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20.08.24 05:59

【蘭蘭夫人會客室(下)】李天柱 那一場風花雪月和傳奇年代

文|王雅蘭
獲2座金鐘獎肯定的李天柱,個性剛烈直接,常不小心得罪人,他對戲自有堅持,也覺得做人要不時和環境抗爭一下,才能讓自己變強壯。
獲2座金鐘獎肯定的李天柱,個性剛烈直接,常不小心得罪人,他對戲自有堅持,也覺得做人要不時和環境抗爭一下,才能讓自己變強壯。

李天柱是蘭陵劇坊創始會員之一,「吳靜吉、姚一葦教授會給大家上上課,我比較少去,因為已經進了華視。」那個傳奇年代,追尋理想就簡簡單單的去做,大家會聚在一起看表演、聊理想、分享心情,單純即美好。

李天柱在新竹眷村長大,父親在生了3個女兒之後,給這個小兒子取名天柱,從小就灌輸他要當大丈夫的觀念,偏偏他長得瘦小,和頂天立地大柱子有段距離,他覺得這名字好沉重,因為在學校老被取笑,可是他個性好強,就愈要表現得像個爺兒們。

爸媽在李天柱很小的時候離婚,他記得以前過年吃完年夜飯,爸爸就會把他們姊弟送上火車,那個年代從新竹搭火車到台北要晃一夜,到了台北再坐三輪車去媽媽家,過完半個寒假,再晃回新竹,熬夜寫寒假作業。

後來李天柱念了世新,就上台北住在媽媽家。他在世新學弟妹們中很有名,除了他是藝人,也與他和學妹藝人劉方英談戀愛有關,後來劉方英也進了華視,這對明星戀情更受大眾關注。只不過李天柱和劉方英後來結婚、離婚,又各自嫁娶,各組家庭,令影迷興奮的那段風花雪月,已隨歲月流逝。

李天柱說:「我不太相信愛情,愛情是直覺,人不能一直憑著直覺過日子。」信仰虔誠的他,還在CGNTV和牧師一起主持節目《家庭連絡簿》,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是傳福音,其次是家庭,第三是演戲。

但李天柱當年可是非常努力的追求戲劇人生。還在學校期間,他常和郭志傑(台北曲藝團團長)、李國修跑遍大台北到處找戲演,因而認識興趣相投的李立群,李立群是華視訓練班第二期,他介紹李天柱考進第三期,裡面的同學還有程秀瑛。

李天柱還沒畢業就進了華視,後來畢業、退伍,剛好被金士傑相中演《荷珠新配》,而他這一路演影視作品,也沒放棄舞台劇,當年曾演出史詩戲《代面》,他演北宋俊美蘭陵王,李芷麟演他母親,寇世勳也參與演出。

	李天柱反串老鴇(後),和李國修(左)、劉若瑀(右)在1980年演出蘭陵劇坊的《荷珠新配》。(公視提供)
李天柱反串老鴇(後),和李國修(左)、劉若瑀(右)在1980年演出蘭陵劇坊的《荷珠新配》。(公視提供)

後來因為現實問題,李天柱多半都拍電視劇,有舞台劇像藝工總隊找他,也都樂意演出,但他的老友李國修成立了屏風表演班,卻在十年之後才首度想到李天柱。

「以前不明白,他怎麼過這麼久才找我?我也沒特別忙。但他也沒特別解釋。」後來李天柱自我檢討,應該就是自己做人太像刺蝟了,「我們也沒吵架,我總感覺他想躲我遠遠的,可能我太了解他,說話又常常傷人。」

老同學找他演的就是《京戲啟示錄》的戲班老闆,那是他們一起成長的年代。「以前李國修的家住在中華商場第八棟,我們翹課去西門町看電影,看完就常去他家,就聽他爸爸操著山東口音說他…」李國修的父親李慎恩當年是做平劇手工戲靴的藝師,《京戲啟示錄》就是他為父親而寫的。

回憶過往,李天柱笑了,「我們是老交情啊,以前在學校常偷偷開舞會,不是我們愛跳舞,很多人去也不是因為愛跳舞,而是想在中場休息時,聽我和李國修說笑話、講相聲。」

李國修曾經擔任張小燕《綜藝一百》編劇,也曾經在電視圈工作,後來就專注在劇場。李天柱和李國俢以前常常爭論表演理念等等事情,李天柱說:「留在劇場界真的很苦、賺不到錢,他就想自己弄一個王國、堡壘,偶爾打開窗子看一下外面世界怎麼樣?哎喲再趕緊關起來,他就膽兒小。」李天柱說著指指上面說:「只有老同學敢講這話,反正他也聽得到。」

李天柱覺得藝術表演平台,沒有哪個比較高尚或俗氣,影視作品也有高尚的,舞台劇也有低俗的,全是內容的問題,和表演平台沒關係。他嘆口氣說,每個時代不同,現在常常感覺到劣幣驅逐良幣。

「大家只追求小確幸,就看不到一些好東西而得過且過。當你看過一些好東西的時候,就會知道我們還可以更好!」

更新時間|2020.09.21 14: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