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20.09.20 05:58

【全文】趁郁方不在頻帶女助理飲宴 陳昱羲喝醉睡騎樓

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9月1日22:23,郁方不在台北的時候,她老公陳昱羲(右)過得非常充實,比如熟女會對他笑得開懷,言行非常主動。
9月1日22:23,郁方不在台北的時候,她老公陳昱羲(右)過得非常充實,比如熟女會對他笑得開懷,言行非常主動。

郁方與「斐儷珠寶」總經理陳昱羲結婚近14年,對外總是一家和樂融融,不過自從兒子突然轉學,加上她獨自下南部拍戲圓夢,老公一人在台北就開始飲宴頻頻。本刊直擊,陳昱羲不但與貼身助理曖昧,而且還在酒店前徘徊、撲向陌生女子、酒駕與醉倒路邊,非常不羈但也成了公共危險分子。

拍完戲後,郁方(前)馬上安排花蓮行程,與陳昱羲(後)、小孩們拍一家天倫照片。(翻攝自好門媳婦的秘密生活郁小方臉書)
拍完戲後,郁方(前)馬上安排花蓮行程,與陳昱羲(後)、小孩們拍一家天倫照片。(翻攝自好門媳婦的秘密生活郁小方臉書)

雖然郁方是公認嫁得好、豪門生活幸福,不過日前她接受媒體訪問,竟脫口與老公陳昱羲曾聊過離婚,「如果他為小三跟我離婚,愛他的我會接受,3個小孩姓陳,撫養權給老公…贍養費他說我要給,因為藝人賺得比較多,他現在賺的都是公司名下的。」

22:24,原本陳昱羲(左)就很有異性緣,即使已是人夫,依舊有魅力,能讓熟女對他獻出肢體熱情。
22:24,原本陳昱羲(左)就很有異性緣,即使已是人夫,依舊有魅力,能讓熟女對他獻出肢體熱情。
22:35,熟女勾著陳昱羲,度過愉快的社交夜晚。
22:35,熟女勾著陳昱羲,度過愉快的社交夜晚。

 

大字型躺路 警方關切

當下郁方講得灑脫,不過夫妻放閃內容較多,前陣子還趁她在嘉義拍完《羅雀高飛》,夫妻到花蓮探兒順便度假,只是沒想到不久之前,也就是郁方南下拍戲時,陳昱羲趁老婆不在,可說是玩得頗誇張。

9月1日的晚上10點多左右,郁方的老公也就是陳昱羲,跟一名風情萬種的熟女在餐廳前走著,只見熟女舉止主動,他也來者不拒,任人家親暱地勾著自己手臂。後來一行人上了一輛白色瑪莎拉蒂,前往一間雪茄館再各自離開。

9月2日00:20,喝到幾乎失去理性的陳昱羲(右),突然出現在酒店樓下,而且行為舉止嚇到旁邊的陌生女子。
9月2日00:20,喝到幾乎失去理性的陳昱羲(右),突然出現在酒店樓下,而且行為舉止嚇到旁邊的陌生女子。
00:24,沒人搭理的陳昱羲,自己慢慢坐在地上,開始了一段放飛自我的節奏。
00:24,沒人搭理的陳昱羲,自己慢慢坐在地上,開始了一段放飛自我的節奏。

到晚上12點出頭,陳昱羲站在雪茄館外講電話,還進進出出,上了一輛小黃,但坐沒8秒又在麗緻敦南酒店下車,行徑搞笑;只見陳昱羲搖搖晃晃,站在角落恍神發呆,醉到連手機拿反都不知道!沒過多久,他往旁邊的一名陌生豔麗女子撲去。

該名女子乍看頗有女諧星小甜甜的風情,只是面對陳昱羲突如其來的主動,她像看到鬼一樣閃得很快;落寞的陳昱羲看了看週遭,發現大家都不願意理他,於是一個人默默又遲緩地往角落柱子走去,然後竟慢慢地…慢慢地躺下睡著了!

00:27,陳昱羲在大街上睡成大字型,非常率性而且沒有富商包袱。
00:27,陳昱羲在大街上睡成大字型,非常率性而且沒有富商包袱。
00:34,陳昱羲躺完大字型後又俯趴在地上,而且手機就落在一旁,看來有些狼狽。
00:34,陳昱羲躺完大字型後又俯趴在地上,而且手機就落在一旁,看來有些狼狽。
00:38,警方出動關切醉到不行的陳昱羲(右),最後讓他坐上計程車回家,結束荒唐鬧劇。
00:38,警方出動關切醉到不行的陳昱羲(右),最後讓他坐上計程車回家,結束荒唐鬧劇。

