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高壯老闆一刀斃命 消失的手機讓越南殺手現形

文|林慶祥    攝影|攝影組    繪圖|林媛婷、鄭雅紋

14年前,台中一名何姓古董家具行老闆遭人殺害,慘死在店門口,手機也不翼而飛。詭異的是,案發時何妻就在屋內睡覺,卻完全不知高壯的丈夫遇害,案情陷入膠著。幾天後,一名越南女移工用死者手機打電話,被警方攔截,最後循線逮捕特種部隊出身的同鄉男移工。原來他行竊失風,被老闆揪住,為了脫逃,竟持刀猛刺對方心窩,一刀使其斃命,根本來不及呼救!

2008年9月21日早上7點多,家住台中龍井的何太太剛起床,發現丈夫不在身邊,沒想到走到門口,卻驚見丈夫躺在血泊中動也不動,她立刻打119求助,救護車很快來到現場,然而,救護人員檢視後告訴她,人已經斷氣,不用送醫院,要她直接找警察。

 

古董未遭竊 案情難解

時任烏日警分局偵查隊長的許銀湶(現任和平警分局偵查隊長)告訴本刊:「死者身中十刀,心窩一刀是致命傷,手臂被利刃刺入貫穿,胸部、頸部也有刀痕,歹徒的手段十分凶殘!」

奇怪的是,警方訪查,在龍井經營古董家具行的58歲何姓死者在地方風評甚佳,親友都說他不可能與人結仇,現場也沒有外力侵入的痕跡,不像是行竊失風引發的殺機。

身高185公分的何姓死者體型壯碩,從未與人結怨,卻不幸慘死。(翻攝畫面)

警方於是找來何妻,詢問案發前後的情形。何妻表示,他們住家與店面相連,店面在前、住家在後,當天凌晨4點多,店裡突然警鈴大作,保全公司人員也趕抵現場,經確認應是貓狗誤觸,她跟丈夫又回房,但丈夫睡不著,說要出去走走,哪知道一覺醒來,就發現丈夫陳屍門口。許銀湶請何妻清點財物損失,詭異的是,店裡值錢的古董一件都沒少,只有夫妻倆的手機與何妻的皮夾不見,皮夾裡只有500元。

讓警方不解的是,何男身高185公分,體型魁梧,凶手將他殺死,卻沒驚動房內的何妻,且大門口的躺椅翻覆,死者倒臥2公尺外,顯然並不是睡在躺椅上時遇害。

為釐清真相,鑑識小組進行現場重建,發現血跡噴濺最高點在牆上150公分處,研判死者是站著與凶手搏鬥,來不及反抗、求救,心窩就被狠狠刺了一刀,瞬間斃命,警方因此懷疑是熟人所為。許銀湶繼續追問何妻,沒想到她竟痛苦地說:「難道是我小兒子幹的?」

原來,死者27歲的么兒是啃老族,無業又染上吸毒惡習,之前就有過偷錢的紀錄,案發前一天,他回家要爸媽賣掉一塊50萬元的普洱茶餅償債,但被父親拒絕。

警方接獲報案後,趕赴現場拉起封鎖線,展開詳細蒐證。(東森新聞提供)

 

追手機通聯 鎖定移工

且案發當天上午,警方告知何子父親遭人殺害,他卻拖到晚間才回來,臉色還很冷漠,讓警方更加懷疑。隔天,警方搜索何子住處,找到一件血衣,立刻將他帶回警局,當時警方都以為「中了」!但即將破案的喜悅只維持了不到一天,衣服上的血跡經檢驗確認是何子自己的,而其位於台中市區住處的監視器畫面也證明,案發期間他並未離開。

就這樣,案情又陷入膠著。許銀湶說:「我一直很在意消失的二支手機,所以特別交代隊員,要密切注意這二支手機的通聯狀況。」幾天後,其中一支手機有通話,但發話與收話都是移工用的預付卡,警方追查後,鎖定發話地點位於台中市西屯區某基地台附近。

警方在黎姓越南女移工住處,發現阮姓凶手寄放的行竊工具。(翻攝畫面)

搜索範圍縮小,警方接著又打聽到,該基地台附近某處公寓裡,疑似有逃逸移工藏匿,但不曉得是哪一間,警方於是持搜索票,躲在門外偷聽,終於聽到某間房內有人講越南話,隨即破門而入,結果抓到一名黎姓越南籍女子,追查後確認,她曾用死者的手機發話。

問題是,黎女個頭嬌小、身高150公分,不太可能殺死高壯的何男。警方追問黎女,她表示手機是同鄉男子阮姓逃逸移工借給她的,阮男臨走前還交給她一個包包,警方打開一看,裡面是各種行竊工具。警方追問阮的下落,黎女透露,他人不在台中,目前藏匿在新竹縣新豐鄉,她曾去過阮的住處,但只知道大概位置,不記得是哪一棟公寓。

警方在凶手(箭頭者)新竹的住處附近調閱監視器,發現其行蹤。(翻攝畫面)

這些情報已經足夠,警方調閱附近監視器,鎖定阮男住處,埋伏一個上午,見阮進入屋內,立刻上前逮人。當時阮男腳上的鞋子還沾有死者的血跡,房內牆角的一件血衣,經比對也與死者的血跡相符,證據確鑿,全案在死者頭七當天宣告偵破。

除了手機及皮夾,古董家具行內其他值錢的物品並未遺失。(東森新聞提供)

偵訊時阮男供稱,他曾在龍井某工廠工作,聽廠裡的台灣人說,這間古董家具行的老闆很有錢;後來他到新竹工作,因缺錢起了歹念。案發前一天,他專程從新竹搭火車南下,先到台中沙鹿訪友,深夜11點多,他躲進家具行附近草叢,邊喝高粱酒,邊伺機行動,沒想到竟然醉倒,直到凌晨4點才醒來,他帶著酒意、步履蹣跚地走近家具行,且順利進入店內,準備行竊。

 

特種兵出身 一刀奪命

不過,阮男一個不小心碰到玻璃櫃,觸動警鈴,但他並未往外逃,而是冷靜地跑進屋內,躲在冰箱旁。幾分鐘後,死者與妻子跑出來查看,保全公司人員也前來檢查,當他們以為是貓狗誤觸警鈴時,阮男其實正躲在屋裡窺視。一直等到保全人員離開、何妻熟睡、睡在門口躺椅上的何男發出鼾聲後,阮男才溜進房內,偷了何男與何妻的手機,並順手摸走何妻的皮夾。

阮姓凶手(右)在死者頭七當天落網,警方調查,他出身越南特種部隊。(翻攝畫面)

正當他想不動聲色,再偷幾樣值錢的物品時,何男卻突然驚醒。許銀湶說:「阮男是越南特種部隊出身,身上帶著小型藍波刀,且他受的訓練,就是在最短時間取人性命。當時,人高馬大的何揪住阮的右手,偏偏阮是左撇子,他想都沒想,左手抽刀,反身猛刺何的胸口,接著又刺了9刀。因為是一刀斃命,死者來不及喊叫就直接喪命,所以未驚動房裡的妻子。」

凌晨警鈴大響,驚動老闆夫妻及保全人員,而當時竊賊就躲在冰箱旁窺視。(示意畫面)

許銀湶透露,何男雖然有錢,對朋友也慷慨,但本身異常節儉,案發當天,他捨不得開冷氣,被警報器吵醒後,乾脆打開大門、拉張躺椅,趁著天涼睡個回籠覺,沒想到慘遭殺害。許告訴本刊,辦了20多年刑案,每次遇到這種好人遇害,心情都特別沉重,這天道,還真是難懂!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