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德莎

  1. 國際.文化

    【黃宗潔書評】溫柔的回望之書──《說吧。記憶》

    真實人生中的和解沒有大夢初醒,也不見得有戲劇性的擁抱或哭泣,那通常是一個緩慢而且沒有終點的過程,取決於我們是否願意選擇不同的觀點、角度,從而看見我們與他人之間,如此相似的疊影。

  2. 人物

    【永恆的曇花番外篇】感受顧德莎時日無多 母親上台就淚崩了

    顧德莎成長於眷村,對她來說,台語是母親的語言,為了書寫自己的人生,她開始學台語,與母親對話。「我想跟他用共同的話來講,不想用華語的方式跟她說話,因為她會覺得你們講話都番番。」說起母親的可愛處,顧德莎會笑,笑容裡有一種放鬆感。

  3. 人物

    【一鏡到底】曇花開在暗暝時 顧德莎

    顧德莎讀書時期是文藝少女,她編學校校刊,寫文章投稿報紙副刊,還出版了個人散文集。18歲畢業的隔天,她北上進入紡織廠工作,此後37年不曾提筆。2012年,癌症像是一份禮物,讓經歷工廠倒閉、婚姻破碎的顧德莎停下腳步,回顧人生。6年間,她寫出小說《驟雨之島》,描述1980年代台灣紡織產業崩毀所帶來的命運悲歌,更在個人回憶錄《說吧。記憶》中,以溫潤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人生,用文字開出一朵永恆的曇花。即便癌末,她仍出席自己的新書座談,接受我們的採訪。顧德莎於4月15日凌晨病逝,享壽61歲。

  4. 人物

    【永恆的曇花3】苦熬18次化療癌仍轉移 生命倒數計時

    1980年,台灣紡織業的黃昏降臨,開始不斷有大型紡織廠關廠。顧德莎也經歷一串生離死別。繼父過世了,當天她在工廠門口,聽丈夫告知消息,忍不住蹲在路邊尖叫痛哭。「現在想起來,還是好難過。」談到這邊,顧德莎流下淚水。

  5. 人物

    【永恆的曇花1】罹癌變18歲文藝少女 顧德莎把人生寫成小說

    顧德莎讀書時期是文藝少女,她編學校校刊,寫文章投稿報紙副刊,還出版了個人散文集。18歲畢業的隔天,她北上進入紡織廠工作,此後37年不曾提筆。2012年,癌症像是一份禮物,讓經歷工廠倒閉、婚姻破碎的顧德莎停下腳步,回顧人生。6年間,她寫出小說《驟雨之島》,描述1980年代台灣紡織產業崩毀所帶來的命運悲歌,更在個人回憶錄《說吧。記憶》中,以溫潤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人生,用文字開出一朵永恆的曇花。即便癌末,她仍出席自己的新書座談,接受我們的採訪。顧德莎於4月15日凌晨病逝,享壽61歲。提起20年前親手種下的那盆曇花,61歲的顧德莎忍不住惋惜,花苞已結,盛開的夜晚也不遠了,「結果隔2天就不見了。」原來鄰居覺得好看,端走了,聽她問起也沒打算還。「人生很多東西都會失去,那時候已經對失去不是那麼憂傷了。」

  6. 人物

    【永恆的曇花2】繼父讓她為妹妹取名 從此是緊密的一家人

    她從不稱繼父,而是喚做:爸爸。她讀國中時,內心仍為自己的身世而自卑。母親是心中的暗影,而繼父是光。這2年因為癌末,她搬回童年時成長的眷村,接受親戚照顧,眷村已改建成大樓。午後的日光穿過9樓陽台,把櫥窗裡繼父的一套《資治通鑑》,照得微微發亮。

  7. 人物

    【永恆的曇花4】離世前 她以文字開出屬於文學的花

    2008年,顧德莎罹患子宮頸癌一期,開刀後,癌細胞轉移至卵巢、大腸,經過18次化療仍無法遏止,生命從此有了時間限制。

  8. 人物

    【永恆的曇花番外篇】醫生宣判只剩2個月 靠寫作重新旅行

    回顧人生,顧德莎說18歲前的寫作,「拿著紙或筆記本寫寫寫,有點在揮霍那種跟文字之間的關係,真正好好寫,是從2012年。」那一年,她還未因癌症停下工作,憑著一身閱歷,把工作當旅行,到了中國蘇州當台幹。

  9. 時事、生活

    新書才剛發表 知名作家顧德莎凌晨病逝

    知名詩人顧德莎今(15日)晨傳出病逝,上週六(13日)才剛在嘉義發表完《我佇黃昏的水邊等你》與《說吧。記憶》2本新書,今卻傳出離世消息,讓許多讀者、好友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