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20.08.15 05:58

【全文】賄款金流大追擊 徐永明索賄簡訊遭查扣

文|林俊宏    攝影|攝影組
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因涉及期約索賄200萬元,交保後宣布退黨。
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因涉及期約索賄200萬元,交保後宣布退黨。

檢調偵辦立委集體收賄案至今已收押4名立委,案情持續擴大,其中最受矚目的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雖獲得交保,但專案小組從他住家保險箱搜出300萬元,徐辯稱是透過中間人向金主借款,並在今年2月初將其中的100萬元借給黨部發薪水,檢調已向該名金主查證完整金流,並扣得徐永明的手機,懷疑他用通訊軟體WhatsApp透過另一名中間人向李恆隆索賄,對話紀錄全被專案小組掌握,成為期約收賄的關鍵鐵證。

台北地檢署偵辦朝野立委集體收賄案有重大進展!檢方除了在8月8日抗告成功,將原本獲得法院交保的趙正宇更裁收押禁見外,也駁回蘇震清、陳超明及廖國棟等人不服羈押的抗告案,確定4名立委至少得在監所關押2個月。

立委趙正宇涉嫌向殯葬業者索賄千萬元,趙原本聲押不成被交保,不過,檢方抗告成功,院方重裁後將他收押禁見。
立委趙正宇涉嫌向殯葬業者索賄千萬元,趙原本聲押不成被交保,不過,檢方抗告成功,院方重裁後將他收押禁見。

 

黨財務困窘 借款補缺口

至於檢方聲押唯一獲得交保的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雖已宣布退黨企圖止血,但檢調追查徐住家搜出的300萬元金流有最新進展,並找到徐口中借錢給他的金主,檢調從供詞中已掌握相關金流,初步排除與李恆隆行賄有關,但從查扣的徐永明手機還原對話內容,查出徐向李索賄更明確的證據。

前太流公司董事長李恆隆為搶回SOGO經營權已砸下6億元打點各路人馬,因涉嫌行賄朝野立委遭收押禁見。
前太流公司董事長李恆隆為搶回SOGO經營權已砸下6億元打點各路人馬,因涉嫌行賄朝野立委遭收押禁見。

知情人士透露,檢調蒐證後懷疑,徐永明去年底幫前太流公司負責人李恆隆舉辦公司法公聽會,從中索賄200萬元,其中100萬元疑透過助理匯到黨中央帳戶發薪水,並註明是主席借款,幾天後時力領到5,000萬元政黨補助款後,黨部再以現金方式歸還徐永明該筆借款,檢方懷疑徐恐是藉由黨中央的帳戶漂白賄款。

後來檢調搜索時,從徐永明的住家搜出300萬元現金,讓辦案人員大為振奮,認為當初的懷疑不是沒有道理,沒想到徐永明卻向檢調供出另一段內幕,指他接任黨主席後,發現黨部的資金出現缺口,於是在去年11月間,於北市中山北路的老爺酒店向一名認識多年的金主借款,當時金主用手提袋裝了300萬元現鈔給他,借錢過程沒人目擊,他取款後就把錢放在家中的保險箱。

徐永明宣稱在老爺酒店向金主借款300萬元周轉黨部資金缺口,後來改稱在附近另家酒店與金主碰面取款。圖為老爺酒店外觀。
徐永明宣稱在老爺酒店向金主借款300萬元周轉黨部資金缺口,後來改稱在附近另家酒店與金主碰面取款。圖為老爺酒店外觀。

徐向辦案人員指稱,今年2月黨部薪資短缺100多萬元,他先從家中保險箱拿了100萬元給助理存入黨部的帳戶發薪,同月中旬,黨部收到5,000萬元政黨補助款後,助理又從黨部拿了100萬元現金還他,他則把錢放在家中保險箱。

 

交辦中間人 全程被監聽

偵訊時,徐永明再三向檢調強調,住家被搜出的300萬元是借款,非政治獻金,還稱金主借錢時也知道款項是用來支應黨部資金缺口,但他後來改口稱,與金主是在北市中山區的另家飯店日式餐廳碰面,至於對方為何不用匯款方式借他錢?徐永明認為可能是該名金主擔心身分曝光,才拿現金借他。

