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07.07 05:22

上班族宛如行屍走肉 他接觸青少年才發現大家都是殭屍

【少男心導演番外篇】

文|祁玲    影音|張匡皓 林雅菁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長久允(右)宣傳《爸》片時常對著鏡頭故做嚇人表情,圖為他和柏林影展「新世代青少年」節目負責人Maryanne Redpath合影。(翻攝自berlinale.de )
長久允(右)宣傳《爸》片時常對著鏡頭故做嚇人表情,圖為他和柏林影展「新世代青少年」節目負責人Maryanne Redpath合影。(翻攝自berlinale.de )

日本導演長久允(Makoto Nagahisa)首部劇情長片《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We Are Little Zombies),以及3年前的短片《金魚亂倒少女日記》(And So We Put Goldfish in the Pool),不但主人翁都是國中生,也都自比為僵屍,對此長久允說:「用僵屍這個概念,是跟我的心態比較接近的。」

他表示,身為上班族,他常有一個念頭,就是每天只能做公司交代的事,無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有種壯志難伸的感覺,宛如行屍走肉,「像僵屍般存在。」

不只是他,身邊不少已踏入社會的朋友也有這種感覺。尤其此次為了拍片甄選演員,至少與200位青少年面談。很多人都透露,雖然在日本,大家嘴上說要有夢想、要堅持,冠冕堂皇,但事實上青少年也常有不得志的心情,例如被考試壓得喘不過氣來,或過著被同學霸凌、排擠等的日子,很少人可以真正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

長久允說:「就算年紀輕輕、也常像僵屍一樣、行屍走肉,是大人和小孩面對的共同處境和煩惱,我在創作裡特別把它放大。」

長久允的電影描寫日本青少年面對課業和同儕壓力的無奈,圖為《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的劇照。(佳映娛樂提供)
長久允的電影描寫日本青少年面對課業和同儕壓力的無奈,圖為《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的劇照。(佳映娛樂提供)

在《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裡,魚的意象重覆出現。他表示,不管是水槽或庭院池塘裡的魚,都不應該生活在那裡的,應該在大海或河裡悠遊,但牠們卻在有限的空間裡,很努力地活著。

「這個意象和我想要描寫的青少年的心境是很一致的。所以不管是鯨魚、鯉魚,我覺得片中出現的魚,都有同樣的象徵意義。」

《爸》片描述4個青少年在家庭發生劇變後,共組樂團藉音樂療傷,樂團取名「我們是小僵屍」,也就是電影的英文片名「We Are Little Zombies」。因此,長久允和演員宣傳此片時,常對著鏡頭學僵屍做嚇人動作,呼應片名。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將於7月12日在台上映。

更新時間|2019.07.05 07: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