣4000萬元(約新台幣1.8億元)才能回台,為此,吳找上由國民黨榮譽副主席蔣孝嚴擔任理事長的「中國台商發展促進協會」幫忙,先給財務長鳳姓女子人民幣700萬元(約新台幣3,150萬元)作業費,並與蔣在大陸見面,但最後還是靠自己付錢給大陸官方才順利回台。

吳認為蔣拿錢不辦事,揚言訴諸媒體,蔣的辦公室主任詹清池才拿了新台幣100萬元表示願意退款,還要求吳別誤了蔣萬安選舉;但鳳女仍堅持人民幣700萬元已用來打點大陸官員,不願退款。監視器清楚錄下詹、鳳與吳姓台商談判及還款的畫面,雙方的對話也成為吳指控的鐵證。

4月中旬,行動略為不便、滿頭白髮的吳姓台商接受本刊訪問,他憤恨不平地說:「我父親是上海人,我自己是外省第二代,幾十年來都是死忠的藍營支持者,但經過這次事件後,我再也不會投給國民黨任何一票!」

 

避不見面 喊告才現身

吳姓台商拿出一疊文件資料,以及三片分別標註2017年12月15日、19日、26日,總長約4個半小時的光碟作為證據,向本刊表示:「大約一年半前,我在對岸因投資糾紛遭限制出境,還被要求繳交人民幣4000萬元(約新台幣1.8億元)當作抵押。為了回台,我透過一名鳳姓女子找上國民黨榮譽副主席蔣孝嚴,以及蔣的辦公室主任詹清池幫忙疏通。」

吳姓台商指控鳳女要人民幣700萬元作業費用,並以個人名義開支票,保證事情沒辦好就退錢,結果卻跳票。(讀者提供)
吳姓台商指控鳳女要人民幣700萬元作業費用,並以個人名義開支票,保證事情沒辦好就退錢,結果卻跳票。(讀者提供)
吳姓台商指控鳳女要人民幣700萬元作業費用,並以個人名義開支票,保證事情沒辦好就退錢,結果卻跳票。(讀者提供)
吳姓台商指控鳳女要人民幣700萬元作業費用,並以個人名義開支票,保證事情沒辦好就退錢,結果卻跳票。(讀者提供)
吳姓台商公司的會計在鳳女開口要人民幣700萬元作業費隔天,就將新台幣3,150萬元匯入鳳女戶頭。(讀者提供)
吳姓台商公司的會計在鳳女開口要人民幣700萬元作業費隔天,就將新台幣3,150萬元匯入鳳女戶頭。(讀者提供)

「鳳女要我先付人民幣700萬元、約新台幣3150萬元『作業費』,還開了一張同額支票當保證,說事情沒辦好會退費,結果竟然跳票。」吳男不滿地說:「最後還是我自己花了人民幣4000萬元解決,才被放回台灣。回台後我想找他們處理,他們卻避不見面,直到我揚言提告、投訴媒體,詹清池才來我公司拜訪,說不知鳳女拿那麼多錢,他們辦公室只拿到新台幣100萬元,願全數退還。」

2017年12月15日,蔣孝嚴辦公室主任詹清池提著裝錢的紙袋來到吳姓台商(右)公司,聲稱只拿到新台幣100萬元,願退還。(讀者提供)
2017年12月15日,蔣孝嚴辦公室主任詹清池提著裝錢的紙袋來到吳姓台商(右)公司,聲稱只拿到新台幣100萬元,願退還。(讀者提供)

吳姓台商出示當時詹清池到他公司拜訪的監視器影音畫面為證。本刊檢視畫面中的場所,確是吳公司的會議室,日期顯示為2017年12月15日下午3點36分。詹身著白襯衫、外罩一件灰黑色外套,提著一個牛皮紙袋,從畫面下方與吳一同出現。

 