堂堂總經理就這樣毫無包袱,呈現大字型躺在騎樓沉沉睡去;睡著睡著,陳昱羲還換個姿勢,打起呼來,鼾聲兀自作響,而俯臥在地的他,手機也隨興地丟一邊,整個畫面頗像某種刑案現場,卻帶著老頑童般的喜感氛圍;只是確實有礙街景觀瞻,以及自己的夜半人身安危,不久後就有警察來處理他了。

 

下班遊車河 共進晚餐

陳昱羲當下與警察盧了好久,還作勢要跟人家玩拳擊,最後終於搭上計程車,但司機也夠倒楣,因為他根本忘了自己家在哪,就這樣一路開開停停,終於找到回家的路,不過陳昱羲身上沒帶錢,還得勞駕豪宅保全出來幫他付錢,才結束這場有聲有色,又帶點淡淡哀傷的深夜人夫鬧劇。

9月2日17:26,老婆與小孩不在身邊的時候,陳昱羲經常與貼身女助理一同進出,並且充當她的司機。
9月2日17:26,老婆與小孩不在身邊的時候,陳昱羲經常與貼身女助理一同進出,並且充當她的司機。
18:12,女助理被傳出與郁方老公過從甚密,成為業界話題,而且經過本刊連日觀察,確實感受到兩人之間的曖昧。
18:12,女助理被傳出與郁方老公過從甚密,成為業界話題,而且經過本刊連日觀察,確實感受到兩人之間的曖昧。

只是不僅如此,日前有可靠消息向本刊透露,陳昱羲跟他的貼身助理交流密切,而成為周遭與他工作相關人士的熱門八卦話題之一。經過連續多天跟拍,陳昱羲與女助理間確實有些許曖昧的味道。據查,女助理姓張,她與郁方老公的互動,業界人士一點一滴都看在眼裡,難怪成為大家碎嘴對象。

18:13,郁方老公(左)與女助理(右)的互動已經不像業務範圍,有著相當多的私人單獨相聚行程。
18:13,郁方老公(左)與女助理(右)的互動已經不像業務範圍,有著相當多的私人單獨相聚行程。
18:39,女助理(右)下班,有郁方老公(左)的專車接送,難怪引人八卦。
18:39,女助理(右)下班,有郁方老公(左)的專車接送,難怪引人八卦。

比如9月2日那天下班,陳昱羲開車載女助理離開公司,一下子回青田街的舊家,一下子又繞啊繞的遊起車河,妙的是兩人還去小酒館吃晚餐,之後他才把女助理送回家。主僕在工作外還黏一起,關係實屬非常難得。

 

超商談公事 喝酒小聚

9月3日下午5點半,陳昱羲與女助理從公司走出來,到附近的便利商店開會;只見陳昱羲買了沙拉及大罐啤酒給女助理,看來深知她愛喝,就算是上班時間也沒關係,兩人就這樣在便利商店進行小型商務聚會,期間討論公事,而且有說有笑。

9月3日17:44,明明就是上班時間,陳昱羲(右)買啤酒給女助理(左)後就在便利商店開會,算是非常自由的工作環境。
9月3日17:44,明明就是上班時間,陳昱羲(右)買啤酒給女助理(左)後就在便利商店開會,算是非常自由的工作環境。
18:02,女助理(左)與陳昱羲(右)因為工作關係經常一起行動,不過兩人身影一直到下班,依舊聚餐與接送。
18:02,女助理(左)與陳昱羲(右)因為工作關係經常一起行動,不過兩人身影一直到下班,依舊聚餐與接送。

接著兩人解散,不過女助理酒才喝完沒多久,竟然就馬上騎車,有公共危險的酒駕嫌疑。至於陳昱羲則又在一場日本料理的飯局上喝醉,整個人鏘到不行,還得靠眾人扛著拍合照,然後再被塞上車續攤,而且去了一間酒店。

已經自我放飛的陳昱羲,眾人手忙腳亂地把他從副駕弄了出來,但幾乎已經失去行為能力,於是明明就可回家舒服睡覺的他,被大家搬到酒店,其中還有人說道:「等等讓他(陳昱羲)在下面睡一下…」顯見他在一群人中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於是陳昱羲繼續很有參與感地喝到午夜,再醉醺醺地回家。

21:39,喝到失去自我行動能力的陳昱羲(右3),需要旁人架著前進到續攤地點。
21:39,喝到失去自我行動能力的陳昱羲(右3),需要旁人架著前進到續攤地點。
21:45,經過旁人的熱心幫忙,陳昱羲(中)被塞進車內,非常有參與感。
21:45,經過旁人的熱心幫忙,陳昱羲(中)被塞進車內,非常有參與感。

9月4日陳昱羲也充當女助理的司機,把她載回家。到9月8日,除了女助理之外,陳昱羲身邊多了一個新鮮的女性臉孔,她是失婚兩次的名媛錢德月。只見陳昱羲很有紳士風度地幫錢德月開車門,然後載著她揚長而去。

