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護

  1. 鏡・焦點廣播

    鏡相人間 E10|我們與惡的距離 鄭捷辯護律師的告白——談黃致豪

    鏡週刊全新podcast節目「新聞幕後,記者說」——《鏡週刊》的記者,每週三用聲音親自告訴你,新聞幕後,記者有什麼話想說。

  2. 娛樂

    王陽明為殺人犯辯護 網飆罵:去吃屎!

    男星王陽明在《沒有秘密的你》中飾演律師為殺人犯做無罪辯護,引發網友熱議,彷彿《我們與惡的距離》情節再現。入戲的網友飆罵王陽明,「真想賞你幾百個耳光」,甚至還有網友叫他去吃屎!

  3. 娛樂

    【可以回家了】孫安佐判決結果出爐! 法院判處刑滿獲釋

    孫鵬、狄鶯獨子孫安佐被控在美國非法持有彈藥,迄今被關押240天,本案於台北時間昨(19日)晚上11點在費城的賓州東區聯邦地區法院開庭,孫鵬和狄鶯夫婦進入法庭。辯護律師辛寬托(Caroline Goldner Cinquanto)以孫安佐年紀輕、來自與美國文化不同的台灣為由,請求法官輕判,爭取「刑滿獲釋」(time served,即刑期等於宣判有罪前被告在押時間)遞解出境,今法庭宣判「刑滿獲釋」,但加上作業時間,至少要被多關6週才會遞解出境。

  4. 人物

    【黃致豪專訪二】他看海底總動員看到哭 原來他從沒見過親生母親

    家庭,是他感性的開關。「我覺得最感抱歉的,是我的太太跟二個孩子。」他語調變得柔軟。為殺人凶手辯護,名是臭名,他曾經搭捷運被老太太吐口水;買麥當勞,被民眾認出痛罵;租房子,遞了名片,隔天房東就不租了。而「利」,法扶給一件案子的酬金,只在2萬到4萬元之間。

  5. 人物

    【黃致豪專訪三】他對父親說:「兩件事不要管,第一個是我要娶誰,第二個是...」

    他沒見過親生母親,領身分證才知道母親的名字。「我問過幾次,爸爸的反應是人家有家庭不要打擾。」曾經幾次跟太太討論要不要找生母,仍作罷。「因為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想認識我,貿然找生母,可能她現在的家庭不知道這回事,我覺得會造成蠻大的風暴。」有想過與親生母親見面時,要對她說什麼嗎?聽我這麼問,他低頭,眼眶紅著,像做錯事的小孩,身體微微顫抖,彷彿要把淚完全鎖住。「沒有。大家都過得好,就好。」抬起頭,他像是打開一把傘,擋住情緒上的午後雷陣雨。

  6. 人物

    【黃致豪專訪四】如果鄭捷知道有人願意傾聽 或許那些死傷就不會發生

    「我的解讀是,他認為他的存在沒有意義,但是他需要被所有人記得,這樣他最後一次行為就會變得有意義,這就是所謂的誓約,在你們的眼中,已經看不到我的存在了,透過這最後一次的滔天大錯,所有人從此都知道我是誰。」

  7. 人物

    【死刑辯護人番外篇】被辯護的死刑犯們(上)

    「你要怎麼評論我,是你的報導自由,但是談案件,我會擔心這些資訊造成影響。」採訪過程中,黃致豪談自己的成長時沒有保留。但一談案件細節,他便將自己切換成演講模式,以學術口吻談論。

  8. 人物

    【死刑辯護人番外篇】被辯護的死刑犯們(下)

    精神病患者犯下重大刑案,辯護律師也時常更換,原因是,他們的說詞與態度,常讓為他們辯護的律師,感到不可置信、不可信任,擔心壞了名聲,而選擇放棄辯護。

  9. 人物

    【死刑辯護人番外篇】另一種被害者

    每一個殺人凶手,都曾經是天真無邪的小孩,小孩長大了,走上人生路,路途中有衝突、轉折,以及困境。有些人一輩子都走在平坦路上;有些人選到對的路走;有些人走到懸崖前,知道要回頭;有些人掉下懸崖,但運氣很好,有人拉了一把。