檢方以徐永明有勾串之虞向院方聲請羈押,但法官認為他雖涉期約索賄,但情節相對輕微,裁定將他交保並諭知不得與證人接觸。
檢方以徐永明有勾串之虞向院方聲請羈押,但法官認為他雖涉期約索賄,但情節相對輕微,裁定將他交保並諭知不得與證人接觸。

為了證明所言不假,徐透露借錢當天,還有另位友人在場聽聞他談到時力缺錢,請檢調人員可找該名金主查證,專案小組不敢輕忽,立即清查該名金主及相關親屬這一年多來的金流,並在上週末完成偵訊,比對完他與金主的相關資金往來,初步相符,這也是徐永明沒被收押的關鍵原因。

雖然家裡遭搜出的300萬元金流暫時化解疑慮,但徐永明要面對最大的挑戰,則是他手機裡的簡訊內容遭檢調查扣,對於索賄過程已逐漸明朗。

檢調監控發現,今年1月7日,白手套郭克銘向趨勢民調公司總經理吳世昌(徐永明的學生)要時力的政治獻金專戶,顯示有錢要透過專戶匯入,吳世昌還特別要求在匯款欄備註「徐永明」3個字。

趨勢民調公司總經理吳世昌(圖)是徐永明的學生,檢調懷疑他居間幫徐向李恆隆要錢。
趨勢民調公司總經理吳世昌(圖)是徐永明的學生,檢調懷疑他居間幫徐向李恆隆要錢。

巧合的是,隔天李恆隆就打電話給律師黃心賢的助理陳虹羽,要她幫忙傳話給徐永明。原本陳虹羽要李自己跟徐講,但李恆隆說:「一講到我,他就會拒絕,現在用我李恆隆3個字,沒人敢收這個錢,妳突然跟徐永明講李恆隆要打給你,他不就嚇到。」

陳虹羽後來提議乾脆先去見徐永明的主任,李恆隆不但說好,還稱「表面上沒有人要,私底下每個人都搶著要」,還要陳把他的意思跟徐永明的主任講,包括他會用2個完全跟李恆隆毫不相干的名字匯款等手法給錢。李恆隆還不忘交代陳虹羽,「要當面說,不要用電話講」,殊不知李自己在電話中交代陳女的過程全被監聽,連指示她假扮成李恆隆的祕書居間傳話,並稱這是李恆隆親自交辦的事也全被檢調掌握。

李恆隆找律師助理陳虹羽充當傳話密使與徐永明聯繫,還指示她要當面跟徐永明講。
李恆隆找律師助理陳虹羽充當傳話密使與徐永明聯繫,還指示她要當面跟徐永明講。

 

找立委助陣 壓制經濟部

李恆隆不只找人充當傳話密使,還找郭克銘的員工郝毓汶處理金流,要求她「趕快去處理徐委員跟那個另外一筆,這不能不處理,人家要選了。」檢調過濾徐永明的手機,發現今年1月11日總統大選後幾天,吳世昌曾用WhatsApp通訊軟體向徐提到:「我幫你要了十意思一下,過幾天拿給你。」徐永明則回雙手合十的符號表示感謝。

李恆隆為搶回SOGO經營權長期行賄立委,因罪嫌重大遭收押禁見。
李恆隆為搶回SOGO經營權長期行賄立委,因罪嫌重大遭收押禁見。

幾天之後,徐永明主動問吳世昌:「李恆隆?」雖然偵訊時徐否認是向李恆隆催款,而是問公聽會後續發展如何,不過,吳世昌接受隔離偵訊時卻咬出,這段對話是徐在選後問他,李恆隆及郭克銘是否願意捐款給時力?他有向徐表示會再催一下,但仍不忘追問徐:「現在還能收政治獻金嗎?」徐不但回了大拇指比讚的貼圖,並說:「還有年終要補。」相關對話顯示徐永明涉及期約索賄相當明確。

