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20.01.24 06:58

【全文】被動元件景氣回春 國巨陳泰銘拚全球龍頭

文|曹以斌    攝影|吳貞慧 林育緯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本土被動元件龍頭國巨董事長陳泰銘,花1年打消庫存健全產業,讓國巨股價翻身,一舉衝上百強36名,更打算在2年內與日韓對手一拚龍頭寶座。(讀者提供)
本土被動元件龍頭國巨董事長陳泰銘,花1年打消庫存健全產業,讓國巨股價翻身,一舉衝上百強36名,更打算在2年內與日韓對手一拚龍頭寶座。(讀者提供)

去年走過中美貿易戰衝擊,台灣景氣谷底翻身,台股更衝出史上最長萬點行情。本刊調查,百強企業市值普遍增加,科技業更是大漲。其中,曾從股后跌落的本土被動元件龍頭國巨董事長陳泰銘,花1年打消庫存健全產業,讓國巨股價翻身,一舉衝上百強36名,更透過大手筆併購,打算2年內與日韓對手一拚龍頭寶座。

排名第84名的群光董事長許崑泰,除了手握亞馬遜(Amazon)、谷歌等大廠訂單外,去年也拿下台北雙子星開發案,事業旺到不行。排名18的台灣車市霸主和泰車,不但蟬聯18連霸,獲利更上看2個股本,總經理蘇純興直言:「2020年看不到不好的理由。」

「這是強強結合的國家隊!『新同欣電』將是世界最大獨立CMOS影像感測器(CIS)封測廠。」去年底,併購美國被動元件廠基美(KEMET)甫月餘,今年63歲、素有「台灣科技業併購天王」之稱的國巨董事長陳泰銘再度出手,集團旗下的CIS封測廠同欣電以換股方式,取得專注於車用CIS封測龍頭勝麗的100%股權,2家公司合併後,可望成為SONY、三星等IDM廠(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r 整合元件製造商)之外,全球最大的CIS封測廠。

去年底國巨集團旗下的同欣電以換股方式,取得專注於車用CIS封測廠勝麗的100%股權。(聯合知識庫)
去年底國巨集團旗下的同欣電以換股方式,取得專注於車用CIS封測廠勝麗的100%股權。(聯合知識庫)
陳泰銘小檔案
  • 年齡:63歲 
  • 學歷: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
  • 現職:國巨董事長
  • 經歷:國巨執行長、智寶電子董事長、寰邦科技董事長、聲寶副董事長
  • 家庭:單身,與前妻李慧真育有1子2女

外資大看好 國巨獲升評

好消息不只如此,2020年一開春,市場傳出晶片電阻喊漲,這是2018下半年以來,被動元件產業首度出現漲價的消息。「被動元件產業曙光乍現,積層陶瓷電容(MLCC)來到拐點,2020年由5G帶動需求,產業景氣即將翻揚。」外資摩根士丹利證券一口氣升評國巨、日本村田製作所(Murata)、南韓SEMCO三大供應商到「優於大盤」,同時強調MLCC是5G投資商機中的處女地(Untapped)。

被動元件景氣回春,外資摩根士丹利證券一口氣升評國巨到「優於大盤」。
被動元件景氣回春,外資摩根士丹利證券一口氣升評國巨到「優於大盤」。

除了外資報喜,身為台灣被動元件龍頭的陳泰銘,市場嗅覺更是敏銳。「花整整一年時間調整,科技業上、中、下游的庫存都已乾涸,近期供需又似乎有些緊張,就以目前被動元件的庫存水位來看,2020年將是產業超級健康的一年。」連續利多跟著來,人逢喜事精神爽的陳泰銘對友人透露。

花了一百多億元吃下勝麗,泛國巨集團產業地位更上一層樓,不但讓陳泰銘開心之情溢於言表。更重要的是,過去2年,陳泰銘連續出手多次,先後收購君耀-KY、併購美商普思,去年又吃下美商基美,一連串的併購擴張,讓國巨版圖跟著大躍進,加上傳出景氣春燕到來,就算去年營收比前1年衰退4成多,但投資人依舊買單,帶動國巨股價谷底翻揚,去年底一舉衝上437元,讓2019年國巨市值增加38.22%達到1870.36億元,在台灣百強企業排行從前一年的42名,前進6位到36名。

