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9.06.12 22:14

【馬背上的奇蹟(番外篇)】台灣馬術治療中心專業度亞洲有目共睹 營運艱辛亟待各界伸出援手

文|劉瑞芬    攝影|林煒凱    影音|李文顥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5月中連日豪雨,新屋馬場大淹水,馬術治療中心希望能另覓更適合的場地,讓治療能順利進行下去。(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提供)
5月中連日豪雨,新屋馬場大淹水,馬術治療中心希望能另覓更適合的場地,讓治療能順利進行下去。(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提供)

台灣馬術治療中心落腳桃園新屋馬場後,每逢暴雨,新屋馬場必定淹水,5月中桃竹地區的連日豪雨,就讓新屋馬場變成一片汪洋,馬廄和室內場全部泡在水裡,馬療課程只能暫停。

馬蹄最怕泡水,台灣馬術治療中心亟需尋找更適合馬匹和孩子們的場地,來重建馬術治療中心。

比起之前中壢的馬場,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新屋馬場新址其實條件更退步了,別的不講,光是室內場的沙子,根本不適合讓馬在這裡行走或跑步。中心唯一全職物理治療師詹淑雅(阿雅老師)說,已經發生好幾次馬匹受傷事件,而所謂的「室內場」充其量只有屋頂遮蔽;新屋靠海,風特別大,孩子在進行馬術治療時,也只能忍受風吹日曬雨淋。

教學顧問Uta還是一貫含蓄地說,「當然我們來這裡,我們也很開心有一個地方可以來,可是還是希望有更好的地方可以服務。」Uta、阿雅老師和總教練張兆遠等人最大的心願,就是能有一個更理想的環境,有一塊自己的地,照自己的需求蓋一個馬術治療中心。

希望工程

台灣馬術中心成員最大心願,就是能有一個更理想的環境,有一塊自己的地,照自己的需求蓋一個馬術治療中心。
台灣馬術中心成員最大心願,就是能有一個更理想的環境,有一塊自己的地,照自己的需求蓋一個馬術治療中心。

即使只是暫時的,孩子騎乘之後,剛下馬時走路可以得到立即性的改善,Uta說,「如果我們有一個比較好的環境的話,我們就可以讓小孩子在下來的時候,再走路、做一些其他的運動,因為可以利用我們剛剛得到的那個東西,來把它轉換到別的動作上。」這是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所有教練、以及家長的共同心願,實際上卻是處處卡關,既沒有土地,也缺資金

難能可貴的是,在艱困的營運條件下,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早在國際上得到認可,曾經在國際知名的《復健治療》期刊發表過數篇論文,專業技術更已是亞洲的權威,常常被邀請去韓國、日本演講。

我們到訪時,正巧有位馬來西亞人專程前來馬場觀摩,Uta說,「下禮拜又會有南京來的人來,所以我們在亞洲也可以變成一個推廣馬術治療的一個中心,我們在技術方面已經被人家認可,現在變成我們的硬體方面比較弱......台灣在某領域可以當領導的一個地位,可以影響到周圍的國家,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很值得去追求的一個目標。」

身兼馬術教練與身心障礙者馬術治療教練的Uta說,把硬體蓋起來,還可以舉辦馬術的訓練活動,目前放眼台灣沒有任何馬場有很好的條件,可以辦馬術訓練課程,也缺乏標準的比賽場地。

台灣馬術治療中心在去年遷址前,曾發表一項希望工程願景,冀望能尋找3-5000坪土地,籌募3000萬以上的建設經費,打造全台唯一、亞洲示範馬匹輔助教育與復健的場所,並追求財務穩定、永續營運等目標。

吳維博、郭大維與孫育仁(由左至右)三位在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接受馬術治療的腦麻患者,2012年參加香港國際馬術比賽。他們說,生命就是該不斷地勇敢嘗試。(張兆遠提供)
吳維博、郭大維與孫育仁(由左至右)三位在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接受馬術治療的腦麻患者,2012年參加香港國際馬術比賽。他們說,生命就是該不斷地勇敢嘗試。(張兆遠提供)

雖然專業上是亞洲其他國家敬佩學習的對象,但韓國有三星支撐,香港和新加坡有賽馬會援助,唯獨台灣馬術治療中心的營運孤立無援,只能靠自己和善心人士的捐助,講起來都是「辛酸血淚」。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台灣馬術治療中心由於涵蓋醫療、畜牧與農業等部門,定位無法源依據,非常需要政府以專案專法施予援手,否則,新屋馬場三年租約到期時,馬術治療中心前途可謂是一片茫然

更新時間|2019.06.20 05: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