9月8日18:05,陳昱羲(右)與錢德月(左)的感情要好,他特別驅車前往接送,兩人消失在台北街頭。
9月8日18:05,陳昱羲(右)與錢德月(左)的感情要好,他特別驅車前往接送,兩人消失在台北街頭。

 

名媛家取車 交情甚好

隔天,也就是9月9日,陳昱羲到錢德月家把自己的車開走,可見兩人的好交情。早在2012年,這個組合就被拍過一起吃麵,陳昱羲當時還在錢家待了半小時才走,而且時間點剛好是錢德月跟前夫董建三離婚不久,恢單的她身邊多有熟男圍繞,可見行情頗俏。

9月9日16:05,隔天陳昱羲(左)去錢德月(右)家取車,可見他前一晚已經盡興到無法駕車的地步。
9月9日16:05,隔天陳昱羲(左)去錢德月(右)家取車,可見他前一晚已經盡興到無法駕車的地步。

對此郁方出面強調,她老公跟錢德月真的沒有什麼,互相是多年好友,只是錢德月那時婚姻出狀況,所以夫妻倆才會抽空陪伴她;果然,陳昱羲當天告別錢德月後,仍跟著女助理共進晚餐,席間肢體互動還算親暱,並且盡興喝了幾杯酒,照樣酒駕離開。

9月9日19:51,跟錢德月聚完,陳昱羲(左)還是回去找了身邊的貼身女助理(右),同樣下班還是要吃個飯才各自分開,期間互動緊密。
9月9日19:51,跟錢德月聚完,陳昱羲(左)還是回去找了身邊的貼身女助理(右),同樣下班還是要吃個飯才各自分開,期間互動緊密。
9月11日17:28,下班之後,陳昱羲(左)又帶著女助理(右)到福華飯店用餐,開的是藍色保時捷。
9月11日17:28,下班之後,陳昱羲(左)又帶著女助理(右)到福華飯店用餐,開的是藍色保時捷。

郁方的老公與女助理成為八卦焦點,巧的是,她因復出演戲,引人揣測是否婚姻出狀況,才得自己出來賺?當時郁方甚至對此笑說:「我『目前』沒事,小孩大了嘛…應該有新的刺激(拍戲)。」郁方透露,老公朋友都說自己是全世界最爽的人,她也頗讚同:「因為可以做自己啊!」

郁方(右)能把老公與小孩放著去拍戲,羨煞周遭友人,覺得她過很爽。郁方依然有戲癮,回歸戲劇圈也算圓夢。(翻攝自好門媳婦的秘密生活郁小方臉書)
郁方(右)能把老公與小孩放著去拍戲,羨煞周遭友人,覺得她過很爽。郁方依然有戲癮,回歸戲劇圈也算圓夢。(翻攝自好門媳婦的秘密生活郁小方臉書)

 

尪憂親密戲 感受被愛

身邊好友何如芸、張清芳各自婚變,郁方則說:「每個人的人生不會一帆風順,有人是苦在中年,我可能苦在少年,但很高興她們都可以做自己…」老公陳昱羲甚至關心郁方「有沒親密戲?」她則回:「我們幾歲了!這種事可以交給年輕人處理嗎?」不過郁方承認老公的擔心,讓她有感受到愛。另外有次上節目,她還被爆是「性愛機器」,大方暢聊自己與老公的閨房情趣。

在郁方(左)的臉書粉絲專頁,看得出她維繫家庭感情的努力程度,尤其是她嫁豪門,也嫁到好門的意象。右為老公陳昱羲。(翻攝自好門媳婦的秘密生活郁小方臉書)
在郁方(左)的臉書粉絲專頁,看得出她維繫家庭感情的努力程度,尤其是她嫁豪門,也嫁到好門的意象。右為老公陳昱羲。(翻攝自好門媳婦的秘密生活郁小方臉書)

至於孩子教育方面,過去郁方的小孩從幼兒園一路念到小學的新北市私立名校,兩個兒子學費共花超過5百萬元。只是根據本刊之前報導,當時學校家長透露,那次郁方小孩轉學,其實是因為兩個兒子在校太調皮,於是郁方才決定,讓兩個孩子一起到花蓮讀書,互相作伴。

郁方之前才因兒子在校問題傷透腦筋,現在只要有空,就會安排行程相聚,可見她的用心良苦。(翻攝自好門媳婦的秘密生活郁小方臉書)
郁方之前才因兒子在校問題傷透腦筋,現在只要有空,就會安排行程相聚,可見她的用心良苦。(翻攝自好門媳婦的秘密生活郁小方臉書)

對於老公跟女助理被傳過從甚密,郁方語氣平淡地回應:「我們做珠寶的,員工都是女生,(他的)助理每天都要幫忙處理很多事情,所以這種小事不會放在心上!

★《鏡週刊》關心您:

  • 抽菸有害身心健康。
  • 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