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疫苗攻海外4】國產疫苗保護力掀戰火 專家要政府做一件事

文|黃驛淵    攝影|陳毅偉
高端疫苗生產的「預充填針劑」已有26.7萬支交由食藥署「檢驗封緘」,一旦通過EUA即可快速出貨。

二家國產疫苗力拚通過國內緊急使用授權(EUA)審查,不過,一般二期臨床在於驗證安全性,國產疫苗未進行大規模三期就申請國內EUA,在國內引發論戰,一派認為仍需進行三期臨床才能驗證保護力,另一派則主張,疫情非常時期,基於國內疫苗需求,可先採免疫橋接方式驗證保護力後施打。

對此,曾參與WHO視訊會議的長庚新型病毒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接受本刊採訪表示,高端解盲結果只顯示打了的確會產生抗體、對近4千位受試者安全性無虞,學理來看副作用的確較低,但AZ施打後出現血栓,莫德納也是打了才出現過敏性休克,這些都需長期追蹤,國產疫苗即便通過EUA,仍應持續追蹤以驗證保護力且應補完三期臨床,政府也應把國產疫苗EUA驗證可能的誤差與極限告知大眾,讓國人自行判斷是否施打。

根據食藥署的標準,國產疫苗想通過國內EUA審查,除要符合安全性,另採「免疫橋接」(immuno-bridging)方式驗證有效性,受試者體內的中和抗體效價必須不劣於接種AZ疫苗者才過關。

施信如表示,以流感為例,疫苗每年更換,不可能再去做三期,因此是以「血球凝集酶抑制試驗」來驗證「HI效價」,類似中和抗體效價試驗;但流感疫苗都是去活化病毒製成,新冠疫苗卻有mRNA、蛋白質、腺病毒等不同平台製成,較難訂出比較基礎。

此外,她說,不同疫苗施打後產生抗體的時間也不同,要用抗體產生的最高點,還是施打後的哪個時間點作為比較基準,也會牽涉驗證結果,最好的作法是訂出血清的國際標準單位,目前國際已有愈來愈多研究,以AZ來說,差不多就是500個國際單位,若在一定誤差範圍內,應該就屬可接受。

但施信如也表示,比較中和抗體效價須在同個實驗室進行,否則培養條件、病毒量計算都不同難以直接比較,這次高端解盲有人拿中和抗體效價的GMT值跟國外疫苗比較,這類解讀並不正確,這也是為何高端解盲數據會交由中研院P3實驗室測試,因實驗都要在同一實驗室進行,才能有一致性的比較基準。

回溯國內EUA審查標準的決策過程,食藥署去年5月開始著手規劃符合台灣現況的臨床試驗策略,因台灣去年並無疫情大流行,國內執行三期臨床試驗只能顯示出免疫原性、無法確認療效,但總體人數仍要符合安全性的門檻,去年10月專家會議參考WHO和美國FDA指引,對疫苗上市前的安全性,要求至少有3千人累積資料,最後決議採擴大二期方式,受試者須3千人以上並通過審查,即可因應疫情需要取得EUA供國人施打。

接著,食藥署在6月10日公布國產疫苗EUA標準,除二期臨床要有逾3千名受試者資料以確保安全性,另提出以免疫橋接驗證疫苗有效性,並已在3月起委託衛福部立桃園醫院,蒐集200名接種AZ疫苗後的民眾作為對照組,受試者體內的中和抗體效價只要不低於AZ疫苗,就能通過EUA審查。

不過,一般二期臨床在於驗證安全性,國產疫苗未進行大規模三期就申請國內EUA,仍在國內引發論戰。過去國際普遍以「保護力關聯指標」(Correlates of Protection,CoP或Immunological Correlates of Protection,ICP),作為疫苗保護力的依據,多數須透過臨床三期數據建立驗證標準,例如B型肝炎疫苗、多價流感疫苗等,都循此途徑取得藥品上市許可。我國醫藥品查驗中心(CDE)表示,WHO已找各國法規單位、疫苗研發者及專家開會討論指標尚無結論,但接種疫苗後產生的中和抗體被認為是極有潛力脫穎而出的指標。

「在指標出爐前,證明疫苗有效性還有一個被各國法規單位所認可且行之有年的作法,就是免疫橋接。」醫藥品查驗中心表示,免疫橋接通常是在同一種疫苗產品,因製程有重大變更、配方有重大調整、接種方式改變、或是擬擴增應用到不同適應症目標族群,例如不同年齡層時,就會採用免疫橋接,以「比較性臨床試驗」取代傳統三期。

至於新冠疫苗能否採用免疫橋接替代傳統三期?目前各國專家意見仍分歧,但歐盟已表態支持,英國法規單位也已認可且核准以免疫橋接方式執行不同新冠疫苗的驗證性試驗,做法是把受試者分兩組,一組接種已核准疫苗,一組接種新研發的疫苗,去驗證新疫苗是否相對已上市疫苗在中和抗體效價上有較好的反應。台灣的EUA審核標準就採此方式。

更新時間|2021.06.15 09:02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