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7.07 22:58

【日月潭我家的1】5個大安公園土地被強徵 他揪30家族討公道

文|林慶祥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日月潭在日治時代只有5.75平方公里,現在全潭面積為8.27平方公里,向本刊投訴的黃進昇說,沉在日月潭底的大批土地,當年都是他們家的。(東方IC)
日月潭在日治時代只有5.75平方公里,現在全潭面積為8.27平方公里,向本刊投訴的黃進昇說,沉在日月潭底的大批土地,當年都是他們家的。(東方IC)

1932年日本人為了興建日月潭發電廠,以「寄附」之名強徵土地,如今這些沈在潭底的土地,約有120萬平方公尺,相當5個大安公園面積,地主後代子孫、國小校長退休的黃進昇,尋找失散70、80年鄰居親友,共30個家族,組織「南投縣日月潭無償徵用民地轉型正義學會」,向促轉會陳情,欲討回公道,卻被打回票,如今仍繼續陳情,不排除提出申訴。

黃進昇指著湖畔說,沉在日月潭底的大批土地,當年都是他們家的。
黃進昇指著湖畔說,沉在日月潭底的大批土地,當年都是他們家的。

該學會會長黃進昇說:「以前日月潭沒這麼大,水面面積僅5.75平方公里,為了興建電廠,引濁水溪水源,淹沒良田土地,將日月潭加高堰堤,成為儲水湖,隨著電廠擴建,現在全潭面積是8.27平方公里,如今沉在潭底的120萬平方公尺土地,以前8成是我們2家姓黃的家族所有」。

日據時代,黃進昇的高祖父是製腦社的醫師,家族裡還有保護製腦(樟腦丸)工人的私人武裝部隊,另一個黃姓家族,是「台灣最後一個通事」黃玉振的後代,他們家是墾首,其他家族多半是2個「老黃家」的佃農,日本人來了,耕者有其田,紛紛成了小自耕農。

 黃進昇透過日治時代的戶籍資料(圖),進一步調出詳細的地籍資料。(讀者提供)
黃進昇透過日治時代的戶籍資料(圖),進一步調出詳細的地籍資料。(讀者提供)
黃進昇指出,日治時代的地籍資料寫「寄附」,其實就是強占。(讀者提供)
黃進昇指出,日治時代的地籍資料寫「寄附」,其實就是強占。(讀者提供)

當年日本人為了建造由八田與一設計的日月潭發電廠工程,以「寄附」方式,強徵120萬平方公尺的土地。黃進昇說,他記得父親告訴他,當年日本人測量出未來興建水庫後,水線以下會淹沒在潭底的土地,一律改登記為「寄附」,也沒跟他們協商,也用不著脅迫,就直接通知住戶搬遷,但地上物如牛棚、雞鴨寮、房子,則給予微薄的補償,這將近200戶人家就這麼星散了!

老校長黃進昇退休後,花了15年時間,從「被寄附」的200多戶中,找回了30個家族,成立學會,向行政院「促進轉型委員會」申請調查,卻被打回票,促轉會也不「駁回」,也不接受陳情,展開調查,只給一紙公文,退回一箱資料,把球踢給南投縣政府。

該學會委任律師陳建三指出,光復後省政府公布「台灣省土地權利清理辦法」,凡日本人徵收不給價的,一律發還土地,但寄附、贈與不補償;問題來了,任誰都知道所謂「寄附」其實是強徵,這好比國民黨接收了強盜的贓物,卻沒有依法處理,這也是發生在威權時期,促轉會怎能「選擇性辦案」?

更新時間|2019.07.08 11:1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