本土被動元件龍頭國巨董事長陳泰銘花1年打消庫存健全產業,讓國巨股價翻身。
本土被動元件龍頭國巨董事長陳泰銘花1年打消庫存健全產業,讓國巨股價翻身。

這樣的結果看在陳泰銘眼中,早已了然於心。因為他很清楚,這次被動元件產業春燕能夠再臨,全因他花了整整一年時間調整庫存,不看短期利益,全力讓產業回到正軌。

減產清庫存 換來好體質

雖然2018年,被動元件有一波超級大反彈,幾乎每個廠商都捧著現金要跟陳泰銘買貨,但沒想到美中貿易戰爆發,導致全球景氣急凍,產業上、中、下游全部積滿庫存,也讓國巨從台股股后之位崩跌谷底。

國巨是全球第3大MLCC被動元件大廠。(翻攝自Roskill)
國巨是全球第3大MLCC被動元件大廠。(翻攝自Roskill)

痛定思痛的陳泰銘首先把國巨的產能大幅降低,原本市場需求還有產能的5成,他故意讓產能降到2成5,也就是說,客戶買不齊的貨就要從庫存中消化,一步步從最終端的品牌客戶(如蘋果、惠普),到通路商的庫存都能因此消化,就這樣花了4個季度,終於去化全部庫存。「 (庫存天數)從最高峰的170天,降至最近70天以下,現在更降到只剩不到50天。」日前陳泰銘公開表示。

陳泰銘在短痛與長痛的拉扯中,選擇了前者,因為不這樣做,庫存問題一直都在,產業不會有恢復健康的一天。「如果不是Pierre(陳泰銘)堅持花1年時間清庫存,逼著同業跟進,相信3年都清不完。整個產業也只有他辦得到。」1位同業不得不佩服地說。

此舉讓國巨去年獲利出現衰退,但法人預估仍有機會賺進2個股本,比過去5年的財務平均值都來得高。「藉著這樣的洗禮,也證明國巨是家體質非常健康的公司。」陳泰銘笑著對朋友說。

各國競相投入5G建設,被視為今年推動被動元件產業成長的重要商機。(東方IC)
各國競相投入5G建設,被視為今年推動被動元件產業成長的重要商機。(東方IC)

度過打消庫存的陣痛,國巨今年的營收獲利可期,但陳泰銘並不以此自滿,因為接下來的2年,將是他率領國巨集團超越日本同業、南韓SEMCO二大敵手的關鍵時刻,尤其是連續買下普思與基美2家美商同業後,更讓他信心十足,準備挑戰世界第1。

去年11月,陳泰銘以500億元(16.4億美元)的天價吃下美商基美,不但創下台商對外併購史上第二大,也是繼19年前吃下飛利浦被動元件部門後,陳泰銘最重要的一場收購案。「基美將成為未來5到10年重要成長動力。」在收購基美的國際記者會上,陳泰銘一臉驕傲地說。

基美在車用、工控等高階市場占有一席之地,除了能讓國巨賺技術財之外,還能一舉拿下進入日本市場的門票。(翻攝自KEMET臉書)
基美在車用、工控等高階市場占有一席之地,除了能讓國巨賺技術財之外,還能一舉拿下進入日本市場的門票。(翻攝自KEMET臉書)

「我期望2020年下半完成併購,屆時新國巨營收規模將成長1倍,獲利增加8到9成。」陳泰銘口中談的新國巨,將是年營收900億元,稅後純益達170億元,僅次於村田與SEMCO的全球被動元件三哥。「超越日韓一直是我的夢想,給我2年的時間,好好整合,絕對有機會。」陳泰銘對友人說。

續賺管理財 進階技術財

陳泰銘之所以會如此有信心,全因國巨將從過去擅長「賺管理財」,進階到「賺技術財」。陳泰銘認為,台商以前都在衝量、拚價格,已經做到世界第1,像鴻海1年做4兆多元的生意,只要多賺1%,1年就多賺400億元,這就是所謂的賺管理財。

「過去10年來,國巨每年的獲利幾乎是台灣同業的加總,已賺到極致了,這點我不會放棄,但下一步就是要賺技術財,不管是買普思、併購基美都是為了賺技術財,就像吃到蛋糕上的美味奶油一樣。」陳泰銘解釋。

基美擁有包括日本豐田在內的世界一流車廠客戶。(東方IC)
基美擁有包括日本豐田在內的世界一流車廠客戶。(東方IC)

他更以基美專長的車用市場舉例,「以前台商只能做到車用多媒體音響、GPS這種消費性的東西,未來我們可以進入汽車引擎、ABS安全系統有關的領域,更別說德國博世(Bosch)、日本豐田(TOYOTA)等一線品牌都是基美的客戶。」陳泰銘在記者會上興奮地說。