撇清關係 籲勿政治化

詹清池一開口便說:「事情怎麼會燒成這樣子咧?我跟蔣副主席講,他說叫我趕快拿過來…從頭到尾,就是鳳姐那天晚上拿的…」吳姓台商質疑詹為何不接電話?詹則回說:「不是啦!我想說在開會啊…你打電話,我才知道原來有那一筆(手指向桌上的袋子),袋子都沒有換,連存都沒存,因為我們副主席講沒有處理好,就要還給你的。」

詹清池向吳姓台商解釋:「有一個禮拜四的晚上,她(鳳女)好像就從你們這邊拿,跟我約、跟蔣副主席約,送到我們辦公室…那副主席是說,我們從來沒有說事先接受人家的捐款,但鳳姐意思就是(袋子)留下來…」

詹清池更推說,雖認識鳳女,但也幾年沒見,是接到電話請託才協助。吳姓台商追問要怎麼處理時,詹無奈地表示:「我們找到她,想辦法還你錢…不要再用我們的名義了…為什麼一定要陷害我們咧?要搞到那麼政治化咧!」

鳳女(左)常參加由蔣孝嚴辦公室在對岸辦的活動,與蔣辦主任詹清池(右)結識,2人參訪佛寺還合影留念。(翻攝豫台有約網)
鳳女(左)常參加由蔣孝嚴辦公室在對岸辦的活動,與蔣辦主任詹清池(右)結識,2人參訪佛寺還合影留念。(翻攝豫台有約網)

吳姓台商則向詹清池表示,當初鳳女告訴他,這筆錢是要給立法委員蔣萬安(蔣孝嚴之子)選舉用的。詹清池則說:「話都是隨便她講…但我覺得你現在就很不理性…為什麼要置我們於死地咧?我們現在選舉耶…我剛剛跟蔣副主席報告,他也很無奈,叫我過來跟你致意…」

2017年,蔣萬安傳出可能參選台北市長,與父親蔣孝嚴替台商喬事的時間點重疊。
2017年,蔣萬安傳出可能參選台北市長,與父親蔣孝嚴替台商喬事的時間點重疊。

席間疑似蔣孝嚴來電,詹清池一接便說:「喂!報告副主席…是…我現在在吳董這裡…」掛掉電話後,詹向吳抱怨感覺被要脅,得知吳也曾向蔣萬安辦公室詢問後,更不悅地說:「你不是要給我們處理時間嗎?你這樣不就害了我,然後我回去,他(蔣萬安)會覺得我們這裡都在亂搞。」

 

僅拿百萬 稱認知落差

詹清池一直強調不知有人民幣700萬元一事,願將拿到的新台幣100萬元全數退還,但吳拒絕收下,僅簡單表示:「誰給你錢,你退給誰。」最後詹拿著裝錢的紙袋走出會議室。

不過,堅稱與鳳女久未連絡的詹清池,4天後、即同年12月19日,卻陪著鳳女前往吳的公司。鳳女先跟吳握手,並嬌嗔地說,希望吳不要生氣,接著便解釋大陸方面是如何處理。詹則在一旁幫腔,說是雙方認知上的差距,但不為吳所接受。會談約20分鐘後,氣氛越來越僵,鳳女甚至哽咽哭訴:「我不認識你,要不是朋友拜託,幹嘛幫你?搞到我裡外不是人!」

2017年12月19日,蔣孝嚴辦公室主任詹清池(後左)退款被拒後4天,便與鳳女(前左)一起到吳姓台商(右)的公司協商。(讀者提供)
2017年12月19日,蔣孝嚴辦公室主任詹清池(後左)退款被拒後4天,便與鳳女(前左)一起到吳姓台商(右)的公司協商。(讀者提供)

聽到鳳女這麼說,吳姓台商質疑她拿走了人民幣700萬元,怎麼可能只給蔣孝嚴辦公室新台幣100萬元,根本不符合比例原則。鳳女則回應:「我很清楚金額是(人民幣)700萬元,因為是朋友,我不好意思叫你再捐給他們,其實是你另外要捐的,不然你認為(新台幣)100萬元就要他們跑上跑下嗎?不可能嘛!」