此外,李恆隆曾跟統領百貨老董、親家翁俊治提到,「有安排徐永明找經濟部來參加」,並向負責替他操盤的平面媒體高層提到:「我去找時代力量,跟徐永明講了,用立委壓經濟部官員參加公聽會。」該名媒體高層還得意地附和說:「對對對,他們正需要槍。」

檢調蒐證發現,李恆隆計畫搶回SOGO經營權,近年來已花了6、7億元打點各路人馬,為了拉攏白手套郭克銘替他操盤SOGO案,還曾在2015年底從海外匯款12.5萬美元(約新台幣400萬元)到郭老婆的帳戶,並且不忘對他說:「你叫我投資,我們是在一起的,你缺錢先用沒關係,我會再投資你公司。」

是知顧問公司總經理郭克明曾任立委助理,李恆隆透過他操盤買通立委,欲搶回SOGO經營權。
是知顧問公司總經理郭克明曾任立委助理,李恆隆透過他操盤買通立委,欲搶回SOGO經營權。

 

搜索恐洩密 通聯遭刪除

未料,李恆隆認為媒體宣傳效果未如預期,《公司法》修法也不順遂,連公聽會都差點辦不起來,經濟部官員在公聽會還中場落跑,氣到向蘇震清辦公室主任余學洋抱怨:「我們這樣一直拖也不是辦法,這麼多錢,也不是說借錢的事啦,拿了,事情也要解決嘛!」還一度飆粗話,大罵「幹×娘,他交代我的事,我已經給他弄好,你聽得懂我說的意思嗎?」另還向姊姊李秀峰吐苦水,痛罵「外面的人都在挖錢」,要開始訓練李的女婿翁華利接手操盤、姪女充當祕書兼會計。

李恆隆的姊姊李秀峰擔任帳房,幫忙調度資金開支票行賄立委,訊後被依行賄罪以50萬元交保。
李恆隆的姊姊李秀峰擔任帳房,幫忙調度資金開支票行賄立委,訊後被依行賄罪以50萬元交保。

詭異的是,就在檢調搜索前半個月,李恆隆在一場餐會遇到某位知名律師,對方突然附耳在他身邊說道,檢調即將大動作偵辦SOGO案,懷疑他行賄蘇震清2,000萬元,到時候他會被押到地檢署應訊,門口還會有記者拍不停。巧的是,蘇震清上月突然還李恆隆錢,並在搜索前幾天改用家人的手機,辯稱日前在屏東東港跑行程時,不小心把手機掉進大鵬灣旁的水溝,送修後重置,相關通訊對話紀錄已全遭到刪除。

最高法院新見解 立委仗頭銜收錢辦事已觸法

本刊掌握,專案小組發動搜索前,已就最高法院近來針對立委職權涉及對價關係的最新賄賂見解進行法律意見分析,發現前桃園立委張昌財被控收賄18萬元護航太萊公司股票炒作疑案,及前立委鍾紹和被控收賄300萬元幫忙喬高雄港外駁油作業申請案,2案在前年分別被判刑定讞。

本刊調查,這2位立委有罪關鍵在於最高法院認為,立委職權包括問政質詢、召開公聽會、函調文件及選民服務,連實質影響力都算在內。簡言之,只要仗著立委頭銜拿錢辦事,即便假藉政治獻金隱匿對價仍已觸法,這波涉貪民代,若想力拚無罪或拖延官司訴訟的如意算盤恐難如願。

 

稱代購投資 疑隱匿贓款

除了換手機的時機巧合,蘇震清7月中旬還請人到銀行調閱近年來的帳戶明細,並寫小紙條影印給助理,內容攸關他與李恆隆的資金往來,檢調也從助理的皮夾搜出複本,懷疑他們在串證。

蘇震清手機在搜索前重置,通聯全洗掉,他辯稱手機掉水溝送修使然,檢調懷疑他事先得知將被搜索,早一步滅證。
蘇震清手機在搜索前重置,通聯全洗掉,他辯稱手機掉水溝送修使然,檢調懷疑他事先得知將被搜索,早一步滅證。