口中喊出搶賺技術財,全因基美MLCC產品的平均單價(ASP)幾乎是國巨的20倍,這對國巨未來的獲利來說,絕對是一大助益。而且更重要的是,吃下基美後,終於讓國巨打入陳泰銘夢寐多年的日本市場。

「幾年前日本NEC出脫零件事業,把旗下的TOKIN賣給了基美,擁有了日本的通路與客戶群,包括汽車、工規等最高端市場都入袋,拿下基美等於是替國巨打開最難的日本市場。」同業形容陳泰銘買基美是一箭雙鵰。

去年11月,以500億元代價吃下美商基美,陳泰銘形容可讓國巨吃到蛋糕上美味的奶油。
去年11月,以500億元代價吃下美商基美,陳泰銘形容可讓國巨吃到蛋糕上美味的奶油。

然而,身為併購天王的他,談到併購基美的機緣,則說一切都是「天時、地利、人和」。去年初,陳泰銘發現基美發布了CEO(執行長)離職的消息,給了他絕佳談併購的時機。「我很清楚,一旦新CEO上任,就不再有機會。」陳泰銘透露。花了整整11個月,認真地與基美董事會與大股東們談判,中間還出現美國同業競爭,最後陳泰銘靠股東權益、員工與經營團隊最佳利益搶親成功。

不只對外商併購花盡心思,在台灣,陳泰銘也不斷尋求與同業合併做大的機會。像最近併入同欣電的勝麗董事長劉福洲就是主動找上門,「一切都是為了要把公司做大。」劉福洲透露,他看上的是陳泰銘想打世界盃的企圖心。

「之前同欣電楊董(楊惠捷)年紀大了想退休,子女又不想接班,主動找上陳泰銘。入主半年就讓同欣電市值大增6成,這次跟勝麗結合,又變世界第一,算是對楊董有交代了。」同欣電員工說。

組四大艦隊 擴大市占率

至於未來國巨併購的方向,「首先要能與國巨互補,其次要能強化產業地位,最後則是在技術、產品與通路上都能有幫助。」陳泰銘透露。

同欣電董事長楊惠捷主動找上陳泰銘,加入國巨集團艦隊之中。(翻攝自同欣電子官網)
同欣電董事長楊惠捷主動找上陳泰銘,加入國巨集團艦隊之中。(翻攝自同欣電子官網)

其實過去幾年來,陳泰銘不斷擴大集團版圖,這次同欣電吃下勝麗之後,從過往以國巨為首的母雞帶小雞模式,逐漸走向國巨、奇力新、凱美與同欣電四大艦隊,打造鼎足分工、分進合擊的戰鬥隊形,目前陳泰銘旗下上市公司已有4家擠進股價百元俱樂部。「除了被動元件本業外,還逐步擴充電子零組件版圖,意在打造泛國巨供應鏈,在上、中、下游都握有主導權,既可以掌控成本,更能擴大市占率。」一位被動元件分析師觀察。

競爭同業華新集團旗下的華新科,也積極向零組件同業出手,2018年與陳泰銘爭奪保護元件與天線廠佳邦,雖然被對手焦佑衡拿下,但他並不氣餒,因為「國巨跟同業(華新科)策略不一樣,別人又能做銀行、面板、DRAM、電線電纜、不動產,還有不銹鋼,有太多選擇,陳泰銘只做一種行業,非把它做好不可。」資深產業分析師這樣形容。

購藏五裸女 轉手賺四億

不只在科技業赫赫有名,陳泰銘還是藝術收藏家與美食家。去年11月佳士得秋拍上,知名畫家常玉名作《五裸女》再次出現,以新台幣12億元的價格拍出,驚艷各界,但陳泰銘早在1994年就以新台幣四百多萬元購入此畫,2011年以港幣1.28億元(約新台幣4.75億元)售出,大賺超過4億元,他的藝術品購藏功力,一點都不輸給他的併購成果。

去年佳士得拍賣常玉名作《五裸女》,其實陳泰銘曾靠購藏此畫,賺進4億元。(佳士得提供)
去年佳士得拍賣常玉名作《五裸女》,其實陳泰銘曾靠購藏此畫,賺進4億元。(佳士得提供)

而坐擁數百億元身價的陳泰銘,在每天工作時間長、像打仗一樣的科技業待久了,下班就想找方法紓解緊張,除了美食、音樂、藝術,還精通爬山、衝浪、騎馬、打壁球,他常跟朋友笑說:「我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大收藏家,我只是與藝術同在,一起呼吸、一起作息而已!」