吳姓台商在中國大陸與蔣孝嚴、詹清池碰面時,2人都給了吳名片,蔣還表示會請詹盡力幫吳解決問題。
吳姓台商在中國大陸與蔣孝嚴、詹清池碰面時,2人都給了吳名片,蔣還表示會請詹盡力幫吳解決問題。
吳姓台商在中國大陸與蔣孝嚴、詹清池碰面時,2人都給了吳名片,蔣還表示會請詹盡力幫吳解決問題。
吳姓台商在中國大陸與蔣孝嚴、詹清池碰面時,2人都給了吳名片,蔣還表示會請詹盡力幫吳解決問題。

鳳女與吳姓台商越吵越激烈,詹清池則一直在旁試圖緩頰,最後鳳、吳二人起身互嗆「看著辦」後,吳便離開會議室,鳳女則轉身向詹說,不管對她或是中國大陸方面來說,吳姓台商的事早已經結案,不可能退錢,詹若因選舉將到而有所顧忌,就自己去幫吳把事情辦到好。

 

談判破局 隔週又求情

另一片同年12月26日錄影的光碟中,鳳女則因支票跳票一事,來到吳姓台商的公司,除了質疑吳故意害她跳票,也央求吳幫她過票,還表示自己正在籌備一間上市公司,跳票會害她20年的信用受損,甚至答應要給吳利息,前後討論了約3個小時。

鳳姓女子(右)臉書有她與前總統馬英九(左)的合影,看似政商人脈豐沛。(翻攝臉書)
鳳姓女子(右)臉書有她與前總統馬英九(左)的合影,看似政商人脈豐沛。(翻攝臉書)

吳姓台商向本刊細說整起事件的始末,表示自己在中國大陸經營成衣事業已三十幾年,卻在2017年被公安「邊控」。吳回憶說:「11月25日,我正要從上海浦東機場搭機返台,沒想到卻被告知,我被安徽淮北的經濟公安限制出境,隔日下午我就趕到淮北了解情況,並說明事情始末。」

原來吳姓台商因成衣事業有成,工廠從上海一路轉進到無錫、淮北等地,甚至還成為安徽地方政府認證的百大民營企業之一。2010年,位於淮北的廠房因都市計畫須遷移到郊區,但吳仍以人民幣九千多萬元的代價,回頭向當地政府標租原本工廠約20,000坪的土地,打算投資房產、飯店。

然而「隔行如隔山」,吳做了二年多後想脫手,遂在當地法律顧問的建議下,釋出98%股權,只留2%在手,以規避變賣中國國有地的問題。

吳姓台商向中國淮北市政府標下土地,打算經營房產飯店,因轉讓股權捲入「爛尾樓」案遭到境管。(讀者提供)
吳姓台商向中國淮北市政府標下土地,打算經營房產飯店,因轉讓股權捲入「爛尾樓」案遭到境管。(讀者提供)

不料,接手的人竟在2016年將相關建案拿去抵押,向銀行借貸了人民幣1.8億元後落跑,導致許多買屋的人無法過戶,陳情到當地的廉政單位,相關股東因此陸續被逮入獄,吳姓台商也因為這起「爛尾樓」案遭境管。

 

遭陸邊控 牽線尋協助

淮北相關單位高層向吳姓台商表示,想要解除「邊控」,就得拿出人民幣4000萬元當作抵押。吳無奈地說:「我想都沒想過自己會遇上這種事,便到處找關係想要先解除境管,此時剛好公司會計的親戚與鳳女是同學,當時鳳在『中國台商發展促進協會』掛名財務長,該會理事長正是蔣孝嚴。」

卸下公職後的蔣孝嚴(黑色西裝者)經常前往中國大陸參加各式論壇及活動。(東方IC)
卸下公職後的蔣孝嚴(黑色西裝者)經常前往中國大陸參加各式論壇及活動。(東方IC)

吳姓台商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繼續述說原由。他表示:「中國台商發展促進協會執行長是詹清池,公司會計便請鳳女牽線,在2017年11月28日與詹見面,詢問是否能夠協助。當時詹表示,蔣孝嚴12月會到合肥參加論壇,可安排直接跟蔣見面。」

