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05.11 13:29

「說錯一句話,器官就沒了!」 器捐師掉淚被罵不專業 

【器捐師職人劇番外篇】

文|廖佩玲    攝影|蕭志傑 陳仁萱    影音|原萱容 張匡皓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公視職人劇《生死接線員》中器捐師辦公室掛著「死去活來」的匾額,正是「器官捐贈及移植」的寫照。(公視提供)
公視職人劇《生死接線員》中器捐師辦公室掛著「死去活來」的匾額,正是「器官捐贈及移植」的寫照。(公視提供)

以器官捐贈移植協調師為主的公視職人劇《生死接線員》,播出後引起不少有關器官捐贈的話題。為這部戲擔任顧問的亞東醫院器捐護理師潘瑾慧語重心長地表示:「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患,每每都是在和時間賽跑,到底能不能等下去,往往沒有答案,我常不知捐贈端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1994年在台大醫院擔任護理師的潘瑾慧,負責的是照顧手術後及等待心臟移植的病人,這也是她開始接觸器官捐贈前端工作的開始。「我常在想,這是生命的安排吧!是器捐移植這個工作找上我的,並不是我努力去得來的,而13年來從事器捐護理師歷練的過程,讓我發現不論是受贈者或捐贈者,都是很可貴且值得欽佩的生命,我只是扮演螺絲釘的角色。」

潘瑾慧認為,讓家屬能將哀傷放下、發揮生命轉念,是她從事器捐工作最大的意義。
潘瑾慧認為,讓家屬能將哀傷放下、發揮生命轉念,是她從事器捐工作最大的意義。

就像《生死接線員》戲中,器捐師辦公室掛著寫著「死去活來」的大匾額一樣,潘瑾慧每天上班都在面對生離死別,等待移植病人與家屬的迫切、喪失親人的悲痛等,在她眼中早已成日常風景。

「我曾經碰過等待移植的受贈者及家庭,原本歡天喜地以為已等到移植的器官,但又因莫名的原因無法獲得,這種從天堂跌到谷底的感覺很殘忍,他們往往會跪在你面前祈求,希望有其他辦法可以救自己的親人。」潘瑾慧坦言,即使內心百感交集,但外表還是得裝出雲淡風輕的樣子:「曾經有人說,協調師在家屬面前掉眼淚是不專業的,但我們也有自己情感的投射啊,只是不能讓家屬受到影響,過程對我們來說是很難拿捏的。」

歷經無數器捐案例,潘瑾慧認為器捐最困難的就是「未知」,捐贈個案中,可能診斷相同、發生意外的創傷相同,但面對截然不同的家庭,就必須有不一樣的表達方式:「要隨時接家屬們情緒的球,而且點線面都得要顧全,很有可能說錯一句話,家屬不願意捐,整件事就垮台了。所以,如何讓家屬能將哀傷放下、發揮生命轉念,是我從事器捐工作最大的意義。」

更新時間|2019.05.10 17: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