此外,蘇震清自爆叔叔蘇嘉全在擔任立法院長期間,曾在官邸問他是否向李恆隆收錢,他向叔叔解釋2人是朋友,金錢往來都是借貸關係,絕無不法。不過,檢調懷疑蘇震清長期使用助理及司機、友人帳戶,藉此隱匿李恆隆以支票行賄的贓款。

此外,連蘇震清的助理余學洋也將李恆隆給的60萬元支票交給姊姊提領,他雖然辯稱是李恆隆委託他姊姊到澳洲代購綿羊油,但檢調不免質疑李恆隆怎會在一年內買了這麼多綿羊油?余見狀立刻說李恆隆愛用該款品牌,且還代購其他物品,證詞真偽有待釐清。

立委蘇震清涉嫌向李恆隆索賄2,000萬元遭收押禁見。
立委蘇震清涉嫌向李恆隆索賄2,000萬元遭收押禁見。

至於余學洋的大學同學丁復華,目前不但是廖國棟的辦公室主任,還兼任一家正在臨床試驗治療腦瘤藥品的藥廠負責人,一旦研發成功,前景可期,檢調發現他曾交付前妻一張李恆隆開立的50萬元支票,他辯稱是李恆隆要投資他的藥廠,但檢調搜出他前妻的筆記本,帳上卻記載著生活開銷,明顯與供詞不符。此外,丁復華除了開名車,還曾跟前妻在台北、台中以及高雄等地置產買了5間房子,就連他現任的女友住處,也被搜出成捆的千元現鈔,共140萬元。

立委廖國棟涉嫌向李恆隆索賄700多萬元,檢方訊後將他聲押禁見獲准。
立委廖國棟涉嫌向李恆隆索賄700多萬元,檢方訊後將他聲押禁見獲准。

 

牙醫案要角 主導公聽會

檢調掌握,丁復華是全案中最犀利的角色,頭腦清楚,行事謹慎,又懂法律,昔日牙醫師公會全聯會為推動《口腔健康法》時被控行賄立委,丁復華就是遭起訴的立委李鎮楠國會辦公室主任,當時丁復華代為收下賄款50萬元,再交給老闆,被列為證人,最後全身而退。

廖國棟的辦公室主任丁復華是檢調認為在全案中最厲害的狠角色,他具有法律背景,且擔任藥廠負責人,財力驚人。
廖國棟的辦公室主任丁復華是檢調認為在全案中最厲害的狠角色,他具有法律背景,且擔任藥廠負責人,財力驚人。

李恆隆辦《公司法》公聽會前,丁復華曾跟郭克銘建議,如果只有東吳大學主辦,全台學術機構那麼多,經濟部官員可能找個理由說不來,所以徐永明那邊一定要掛上聯合主辦,經濟部應該就會來,他還建議主持人不能是學者,一定要是委員,因學者壓不住官員,他還跟經濟部國會聯絡人放話,官員不來就排召委考察,藉此逼迫經濟部就範。

本案目前有4位現任立委遭押,2位卸任立委獲交保,創下近年罕見的紀錄,如今輿論焦點大多集中在獲交保的徐永明身上,恐怕與時代力量成立時標榜清新的形象反差太大有關,相關疑點愈多對時力殺傷力愈強,唯有賴司法盡速查明真相,才能解開外界的疑慮。

檢調偵辦朝野立委索賄案,已收押4名現任立委及3名國會辦公室主任,2位卸任立委遭交保,規模之大,歷年罕見。
檢調偵辦朝野立委索賄案,已收押4名現任立委及3名國會辦公室主任,2位卸任立委遭交保,規模之大,歷年罕見。
委任律師陳恆寬回應:偵查不公開

針對徐永明涉賄被交保,徐永明的委任律師陳恆寬表示,基於偵查不公開無法對案情表示意見,相信司法會還他當事人清白。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