蔣孝嚴曾帶著妻子及兒子立委蔣萬安,前往山西祭拜母親章亞若。(東方IC)
蔣孝嚴曾帶著妻子及兒子立委蔣萬安,前往山西祭拜母親章亞若。(東方IC)

「隔天、11月29日,鳳女表示,能用人民幣700萬元打通關節,並在12月11日或23日解除邊控,還能在3星期內,降低人民幣4000萬元的抵押金額,並處理掉爛尾樓案。鳳為了取信我們,還以她個人的名義開票當保證,所以會計便匯了新台幣3150萬元(約人民幣700萬元)到她的銀行戶頭。」吳男回憶說。

 

合肥會蔣 幫寫陳情書

吳姓台商表示,同年12月2日,他的確在合肥一個類似迎賓館的地方見到蔣孝嚴,蔣一看到他還問:「你是不是吳某某?」接著便與吳、詹清池及二名吳公司員工共5人在房間內會談。席間蔣除了表示,的確有受鳳女所託,之後也當著吳的面打給淮北當地的書記,更幫忙寫了陳情書給安徽省長等官員,希望幫吳解除境管。

吳姓台商出示公司會計與詹清池的微信對話,證明真的有在中國合肥與蔣孝嚴等人碰面。(讀者提供)
吳姓台商出示公司會計與詹清池的微信對話,證明真的有在中國合肥與蔣孝嚴等人碰面。(讀者提供)

不過,後來淮北方面仍堅持要吳姓台商拿出人民幣4000萬元才肯放人。直到12月11日,吳籌到人民幣2000萬元現金,並將工廠抵押,等於繳滿人民幣4000萬元後,才在隔天、12月12日返台。吳不滿地表示:「如果要這樣,我一開始繳人民幣4000萬元就好了,幹嘛還要多花人民幣700萬元?」

吳男最後自己付了人民幣2千萬元現金,並拿出廠房抵押,才得以解除境管。(讀者提供)
吳男最後自己付了人民幣2千萬元現金,並拿出廠房抵押,才得以解除境管。(讀者提供)
吳男最後自己付了人民幣2千萬元現金,並拿出廠房抵押,才得以解除境管。(讀者提供)
吳男最後自己付了人民幣2千萬元現金,並拿出廠房抵押,才得以解除境管。(讀者提供)

雖然鳳女堅持已依約讓吳姓台商在期限內返台,不願退款,但吳認為人民幣4000萬元罰金及爛尾樓案尚未解決,鳳拿錢不辦事,因此對她提起詐欺、違反《票據法》等相關訴訟,目前官司仍在進行中。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至於為何選擇在此時出面揭露真相?吳姓台商坦言:「就是不甘心!尤其像蔣孝嚴這樣的政治人物,遇到事情只會逃避,不肯出來面對,實在讓我無法接受!」

蔣孝嚴小檔案
  • 現職:國民黨榮譽副主席 
  • 年齡:77歲 
  • 出生:廣西桂林
  • 家庭:父為前總統蔣經國、母為章亞若。1970年與黃美倫結婚,育有1子2女,兒子蔣萬安為國民黨現任立委
  • 學歷:美國喬治城大學政治碩士、東吳大學英文系
  • 經歷:立法院第5至7屆立委、國民黨中常委、總統府資政、總統府祕書長
政治人物收錢喬事案例
  • 2019.04.24:前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因爐渣案收賄,二審判刑13年半,財產來源不明部分判2年定讞,收賄6,300萬元部分發回重審,林告媒體部分則依誣告罪判5個月。
  • 2019.04.02:前內政部營建署長葉世文擔任桃園縣副縣長期間,被控多次向建商索賄,遭判刑10年半定讞。
  • 2019.04.01:前桃園龜山鄉長陳志謀,2012年涉嫌在辦公室收受建商賄賂,遭檢調逮捕,一審被判刑20年,陳喊冤表示會再上訴。

更新時間|2019.05.04 02:2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