陳泰銘自認是個不折不扣的「生活家」,不只藝術,包括飲食、運動、烹飪都是他生活的一部分。「藉著這些機會,我交往了許多跟商業無關的朋友,像有法國、日本米其林三星主廚會找上門,請我做菜給他們吃、一起把酒言歡,這大概是很少人有的體驗吧。」陳泰銘笑著說。

陳泰銘不只科技界併購天王,更是藝術收藏家與美食家,但他謙稱自己是個生活家。(讀者提供)
陳泰銘不只科技界併購天王,更是藝術收藏家與美食家,但他謙稱自己是個生活家。(讀者提供)

四字養成教育 陳泰銘女兒出征東京奧運

「她很努力,為了比賽選擇留職停薪1年,還長期在德國接受嚴格訓練。能進入運動最高殿堂跟世界一流選手競技,對她是很好的經驗。」歷經近一年的賽事洗禮,雙胞胎次女陳少曼取得東京奧運馬術個人賽參賽門票,消息傳回台灣,陳泰銘滿臉驕傲。

陳泰銘有計畫的培育雙胞胎女兒,成為世界級的頂尖運動好手。(今周刊提供)
陳泰銘有計畫的培育雙胞胎女兒,成為世界級的頂尖運動好手。(今周刊提供)

自幼砸重金 赴德學馬術

從小就對馬術有興趣的姊妹倆,10歲被送到德國學騎馬,當時陳泰銘還對教練說:「訓練目標就是要進入亞運。」不只聘請專業教練,更重金買了4、5匹名駒,並一步步地在歐洲參加賽事累積經驗。

培育女兒花錢不手軟,但陳泰銘一開始就要2人牢記,想成為世界頂尖運動員,必須做到「紀律、毅力」4字。他要求2個女兒放學後就到馬場練習,每次練就是一個下午;練習完畢後,還得花上1個小時,親自幫馬洗澡、刷毛、餵食,甚至清理馬房。

「馬術不只運動員本身訓練,還要跟馬匹配合,這都是跟馬匹培養感情的最快方法,也讓她們清楚運動不只有熱情而已,更要找對方法。」陳泰銘跟朋友解釋。

2006年杜哈亞運,17歲的雙胞胎首度參賽就奪牌,妹妹陳少曼獲得銀牌,姊姊陳少喬則獲得第4名。

陳少曼以亞洲馬術積分第一名的成績,7月將進軍東京奧運。(中央社)
陳少曼以亞洲馬術積分第一名的成績,7月將進軍東京奧運。(中央社)

陳少曼先前已參與過3屆奧運馬術資格賽,2008年北京奧運和2012年倫敦奧運,都以一名之差,無緣奧運。儘管如此,她還是持續自主練習,為叩關奧運,去年向工作的香港藝術品拍賣公司蘇富比申請留職停薪,花1年時間征戰各地爭取積分,終於奪下亞洲區第1名,將在今年7月前進日本東京奧運,與國際一流高手同台競技。

長女陳少喬原本也跟妹妹一樣是馬術好手,但五年前轉進衝浪運動,只花了1年就成為衝浪國手,3年前就去參加世界衝浪錦標賽為台灣爭光,讓陳泰銘好生得意。

「在美國念書時接觸衝浪,一開始只是好玩,但從小父親就教我,做任何事情都要做到最好。」去年在陳泰銘支持下,成立衝浪隊打算替台灣奪牌的陳少喬還透露:「爸爸第一次衝浪就成功,還是我教他的。」

熱愛衝浪的陳少喬(右2),不但奪得世界錦標賽金牌,還組成衝浪國家隊,要替台灣爭光。(讀者提供)
熱愛衝浪的陳少喬(右2),不但奪得世界錦標賽金牌,還組成衝浪國家隊,要替台灣爭光。(讀者提供)

兒女想接班 須符二條件

陳少喬、陳少曼姊妹花不僅是國際頂尖運動選手,念書也是學霸級,從美國學校畢業後,雙雙進入美國長春藤名校,陳少喬畢業於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金融系,目前擔任國巨董事長特助,協助打理投資併購相關事宜;陳少曼則畢業於賓州大學藝術系,熱愛藝術的她五年前進入美國蘇富比工作。

不少朋友都常問陳泰銘,未來會不會讓兒女接班國巨?他回說:「我沒有家天下的想法。」

針對兒女要接公司,陳泰銘開出2個條件,第一要有熱情,畢竟科技業壓力太大,沒熱情是撐不下來,但更重要的是第2點,要有天賦,「沒能力就別碰公司,畢竟經營國巨這麼專業的事,千萬不能害到別人(股東)。」他苦笑著對友人說。

2020台灣百強企業
2020台灣百強企業

更新時間|2020.05.07 16:5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